西湖苦茶

【林方】老林,生日快乐


BY 西湖苦茶

*清水,私设多,流水账,慎入。
*提前祝老林生日快乐,顺便祝只比老林生日早五天的作者十八岁生日快乐~
*林方竹马设定。因为今年是2014年,所以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Ready?

Start!
 ↓

『年华堆叠成最深重的祝福,在我伴你度过的点滴春秋。』
 ——题记

1
林敬言爬上床的时候十点刚过。他朝门外看了看,方锐房间的灯已经熄了。林敬言收拾好作业,捧着一本《小学五年级数学》开始复习假期后要考试的内容。
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到门外啪嗒啪嗒的拖鞋声。随后,自己的被角被人轻轻揪住,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
“敬言哥哥,我能跟你一起睡吗?”
林敬言回头,一身睡衣的方锐怀里抱着个快跟他自己一样长的枕头,正拼命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
如此真诚的攻势林敬言实在没法抵抗,连忙掀开薄被把方锐裹进来。
“这么晚了,睡不着吗?”林敬言索性把看不进去的课本丢在一边,搂着方锐摸他的头。
看方锐的样子明明已经困的不行了,却还揉着眼睛拼命保持清醒,林敬言自己也觉得有些困。
今天是春季运动会的最后一天,身为班干部兼班里为数不多的男生的林敬言被赶鸭子上架,报了1000米和4×100米接力,还正好集中在下午。虽然成绩不值一提,但是连续参加了这么多项目,林敬言确实也累得撑不住了。
“因为明天是特殊的日子了啊,所以十二点之前都不能睡。”方锐往林敬言怀里缩了缩,不知从哪摸出块电子表来。表上的数字有节奏地蹦着,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三分。
方锐指了指表盘上的日期,表情严肃地望着林敬言。
现在是2014年4月30日。
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啊。
林敬言把台灯又拧暗了些,陪方锐一起等待零点的到来。
2
林爸爸和方爸爸从在N市上高中起就是同学,后来一起考到G市,大学毕业后又进了同一家单位,连谈恋爱结婚都是同步的。
林爸爸和林妈妈先一步有了爱的结晶。而方爸爸在和方妈妈在二人世界了五年后,终于被粉嫩嫩的小林敬言萌到受不鸟,于是携手努力有了方家这个宝贝疙瘩。
林爸爸和方爸爸是多年的好哥们,就算各自成了家也经常走动。所以林敬言从五岁起就认识了方锐,不过那时的方锐还不知道林敬言的存在。
那是在方锐的满月酒上,还是屁大点的小萝卜头方锐除了吃奶就是睡觉,眼睛都没睁开过,自然不会知道身边有些个谁。
后来,林敬言终于看到了睁开眼睛的方锐,是在他两个月零三天的时候。
那是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清淩淩水汪汪的。小孩子不哭也不闹,就那么忽闪着双眼直勾勾望着你,不惹人喜爱也不行。
从那时候起,林敬言就特别宠方锐,虽然他自己也才是个五岁的孩子。
方家父母因为工作需要,时不时就要双双出差,于是方锐有一大半时间都是林敬言带着的。这也就导致了方锐特别黏林敬言,一分钟找不到他敬言哥哥就要哭。
“小言真是个好哥哥呢。”方妈妈摸着林敬言的头夸奖道。
“叔叔阿姨工作忙,我帮着照顾锐锐是应该的。”八岁的林敬言笑得彬彬有礼,赢得了大人们好一通夸赞。
三岁的方锐抱着林敬言不撒手。听到大人表扬敬言哥哥,比自己被夸了还高兴,乐得脸上都开出花儿了。
3
一个星期前,方爸爸和方妈妈又出差了,于是方锐又被送到了林家暂住。
方锐从拎着小行李住进来那天起就神神秘秘的,一看就是背着自己有事儿。林敬言没想到他是惦记着自己的生日,心里涌起一股暖意,他不禁伸手捏了捏方锐滑溜溜的小脸蛋儿。
“十二点了!”方锐一直全神贯注地盯着表,忽然惊叫道。他从林敬言怀里坐正,认认真真地说:“老林,生日快乐。”
林敬言轻轻弹了一下方锐的小脑门:“什么老林,你哥我才十一岁,从哪学的这么老气的叫法?”
