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瓶邪】如许千年

BY 西湖苦茶

高一时写在一张作文卷子上的瓶邪,年代久远!那时候《藏海花》才刚连载没多久,私设情节不要在意~

———————————————————————————————————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十年之后,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你可以打开这个青铜巨门来接替我。”

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想起那三年,虽曾数度涉险,但每到危急关头下意识呼唤那个名字,他总会如神祗般降临。

在蛇沼鬼城是,在上思巴乃亦是。

然而,这一次呢?靠坐在墨脱一座小旅馆内的墙根,我有些无奈地苦笑。已经无法再呼唤那个烂熟于心的名字了。子弹洞穿了我的肺叶,胸腔内的氧气和血液正不断迅速地流失。

明知不会得到任何回应,我仍是以指蘸了身侧的血,在被暗红玷污的地板上一遍遍写着:

张起灵,张起灵,张起灵......

回应我的只有鲜血汇聚的滴答声,竟还带着些许温热。或许,你已先我和胖子一步葬身于那悠悠长白的风雪之中?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张......起......灵......

寂寞沙洲冷

“请问......吴邪在吗?”已扩建了不知多少倍的西泠印社里,一个衣着陈旧的男子风尘仆仆地站在柜台前,细碎的额发下露出一双幽深却淡然如水的眼睛。

柜台前的小店员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却见男子身后出现了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张先生?”王盟显得非常惊奇,“小老板他......五年前已经去世了。现在吴家的一切生意,都由梧二爷接管了。”

从吴家盘口到市郊墓园仅十余里,张起灵却足足走了十二个小时。天色渐渐暗下来,梅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手中的地址条凐湿了一片,不知是雨水还是手心里的汗水。

数百块方正的水泥砌成的墓地如棋盘般排列在不大的墓园,墓碑上那一张张泛灰的笑靥都已定格成终结,寥寥数言便记述了墓主的一生。

吴邪的照片似乎还是大学时代的模样,一如自己初见他时那般的和善与明媚。

也是那般的天真无邪。

手伸入兜中,张起灵触到一张已泛黄的字纸,犹染着点点暗红。——是王盟交给他的。上面依稀是吴邪娟秀的瘦金字体:

小哥,对不起。我没能活到去迎你回家。        ——吴邪

果然是活的时间太久了,这一生中曾遇到过几个姓吴名邪的人连张起灵本人也记不清。但自己曾拼尽全力去保护的人,今生今世也只有这一个了吧?

心里没有太多难过的感觉,却涌上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那是使命完成的无力和失去守护之人的空茫。

张起灵的身影慢慢矮下去,颓然倚坐在冰冷的墓碑旁。月光如水倾泻,照亮了那一角生卒年月。染血的字纸滑落在地,上面干涸的血迹被雨水晕开,伴着一缕不明来处的鲜血,一起融进脚下的泥土里......

                                                       2012年5月23日


 
   
评论(6)
热度(9)
cp♥温锦重mistletoe

主食cp如下(防雷用)
不清真,具体产出视脑洞而定

YGO‖海暗(塞法) 城舞 游京 杰京(漫画ver)
全职‖方锐中心 韩叶 策轩 周江 王方 于郑
反逆‖ 37
银魂‖高银高
家教‖6927 5927 80S 1001
三国‖瑜策 曹郭
凉宫‖古虚
黑篮‖青火 绿高 黄笠 赤黛
APH‖露中 好船
凶宅‖朋我
盗墓‖瓶邪
革神语‖赫神 门革
打魔‖真芦
终炽‖米优 暮深
喰种‖永研 月金
K‖尊猿
free‖宗凛
青驱‖雪燐
夏目‖田夏 名的
弹丸‖十苗 狛日 神苗 宗逆
刀剑乱舞‖三日小狐 堀兼 一期鹤
梦100‖雪大×雪二
ES‖零晃 凛绪 翠千 mika宗 涉北
ichu‖双L 晃星Noah
LL‖果绘
死神‖茶一 白恋白 夜碎 银菊
漫威‖盾冬
秦时‖卫练
柯南‖赤安
阴阳师‖茨酒 鬼使骨科
超级战队‖豪快者巴斯克×玛贝拉斯 真剑者金红
凹凸世界‖瑞金 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