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弹丸论破/宗逆】渎神


BY 西湖苦茶



*私设成山,OOC,慎入

*攒了两个月的旧脑洞,陪官方坐过山车心态前后变化非常大,可能有违和之处见谅



逆藏十三在角落里坐下,掏出从空无一人的便利店里顺手拿来的烟和打火机,点着火深深吸了一口。

早年因为拳击手职业的限制,烟和酒这类东西鲜少有触碰的机会;然而现在,却到了不得不依靠这些玩意儿维持神经紧绷的地步。

这东西不会散播绝望,更不会带来希望。

听到隔壁隐约传来的脚步声,逆藏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他们的「希望」来了。

宗方带着一身硝烟味道进来,他一向梳得一丝不苟的发丝难得地有些微凌乱,额前的刘海散开遮住了半边眼。

他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便径直向着唯一有人的方向走来。宗方紧挨着逆藏席地坐下,身体与地面接触时发出一声稍显沉重的闷响,看起十分疲惫。

逆藏吐出最后一口烟,将燃尽的的烟头在墙角碾灭。宗方的呼吸声有些沉重,隔着这仅有的几厘米距离可以听到他清晰的心跳声。

他们所带领的先遣队一小时后将离开这里继续向前推进,作战目标是肃清这片地区的绝望党。然而,由于才能者的极度缺乏,再加上成长于和平年代的人拿枪的机会实在是少得可怜,这任务的艰难可想而知。

逆藏十分清楚他们的现状有多么严峻。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心情十分平静,仿佛这只是一个学生时代不能再简单的普通考核。

一定是因为有身旁这个人在。

他全知全能的神。

“逆藏,”宗方突然开口问道。他的语调低沉,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离行动开始还有多久?”

“50分钟。”逆藏掏出通讯器确认了一下,18时40分,等到天完全黑下来的那一刻,就是他们开始行动的时间。

“足够了。”话音未落,逆藏感到领口被一股大力向左侧拉去,嘴唇撞上了一个柔软的事物,还稍带着点牙齿磕碰的痛感。宗方攥紧了逆藏的衣领,不给他任何后退的余地。他炙热的鼻息扑打在他脸上,两道视线锐利而迫人地盯着他。

宗方松开手中的衣料,一只手钳制住逆藏的下颌,另一只手转而扣住对方的后颈。他蛮横地用舌顶开对方的双唇,一寸寸强行侵占对方的口腔。

他的猎物,现在是一副仿佛全然在他掌控中的姿态。他需要着他,也渴望着他,内心深处这难以抑制的焦灼,只有他能够纾解。

最初的惊愕过后,逆藏顺从地接受着宗方毫无理由的侵扰。他的舌尖略带笨拙地主动缠上去,双手也克制着力量一般,轻轻环上了宗方的肩。

他的神,拥有着可以颠覆一切的力量,也有着人的欲望与罪恶。如果他能够为之分担哪怕一丝一毫的话,对于自己来说都是万分荣幸的事。

哪怕对方只是把自己当做这刚从战场上带下来的、泛着热意无从减轻的嗜血冲动的发泄口也无所谓。逆藏半闭了眼,借此隔绝了宗方那令他兴奋到头皮发麻的视线,他尽力迎合着宗方,仿佛要把他胸口将要喷薄而出的情感全部倾注在这一吻中。

宗方对自己的失控感到了困惑——不过那也仅仅维持了一秒而已,因为他即将绷断的理智已经不允许他分神思考这些。他一向自律到令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步,不会让自己暴露出任何弱点,因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让对手有可趁之机,最终功亏一篑。

他的成功之路需要一个无所不能的神,那他就把自己塑造成这样一个神,这正是最快捷且符合他的人生信条的方法。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许是三四年前,也许就在上一秒——这完美的假面开始露出了罅隙。有光从那缝隙中透进来,甚至那连光也算不上,只是一丝与周遭格格不入的不和谐的颜色,却悄无声息地改变了一切。

渴望、欲求,这些情绪都无法控制地出现了,神的外壳逐渐崩坏、剥离,露出了他作为人的本心。

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采取现在的行动,大概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吧。超出常理可以解释的现象连他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好把原因归咎于室内弥漫的烟雾搅乱了他的心神,这个人紧蹙的眉尖仿佛两把利刃,或者窗外染着血色的落日太美。

他放弃了思考这些注定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放任自己沉溺于这难解难分的吻中。逆藏予取予求的态度令他无法控制地得寸进尺,而对方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通讯器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逆藏有些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到信号好的窗户旁接收讯息。宗方望着他的背影,一直锐利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下来。

神被拉下了神坛。

再也没有什么神,只有两个对爱情宛如初学者般一窍不通的普通人而已。

 
   
评论
热度(102)
  1. 潋离西湖苦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声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