“可是,我爸爸都是这么喊你爸爸的啊。”方锐捂住脑门辩解,“我想和敬言哥哥在一起,直到我也能叫你老林的年纪,好不好嘛?”
“好啊。”林敬言微笑着亲了亲方锐的鼻头,“呐,生日快乐也说过了,可以睡觉了吗。”
“嗯,不过要先拉勾,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这一年,林敬言十一岁,方锐六岁。
4
“敬言哥哥一定要回N市念高中吗?”十岁的方锐有些不安地问。
“是啊,因为我的户口在N市,将来高考还是要回去的。”林敬言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回答着。
“高考啊……”方锐有些茫然,毕竟高考这个话题,对于小学四年级的孩子来说太遥远了。
“我不在这里,锐锐也要好好学习听到了吗?等假期回来我要检查喔。”林敬言像小时候那样,习惯性地摸摸方锐的头。
“我会的!我也要读N市的学校,和敬言哥哥一起念书。”方锐攥了攥小拳头,一脸坚定地说。
“好啊,那我等你到高考,我们一起在N市上大学怎么样?”
“一言为定!”
5
自从林敬言到N市读高中后两人就不经常见面了,基本上只有寒暑假,林敬言去G市或者方锐回N市的时候——方锐的老家也在N市。
每一次见面,林敬言都能清晰地感觉到方锐的变化。身量拔高了,头发长长了,脸颊上的婴儿肥也不见了,完全成长为一个少年的模样。
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会黏着自己叫敬言哥哥,每年都坚持在5月1日的零点跟自己说一声生日快乐,就像很多年前那样。
6
林敬言高考那年家里发生了大变故。林爸爸生了重病,花去了家里大半的积蓄,还欠下不少债。
受这件事影响,林敬言的状态并不理想。他本就不是特别有天分的学生,全靠后天努力才能考到一个不错的水平。
高考前几天林爸爸去世了。如此巨大的打击导致林敬言高考发挥失常,最后成绩只过了三本线。
林敬言放弃了继续读书,回到G市帮忙处理父亲的后事。从父亲患病以来,一直是方家夫妇帮着张罗的。他拼命忍着悲痛,先是谢过了方叔叔和阿姨,接着安慰了伤心欲绝的母亲,又帮着操持父亲的后事。
现在,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了,他必须学着扛起这一切。
其间方锐来看过他几次。十三岁的少年望着他,还没说出话来,大大的眼睛就盈满了泪水。
“放心,我没事。”林敬言微笑着安慰他。
虽然他自己也已经红了眼圈。
7
安顿好一切后林敬言选择回了N市老家找了份工作,帮家里还债。因为没有文凭,工作辛苦,工资也不高,但还能勉强维持下去。
仅仅十八岁的少年,就要肩负着这样的重担。
不过林敬言没有叫过一声苦,他用自己还嫌稚嫩的肩膀,支撑起了整个家。
就这么过了近一年。林敬言的工作稳定下来,方锐也升入了初二。
终于到了中二年纪的方锐染上了不少青春期叛逆少年特有的坏毛病。打架、欺负女生、旷课打游戏,方爸爸和方妈妈严厉地管教过他,可是根本没用。只有林敬言的话他还能听进去一两句,但是也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服从了。
他家方锐当年多可爱一乖孩子啊,咋就长成现在这样了呢?林敬言想不通啊,他听说方锐最近在玩一款名叫荣耀的游戏,决定亲自试试,说不定能找到原因。结果,原因没找到,他自己反而也跟着沉迷了。
当时荣耀联赛第一赛季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战队在比赛中激烈地角逐,精彩的表现吸引了网游中大批的粉丝加入各战队的公会。
林敬言加了N市本地战队呼啸的网游公会呼啸山庄。他用的是流氓角色,并且很快就玩出了名堂,被选进了公会精英团。
开始林敬言只是想玩游戏放松放松。可是当呼啸俱乐部的战队负责人直接联系上他,并开出丰厚条件邀请他成为职业选手时,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创造了怎样一个机会。
职业选手的工资让家里的外债有了着落,而且,参加职业联赛,这不正是自己游戏之余偷偷憧憬过的吗?
