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真凛】红莲之色

BY 西湖苦茶

前言:

在我的意象里,如果用一种花来描述凛凛的话,那一定就是红莲。红莲是高贵之花,亭亭静立水中,如同少年的身姿出水时扬起的一缕玫红的发;红莲是涅磐之花,红莲的花语是坚毅、勇敢,是少年冲向终点时灵魂的光芒。谨以此文,献给那个如红莲般的少年和温柔地注视着他的大男孩。    

 

*作者高三狗更新慢请见谅。

*擅自修改了很多原作的设定,如把凛凛小学时参加的个人赛改成了蝶泳等。

*因为作者是凛凛的脑残粉所以连带笔下的真琴也痴汉化了,真的对不起!【土下座】

*没有问题的请继续,敬祝食用愉快~

 

正文:

 

(上)小学篇

 

橘真琴第一次见到松冈凛,是在更早一些的时候。    

他去送渔夫爷爷出海时,在甲板上见到一个漂亮的小男孩,那是一位年轻渔夫的儿子。 

男孩有一头玫红色的柔顺短发,如同上好的丝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似乎是第一次来到他父亲所在的渔船上,看什么都很新奇。男孩兴奋地绕着父亲跑来跑去,灼红的双瞳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男孩仰起漂亮的小脸笑了,露出两排亮白的小尖牙。    

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这是幼小的、对美丑还没有鲜明意识的真琴对凛的第一印象。

目送渔船迎着朝阳驶向海平面尽头,真琴在码头上站了很久。等到他回过神来望向四周时,才发现那个漂亮的男孩早已经离开了。

 

原本以为不会再见到。那个孩子就像一朵美丽的红霞,飘至他面前又匆匆乘风而去。可是几天之后,伴随着一场巨大的变故,真琴又一次见到了他。

那天满载着希望出海的渔船,不久就遭遇了海上风暴。船上的成员全部遇难,包括送给真琴金鱼的渔夫爷爷,和……那个男孩的父亲。

得知这个消息时真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顾一切地飞奔到海边,看到的只有仍然肆虐的狂风和不再平静的海面。海平面的尽头是汹涌的波浪和令人胆寒的漆黑,好像要把万物都吞噬殆尽。

在这骇人的景象前真琴感到了深深的恐惧。那再也不是他可以尽情与之嬉戏的大海了,它是最残暴的恶魔,正嚣张地露出可怖的獠牙,让年幼的温柔男孩无法克制地战栗。

直到七濑遥来找到他,真琴才恢复了对外界的感知。他勉强对遥笑笑,示意自己没事,可是惨白的脸色和不由自主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遥二话不说拖着他就往回走。

就在两个孩子互相搀扶着走到小镇的岔路时,遇到了一队身着缟素的人。他们面带哀戚,正簇拥着一副灵柩缓缓前进。

那仿佛望不到尽头的白让真琴没来由地感到恐惧,似乎预示着不好的事。而就在下一刻,他又看到了那个男孩。

他穿着和周围的人一样的白色和服,身边跟着一个稍显瘦小的女孩子。

正当真琴愣住的时候,男孩回过头来。他的双眼仿佛溢满了无尽的哀愁,玫红的瞳仁氤氲着雾气,在那深处是似要将人溺毙的绝望。

仅仅只是回眸一眼,真琴的泪水就不由自主涌出。仿佛被那绝望的情绪传染,失去渔夫爷爷的悲痛和对死亡的恐惧,那些早已超出一个小孩所能接受的范围的痛苦,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点,让这个温柔的孩子哭了出来。

 

在之后的几年里,真琴都没有再见过那个孩子。他和遥上了同一所小学,出于对游泳的热爱,两人又参加了游泳俱乐部。虽然仍对大海抱有恐惧,但真琴已经能在泳池里自如地游泳了。

 

小学五年级时真琴和遥参加了县里的游泳竞赛。在比赛上他见识到了很多比自己更加优秀的人。然而最让他难以忘记的,唯有赛道上那一点玫红的身影。

昔日有些瘦小的男孩如今已蜕变为自信的少年。少年参加了蝶泳,在此之前,真琴从未见识过如此优美的泳姿。他宛如一只翩然舞于花丛间的蝴蝶,那优美的手势仿佛轻薄的蝶翼划开微风,在初夏的阳光间自在地徜徉。

