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曹郭】缘千(九九八十一同人)

BY 西湖苦茶

*含有前世BL元素

*擅自捏造了设定

*过于温柔的两人出没

*没有问题的请继续

 

下雪了。

她们是冬日的精灵,在这严寒之夜舞出优雅的旋律。她们最是纯洁,同时又最为脆弱。哪怕是一下情不自禁的触碰,都会使她们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雪映照进高大的落地窗里,宽大的床上似乎有东西动了动。层层锦被滑下,露出一弯雪白的皓臂。面色苍白的女子静静倚在床头,柔顺的长发蔚蓝如同平静悠远的海面,流泻了一枕芳华;少了冰冷镜片阻隔的双瞳似两泓幽深的井水,清冽、深邃。失去血色的薄唇轻抿,细长的黛眉微微蹙起,目光汇聚在伏在床畔的青年身上。

似是察觉到她的视线,青年缓缓睁开了狭长的双眸,略有些迷糊地揉了揉被拱得翘起的白金色短发。注意到床头的动静后,先是小小地一惊,随即笑意便爬上了俊秀的脸颊,眸中是满得像要溢出的惊喜。

“你醒了?”

万玲轻轻点头。一垂眼,一碗氤氲着雾气的乌黑药汁便递到面前。

她乖顺地喝下药汁,听着耳边泽雨温柔的嗓音。

“你发烧昏迷了三天。先把药喝了,我让他们给你做点吃的来。”

万玲刚想说些什么,一个冰凉的额头靠了上来。她受惊似地抬眼,鼻尖前是某人笑弯的眉眼:“嗯,热度好像退下去了。”

泽雨的记忆深处埋藏着些许零碎的片段:

盛夏,无终。

连日的阴雨如同附骨之蛆,让人心情烦躁不已。泥泞的道路使得辎重车马无法前行,眼看军机一日日延误,英伟的男子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偏偏这时某个从不听话的家伙还公然违抗军令。

一把夺过那青衣孱弱的男子手中的酒爵,曹操皱眉道:“奉孝,军中不可饮酒。况且你的身体,已是......”

“无妨。”郭嘉没心没肺地笑着,抬袖拭去唇角残留的酒汁,却突然摆正了身姿,眉眼肃穆道,“最后一计,明公,请弃辎重,轻兵兼道以出。嘉知这附近有一条近道......”

记忆的最后,是那人笑得眉眼弯弯,道嘉在此静候明公凯旋。

归来时,寒柳还未青,满城缟素时。

细想来,一千八百年来的轮回,惟有那清淡的眉眼于心间永驻,难以忘怀。

今世甫一得知常伴身侧的那女子便是自己数世心心念念之人时,那种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她心甘情愿相伴自己十余年,那双眼中已褪尽属于郭嘉的狂傲,仅余属于万铃的温柔。

丝丝缕缕,无尽爱意。

然而自己竟不知要珍惜。

直到群英会上那个柔弱的身躯冲上前来为他挡下几乎致命的一击,他才体会到如天崩地裂般心碎的感觉。

她在他心目中竟已如此重要,重要到无人能比。

即使记忆已零落难觅,感情却可经历数十世不断累积。

他要保护她,他想。保护她不再受任何伤害。

但他们仍是输了。没有了六爻金钱课的辅助,毫无悬念地一败涂地。

“我一定会将你夺回来,一定会!”临走时,宁悠悠恨恨道。细白的贝齿死死咬住红唇。

“不,你夺不走的。”他只是微笑。

因为我已懂得为自己的心负责。

“孟德,”万玲轻轻开口,“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大家才会输......”

“不是这样的!”泽雨急忙辩解,“是我太弱了,才会中了他们的偷袭。”

“先不说这个。小嘉嘉,想去看雪吗?”

“雪?”

万玲惊愕回头,果然看到落地窗外的庭院已被银白覆盖。

她喜欢雪。那已经是小时候的事了。她记得那时一下雪,泽雨就会带她偷偷溜出宅子,跑到近郊的山上看雪。看那万物银装素裹,天地间似是仅余他们二人,确是世不二出的美景。

只是每次,这份悠然美景总会被悄悄跟来的宁家大小姐打断,而三人最终也会被奉命找人的孟大石捉回去。

回到家后,受冻感冒的必定是某两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大小姐。

可是,下一场雪悄然而来时,还挂着鼻涕的小泽雨依然会向她伸出手。

这是只属于两个纯真孩童的、小小的纯白的世界。

不知从何时起,繁重的课业、家族的事务渐渐压上当家的少爷和新任的管家还嫌稚嫩的肩头。那片洁白的风景连同他们在码头的秘密基地,被一道抛弃在时光中了。

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呢,万玲想。确实很久,久得和她陪伴在他身边的时光一样长。

“好。”她颔首,将手轻轻放在他掌心。动作一如十余年前那一双小小的身影。

泽雨却手上发力,一把将她连被打横抱起,打开落地窗来到露天阳台上。

他抱着她一步步行至栏杆前,共同看这自空中舞落的美丽精灵。

“前世小嘉嘉总是不肯配合治疗,现在听话多了呢。”

“你想起来了?”万玲疑惑地问。

“没有......只记得一些片段。”泽雨垂下眼帘。

他其实想起了很多。

他想起那个眉眼清淡的青衫男子总是苦笑着望向碗中浓黑的药汁,皱眉一饮而尽后不顾他的劝阻仍强撑着病体为他出谋划策;他想起柳城的冬夜男子为他步步为营算好后路,却一口热血洒满锦帛直至万劫不复;他想起自己总是劝他多休息,而秉烛于沙盘前久久伫立的那人却总是笑言明公不必挂心;他还想起......

他还想起婚礼前夜她坐在礼堂哭得肝肠寸断,而他却只敢躲在门后看着大石哥抚上她肩安慰她......

他深深地厌恶着自己的懦弱。

“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就在一起吧。”心底涌起一股感情,仿佛给了他无限的力量,将心中埋藏已久的话都说给怀中他深爱着的女子听。

万玲闻言抬头,望进他水蓝色的眸子。却见那轻佻的幼稚已褪尽,取而代之的是成熟与温柔。

“好。”她轻弯眉眼,柔声道。

“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

夜,还深还又浅。

雪,将停仍未停。

缘,三生缠三世。

人,相依永相随。


 
   
评论(7)
热度(29)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