第一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林敬言正式与呼啸俱乐部签约,加入了呼啸战队。
和他一样被从网游中挖来的选手还有好几个,几乎都是精英团的骨干团员。
经过一整个赛季的发展,荣耀联赛已经颇具规模,各个战队运作也逐渐迈上正轨,现在正是大幅增加战队实力的时候。于是各战队都开始在自家公会公会搜罗人才,希望他们能为战队补强。
一群热血的半大小伙儿齐聚在呼啸,每个人都是斗志昂扬。林敬言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奋战高考的年代,新队友的斗志让他也燃起了再拼搏一次的信念。
冠军,能争取到也说不定呢!
8
林敬言成为职业选手这事方锐是知道的。青春期热血且活力无限的少年在这年的5月1日零点对林敬言发出了强势祝福:“生日快乐,林哥,要得总冠军啊!”
林敬言应和得很没底气。全联盟有谁能打得过叶秋那个家伙啊,这玩笑可开大了。
但是方锐不以为然:“叶秋那货算老几啊,我家林哥完爆他八个有木有!”
是从哪里来的自信啊?林敬言哭笑不得。
不过,经方锐这么一说,对手看起来也不再那么不了战胜了,不是吗?
9
第二赛季打响后林敬言成为呼啸的轮换选手,开始活跃在赛场上。
和嘉世的比赛中他也遇到过叶秋。虽然被虐的挺惨,但这没有浇灭他的斗志。
随着比赛的进行,作为新人的林敬言越打越上手。从开始玩荣耀便一直陪伴着他的流氓角色唐三打在他手下威风凛凛,以强硬果断的姿态击杀每一个对手。
常规赛进去后半期,林敬言成为呼啸的主力选手。这赛季的呼啸虽然依然没有挺近季后赛,但是包括他在内的几位新人,无不显示出了这只战队充满希望的未来。
路还长着呢!林敬言这么想着,他已经预感到自己将会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他也干劲满满,准备在这片属于自己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10
第三赛季结束后原呼啸队长退役,林敬言被任命为新队长。同时,呼啸也已决定未来将以唐三打为核心,建立一套具有呼啸风格的战斗体系。
自从知道林敬言当上队长后方锐对他的崇拜与日俱增。不仅在游戏里顶着呼啸队长弟弟的名头装逼,还忽悠了个呼啸脑残粉的妹子当小女朋友。这一年的生日祝福也应景地换成了:“林队长大大,不夺冠明年就不帮你过生日了啊!”
林敬言当然没夺冠。嘉世战队在叶秋的带领下风头正炽,最终毫无悬念地成就了三连冠的神话。
对于这个结果林敬言已经很欣慰了。他们挺进了季后赛,虽然首轮就被霸图战队淘汰,但比起去年的成绩已经有了很大的飞跃。
呼啸,在新任队长林敬言的带领下,在荣耀之路上越走越远。
11
第四赛季过半,挑战赛都进行到线下赛阶段时林敬言才知道方锐居然报了名。
方锐笑嘻嘻地向他隆重介绍了他们的战队,林敬言看着资料栏那“猥琐流也有春天”的战队名,无语凝噎了。
这孩子到底受什么刺激了才成长到现在这样子?把他单纯可爱的弟弟还回来啊喂!
“林敬言大大,等着我们杀入职业圈,和你一决胜负吧!”方锐叫嚣道,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有你去年居然没得冠军,今年生日没祝福了!”
林敬言好脾气地笑:“我不是等你来一起得呢吗?”