出水的一瞬间,他摘掉了泳帽。玫红的发丝倾泄而出,在空气中漾出绚丽的光彩。

那一刻,宛如红莲。

毫无悬念地,少年得了冠军。他捧着自由泳和蝶泳的奖杯站在领奖台上。当广播里念出“松冈凛”的时候,真琴觉得,他的笑容耀眼得就像在粼粼波光间盛放的红莲。

如此美丽,如此耀眼。

后来他居然主动来找真琴和遥搭话,虽然只匆匆聊了几句就离开了。他灿笑着说“我叫松冈凛”时眼中的光芒太过炫目,早已不复见数年前那似要将人溺毙的绝望。

这令真琴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从那时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呢,太好了。

温柔的少年如是想。

 

凛出水那一瞬间的印象在真琴心中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记,以至于一年后的某天,在班级的晨会上见到他时,真琴忽然有了种不真实感。

“我是来自佐野小学的松冈凛,虽然名字像女孩子但其实是男生哦。”

那属于少年人特有的清脆嗓音顿时搅乱了真琴的心。

他为什么会转学到这里?那真的……是他吗?

“凛?!”

被那喜悦大于震惊的情绪驱使着,真琴不禁喊出了凛的名字。

玫红发的少年闻声望来,随即笑弯了眉眼:“真巧啊,你们也在这个班。”

 

真琴和遥来到俱乐部的时候,原本在那个时间应该空无一人的水面若隐若现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两个人走到泳池边时,池中的身影刚好浮出水面。他们还未来得及看清对方,就听到今天刚刚听过的熟悉嗓音笑道:“连游泳部都参加了同一家呢,真是好巧啊。”

遥只是面无表情地绕开他走向了跳台,什么也没说。而真琴望着面前的少年,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太好了,我们可以在一起游泳了呢。

 

那段时光对于真琴来说是无比快乐的。他们三人一同学习,一同去俱乐部训练,一同享受每一次进步带来的喜悦。在遥受到凛的感染,也开始跑步上下学的时候,真琴在后面推着他和遥的自行车,也有种松开车把跟上去的冲动。

默默地感受着生活中这些细微的变化,真琴苦笑着摇摇头。

怪只怪,凛的笑容太有感染力,让人完全没办法抵抗呀。

 

凛提出要参加接力赛时真琴没有任何疑议,不如说他无条件支持少年的一切意见。再加上原本就很想参加的叶月渚,只要说服遥,凛就可以凑齐四个人了。

真琴不清楚凛对接力如此执着的原因,虽然他隐约知道这一定与那段不想再被提起的过去有关。

临近毕业的某一天凛突然告诉他们他要去澳大利亚。这一消息让真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他的认知中,那里只是一个偶然会在书中看到的遥远的地方,从未想过会跟身边的人联系在一起。

不过他很快释然了,凛当然有权利去追逐他的梦想。而且,那个骄傲的少年,原本就不应被困在这片小小的天地间。他应该有更广阔的世界去自由地翱翔。

那才是他认识的凛。

 

决赛时真琴是第一个入水的。在弹跳而起的一瞬间,他忽然想起了凛曾经说过的那句“让你们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他想他是看到了。因为是仰泳的缘故,他可以看到在跳台边为他拼命呐喊的三个人。虽然飞溅的水花使视线变得不甚清晰,但那不就是一直支撑着他的信念的,最美的风景吗?

他不知道其他人看到了什么。但这几个与他并肩而行互相扶持的伙伴,毫无疑问是他最珍贵的宝物。

没有悬念地,他们赢得了冠军。凛举着奖杯两条胳膊分别揽着他和遥,灿烂地笑着。他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炫目,一如一年前登上冠军奖台时。这次,有他在身边分享这份喜悦,真是太好了。真琴想。

 

在他们一起把奖杯埋在俱乐部后的第二天,真琴得知了凛已经飞往澳大利亚的消息。

那个孩子,擅自加入了他们的世界,擅自发起了一场令四人都全情投入的接力,又擅自消失,去了他永远也无法触及的地方。

满脑子都是那个少年,那个爱哭又浪漫主义的少年,那个在樱花树的花坛上认真写下“For the team”的少年,那个有着他所见过最动人的笑容的少年。

明明两天前才刚刚一起赢得了冠军,凛,可是我现在已经开始思念你。

不知你在那遥远的地方追逐梦想时,是否还会有片刻想起我,想起你曾带领我们共同所见的,不一样的风景?

一定会再见面的,真琴这样相信着。等到那时在一起完成我们的梦想吧。


 
   
评论(3)
热度(8)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