方锐听了果然高兴起来,笑得露出八颗门牙。
是林敬言所熟悉的,方锐独有的笑容。
12
“猥琐流也有春天”战队没打几轮就被淘汰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反正本来也是一群精力无处发泄的高中生课余用来消磨时间的。
但是方锐留下了。
他被蓝雨俱乐部看中,加入了蓝雨训练营。
进了训练营之后的方锐索性连学也不上了,过了会考混了个高中毕业证就一心一意打起了荣耀,把方爸爸和方妈妈气得半死。
不过在这件事上,林敬言倒是表示了支持。
“喜欢,就努力打下去。”方锐正式参加训练的第一天,林敬言在电话里对他说。
“这还用你说吗林大大?下赛季等我上场虐爆你。”方锐狂妄地笑,带着少年特有的锐气,特别特别对得起他的名字。
13
开会的时候经理把林敬言单独叫住,跟他商量唐三打的接替问题。
“我们看了看,蓝雨训练营有个叫方锐的不错,林队你觉得怎么……”
林敬言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经理您觉得好就是好,我今天就去G市接他过来。”
14
达成一致意见后呼啸迅速和蓝雨俱乐部方面取得了联系,林敬言也在当天就踏上了去G市的飞机。
训练营学员的转会没什么太多的手续,呼啸一个电话一说,蓝雨这边痛快放人,还完全不明情况的方锐就成了一枚新鲜出炉的呼啸新兵。
一头雾水的方锐一脚迈进经理办公室,就看到温文尔雅的呼啸队长正坐在沙发上带笑望着他。
蓝雨经理简明地向他说明了情况。直到方锐收拾好东西被林敬言拉着出了蓝雨大门,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太可惜了,和林哥做不成对手了。
好开心啊,要和林哥做队友了!
两种矛盾的心理在方锐脑中盘旋着。最终,和林敬言并肩作战的期待压倒了和林敬言你死我活的妄想,方锐一拍大腿,手一伸就迫不及待地朝林敬言要机票,林敬言却说不忙,我们先回趟家。
15
方锐怀着激动又复杂的心情陪林敬言回了林家,方妈妈也在。自从林爸爸去世后,方妈妈就经常来陪陪林妈妈,免得她一个人寂寞。
看到混出名堂的林敬言回来,两个妈妈脸上都笑开了花。只是方妈妈面对自家不争气的儿子时还是没什么好脸色,在林敬言的衬托下,两人的差距更加明显了。
“看看你敬言哥哥,多有出息。你在那个蓝什么训练营待了小半年,也没见搞出啥名堂。”方妈妈恨铁不成钢地数落着,转脸又对林敬言笑道:“小言啊,这孩子又要麻烦你照顾了。帮我好好看着他,叫他别惹事,啊?”
林敬言微笑:“有我在,阿姨你就放心吧。”
方锐在一边听得无比郁闷。他哪里好惹事了,只不过是个性了点,特立独行了点,说得他跟个熊孩子似的。还有他家林哥终于也成为传说中的大杀器——“别人家的孩子”了吗?这种对比要不要更虐心!
16
告别了家长们,林敬言领着方锐飞回N市,又一路把他送到了呼啸宿舍。
方锐带的东西不多,但他自己手下没个准,又不会照顾自己,林敬言只好帮着布置宿舍。
当看到方锐一轱辘在自己刚抻好的床单上打了个滚时,林敬言感到心好累。
自己这是当哥还是当爹来了?他们两个到底谁才像个没爹的孩子啊!
方锐趴在柔软的床垫上无辜地看着他。
得了得了,这么多年不早就习惯了?林敬言抖了抖方妈妈亲手准备的厚被子,连同床上的方锐一起裹成一团花卷。
热死了!方锐哀号。
17
收了方锐,呼啸战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略调整。
俱乐部希望将方锐培养成林敬言的继承人。他们给方锐准备了个流氓帐号,风格技能都是按唐三打来的。但是方锐操作流氓没爆出什么亮点,却在网游中一次抢Boss大战显示了他盗贼职业的天赋。
用着个队友挑剩的盗贼小号的方锐在一片大乱斗中如鱼得水,鬼鬼祟祟摸到战斗中心,竟然暗搓搓一个陷阱放翻了一叶之秋。
看到全过程的林敬言和呼啸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要知道,方锐在蓝雨训练营时,玩的可是号称最正派职业的气功师啊。可此时这猥琐气质浑然天成,简直就像是专为盗贼职业而生的。
想起当年的“猥琐流也有春天”战队,林敬言忽然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
18
方锐在用行动证明了他的天分后,林敬言很快向战队提出了让方锐使用盗贼的建议。方锐本人也表示他家林哥年轻着呢,这么早要继承人干嘛。
于是俱乐部为方锐量身打造了暗夜系盗贼角色鬼迷神疑,出战第五赛季。
19
首战呼啸10:0大获全胜。粉丝们在又一次欣赏了他们队长精彩的表现的同时,也记住了那个跟林敬言打出完美配合的盗贼新人。
呼啸的犯罪组合,在那一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曾有人评论说,如果第五赛季没有周泽楷,那么方锐和吴羽策毫无疑问是当赛季最优秀的新人。
两个人在他们职业生涯的第二年同时入选了全明星。方锐随遇而安,流氓玩不转那便换盗贼;吴羽策则再刚强不过,不论付出何种代价也要坚持他的鬼剑之路。
然而他们最终都获得了成功。殊途,却同归。
很大的原因,要归功于他们都有一个好搭档。
能在职业生涯初年就找到自己的搭档,是方锐的幸运。而对于林敬言来说,有了方锐的助力,同样也是幸运的。
20
林哥看招,陷阱扣!
林哥我们给这套战术起个名字吧!
林哥,我们的犯罪组合是最棒的对不对?
跟方锐同期的牧师选手阮永彬经常抱怨,队长也太宠那小子了。
林敬言笑得温柔。方锐忙赶着接话,能不宠吗,这我哥,羡慕吧?
阮永彬说等队长不在了看谁照顾你。
呸呸呸,敢咒我林哥你去死吧!方锐嗤之以鼻。
那时他们曾以为呼啸就是职业生涯的全部。方锐陪林敬言过了四个生日,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次面对分离。
21
林敬言离开的前一天方锐半夜抱了枕头钻进他被窝。看着方锐一双亮晶晶的大眼忽闪忽闪,向来不忍心拒绝他的林敬言毫不犹豫地默许了。
两个人像小时候那样并头躺在床上,方锐一言不发地蹭过来搂住林敬言的腰,脑袋搁在对方颈窝处。
林敬言感觉自己脖子上有点儿湿润。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拍着方锐的后背。
22
方锐很晚才睡着,第二天却起了个大早,帮林敬言收拾东西。
“林哥这是鸭血粉丝,还热着呢。”方锐往行李包里塞了个保温盒。
“林哥我买了板鸭。”
“林哥……”
“方锐,我吃不了那么多。”林敬言看着满得快溢出来的行李包,笑得有几分无奈。
方锐有些手足无措地把食物从包里拿出来。这照顾与被照顾的关系猛地一变,两人一时都不太习惯。
林敬言最后还是带上了方锐准备的吃食,满满一大包扛在肩上,沉甸甸的。
“照顾好自己。”最后,林敬言笑着摸了摸方锐的头。
“你也是啊,林哥。”方锐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想队友们和唐三打了,记得回来看看。”
“你要是想我了,也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因为……我也想你。”
23
方锐不知道林敬言有没有想他,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林敬言。
虽然刚开始的一个月他每天都要电话骚扰对方,林哥你吃了吗?霸图的食堂合不合胃口?他们给你准备的角色用得顺手不?
林敬言无比耐心地回答,刚吃了。霸图的食堂可大了还有海鲜呢。冷暗雷挺好用的不比唐三打差。
两个人絮絮叨叨,手机都没电了还舍不得停下。
越活越回去了。林敬言无奈地笑,接起了一充上电就又打过来的电话。
度过了叛逆的青春期后,方锐更黏他了,但又好像有什么跟小时候不一样的地方。
他们两个认识了二十来年,不是没有分开过,他却从没有像现在这样。
每一分钟都会想起方锐,每一分钟脑海里都是方锐的影子。
他们分隔两地,共同品尝思念的滋味。
24
林敬言转会后的第一个赛季他们仅见过两面,分别是在霸图对战呼啸的两场常规赛上。
两场比赛林敬言都没有上场,却一瞬不落地从头看到了尾。
他看到了崭新的呼啸。在新队长唐昊的带领下,他们以无所畏惧的姿态一往无前。
他也看到了方锐的无奈。在新团队中,他的猥琐流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即使他靠着精准的操作在团队赛里数次力挽狂澜,鬼迷神疑,却再也无法发挥出犯罪组合当家时的威力。
呼啸最终还是输了,4:6。
列队握手的时候林敬言见到了方锐。方锐一脸云淡风轻地对他微笑,朝他眨眼,但他清楚对方心里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
一直以来,都是他站在方锐身前,为他遮风挡雨。但他果然还是没办法一辈子陪在他身边啊,这次,只能靠他一个人面对了。
加油。两手相握时,林敬言传达着他无声的鼓励。
方锐只扬眉笑了笑。两道身影交错而过,下一个选手已在眼前。
林敬言读懂了方锐的回应,他说的是:
尽力。
25
自由转会。
得到俱乐部回应的那一刻方锐想起了一年前,他躲在经理办公室门外听到经理劝林敬言离开呼啸时的情景。
“我明白,我都明白。”方锐尽力微笑着,试图让自己显得从容一些。他的表情和记忆中那一张苦笑着的脸重合,连说出的话也如出一辙。
终于轮到自己了么?虽然早就预料过有这么一天,但真正面对时方锐还是有种不真实感。
关于去哪里这个问题自己也有考虑过。微博上那帮人虽然是在瞎起哄,但看到张佳乐的回复时他确实动心了。
去霸图,就可以继续和林哥一起并肩作战了……
但这个想法只出现了一瞬就被方锐狠狠地否决了。且不说霸图的全明星阵容已经不需要自己锦上添花,单就风格而言,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该学会自己面对了,不能总想着依赖林哥。方锐想道。
“猥琐方,有没有想过转型啊?气功师怎么样?就等你了!”
“我……考虑考虑。”
26
方锐转会兴欣!
这个惊呆了全联盟小伙伴的消息林敬言不是第一个知道的,但他却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还真像这孩子会选择的路啊。林敬言微笑。
不管方锐怎样独当一面,在林敬言眼中他永远是个孩子。
祝他,转型成功!
27
方锐在兴欣混得如鱼得水。猥琐三人组一旦凑齐,前途不可限量。
第十赛季很快开始。方锐靠着初转型气功师带给对手的陌生感,一路有输有赢倒也还算顺利。
常规赛第四轮,兴欣主场迎战霸图。
霸图四天王秉承着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的信条出门遛弯,一路溜到了嘉世俱乐部原址对过的兴欣小网吧,当然真实目的是何不得而知。不过在被陈老板领着走进兴欣训练室时,四个人都狠狠地shock了一下。
靠近门边的三个座位,坐着清一色的三窟窿背心儿大裤衩人字拖。两个老的一左一右各叼跟烟,中间那个年轻的在一片烟雾缭绕中把键盘敲得啪啪响。
你们怎么又抽上了!陈老板怒,一人脑门上给了一下子,没收了罪证。
方锐在鸡飞狗跳中一脸天然地抬头:“老林?”
霸图新兵二人组抬手狠狠抹掉额角的黑线,扶了扶眼镜的张新杰和抱胸而立的韩文清面不改色不动如山。
28
“怎么改口叫老林了?”趁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被叶修拉过去了,林敬言问道。
“虚岁二十九了,还不老?”方锐促狭地笑。
两人对视了片刻,林敬言脸上浮现出了然的微笑。正好韩文清也发表完了总结陈词,四天王一起豪迈地撤离。
“老林你一路傻笑个啥呢?”回到宾馆,张佳乐疑惑地问。
“没什么。”林敬言的嘴角抑制不住地又上扬了扬,和三人道别后径自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敬言哥哥、林哥、林大大……老林。
也许方锐自己从没有注意过,此时的林敬言,却无比鲜明地感受到了这一串称呼的变化背后承载的漫长的时光。
他永远不会忘记方锐第一次叫出“敬言哥哥”时自己内心的欣喜,不会忘记小小的孩子眼中对自己满满的依恋,不会忘记他们相伴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而现在,他终是完成了当初许下的誓言,一路陪伴着他成长,直到他叫他老林的这一天。
我很高兴,锐锐。
29
方锐最近很焦虑。 
起因是他和林敬言视频的时候,开玩笑地问了句老林什么时候退役呀,不料林敬言却一脸认真地回答他,快了吧。
从第二赛季至今,林敬言的职业生涯是不短了。再加上伴随年龄增长的状态下滑,他的退役已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外界的舆论,方锐一直是不以为然的。他家老林还不到三十好吗,正当身强力壮再战十年妥妥的!
直到林敬言亲口说出这个事实,方锐才不得不去面对。
方锐既郁闷,又烦恼,就这么拖拉到了4月30号,比赛的前一天。
“方锐大大我真为你的情商感到捉急,老林到底是怎么把你教大的?”叶修猛地将一张机票甩在桌上,满脸的无奈,“想去就去呗,磨磨唧唧算个什么事?票都给你买好了,明晚比赛别迟到啊!”
30
林敬言把酒酿倒进锅里,用汤勺轻轻搅拌着。
“居然让寿星下厨,还有没有道理了?”林敬言有些郁闷地撇了眼餐桌方向。
方锐拿筷子敲碗,眼含期待地盯着他。
林敬言更郁闷了。晚上十点,他正在自己宿舍上网,突然门被猛地推开,方锐拎着个塑料袋直冲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明天不是有比赛吗?”林敬言愣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上前接过方锐手里的东西。对方一身风尘仆仆,手里还攥着一张用过的机票。
“老林!”方锐一把扑到林敬言身上,把头埋到对方颈侧,“我想……吃你做的醪糟汤圆了……”
林敬言又是一愣,低头打开手里的塑料袋。
速冻汤圆、酒酿、鸡蛋……
得,连食材都准备好了,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就是不知道这个点食堂还开门不?林敬言默默地想。
31
一颗颗小巧圆润的汤圆被盛进碗里,浸在半透明的酒酿中,如玉般剔透。
“老林你的手艺还是那么好!”方锐也顾不上烫,舀起一颗汤圆就填进嘴里,一边含糊不清地赞叹道。
林敬言坐在对面,双眼含笑看着他吃。
方锐狼吞虎咽了几口,看着林敬言温柔的眼睛,顿时觉得咽不下去了。
“老林……”方锐脑袋都要埋进碗里,声音低的快要听不见。
“怎么?”林敬言摸了摸他的头。
“就算将来退役了,你也永远是我心中最棒的!”
32
“谢谢你,锐锐。”
林敬言俯下身,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轻轻吻上方锐的鼻尖。
方锐感觉眼睛有点发酸。
等到很多很多年后,也许他们会先后退役,然后各自结婚生子。但直到他们都老得走不动时,他也要在每年5月1日的零点,对林敬言说六个字:
“老林,生日快乐。”
方锐双臂环住林敬言的脖子,重新凑上前去,不过目标是对方的嘴唇。
柔软的触感轻轻擦过,林敬言露出错愕的表情。
方锐笑得像个吃到糖的孩子。
未来怎么样他不想去管,把握好现在才最重要。
毕竟,他们还只活在当下。
-END-
———————————————————
感谢阅读!把我最爱的食物植入了广告,大家一起和点心大大来吃美味的醪糟汤圆吧~

 
   
评论
热度(71)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