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青火】哨响之后

哨响之后

BY 西湖苦茶

(1)

青峰的耳边又回响起那声哨鸣。

略带急促的哨音,伴随着观众席上传来的热烈欢呼,就这么直直冲入脑海,画上了决战的休止符。

紧绷的肌肉逐渐放松下来,头皮却微微发麻,紧张的情绪沿着神经传至四肢百骸。

以往的比赛,青峰甚至不用回头看比分牌便知结果——没有哪次不超对手一百分以上。然而这次,他却仿佛失去了面对的勇气。

100:101,输的是自己效力的球队——被称为“新锐暴君”的桐皇。

……输了?青峰一时很难对这个词有更加直观的感受。此时他的心情很微妙,没有以前遇到的对手们输掉比赛时那种悲痛和不甘,有的只是初尝败果的陌生与茫然。

青峰下意识看向周围,呆立原地的队友们大抵与他一样表情,一时难以接受失败的事实。

总是眯着眼笑得腹黑的今吉队长双目完全睁开,呆呆瞪视比分牌良久后垂下了眼睫,镜片反射出一道冰冷的光。

樱井若松他们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望向四周,似乎还未能搞清状况。而场外的桃井则双手紧紧捂住了嘴,压抑地哭出声来。

纵然青峰一直自认为没什么集体主义荣誉感,在看到队友们的反应后,也实在难以保持无动于衷的态度。

视野中突然闯入一抹如焰般灼烈的红,正尽力迈着微微颤抖的双腿,想使自己看起来平稳些。突然脚下打了个趔趄,堪堪稳住平衡后,却在同一瞬间迅疾且精准地出手,扶住了身旁因体力不支跌倒的影子少年。

“……也许那样是最好的吧。”青峰垂下头。失败大概从比赛一开始便已成必然了吧?

“……干嘛摆出一副输掉全部的嘴脸啊?”略带嘶哑的声音,和有些笨拙的安慰人的语气。青峰抬头,发现黑子与火神已经走到了他面前。

“这才是刚刚开始吧?以后继续,我会接受挑战的——”面前那一抹嚣张的红,明明已自顾不暇,却还硬撑一口气支持着队友,在这里发出欠扁的言论。

“……白痴!”无数句话转到嘴边,却通通咽了回去。良久,青峰低声骂道。带着三分无奈,七分释然。

(2)

“能打败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可是现在,他败了。

神话不再是神话,反而变成了十足的笑话。

青峰想笑,嘴角却不知该挑起怎样一个弧度。是无奈的?苦涩的?悲凉的?像以前无数被他击败的弱者那样软弱地哭泣吗?

此时桐皇的队员们应该还聚集在更衣室里。今吉大概已经宣布了他和诹佐将引退的消息,不用想都猜得出被定为接任队长人选的若松在得知消息后会是怎样一副吃到翔的惊讶表情。

新锐暴君桐皇,在高调地华丽出场后,又迅速地黯然退场了。

最终青峰还是笑了出来。起初那声音是干涩的,喉口如同被人紧紧勒着,呛得他几乎要落下泪来。突然那笑声冲破了束缚,变得清朗起来,由大笑,再到狂笑。狂霸的笑声不可抑制地肆虐在死寂的空间中。

无法抑制,亦无法停止。血液在胸腔中鼓噪,似是要冲破血管奔流而出。周身仿佛骤然卸下了重担一般清爽。

笑声终于被人打断。青峰回头,平日里有些娇蛮的粉发女孩爬上他所在的天台,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一不小心就触到了逆鳞。

罕见地耐心听完桃井的絮叨,青峰再次笑了,“五月,我想打篮球了。”

嘴角挑起的,依然是平日标志性的嚣张弧度。

野兽之王者,怎可能轻易便被击败?

(3)

这就好比,青峰大辉独自一人站在山的至高点俯视众人,从未有第二个人能够到达这里。当他有些不耐烦地藐视一切时,却发现有人赶了上来。攀登的步伐不快,却十分从容稳健,而且仅差一步之遥便可和他比肩。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出手将那人推下了深渊。

可他没料到的是,那个人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重新振作,并一举超越了他。

那人名叫火神大我——是他宿命的敌手。

火神是青峰的敌人。这点从两人知晓彼此的存在起便确定了。两光相遇,一道灼红,一道湛青,终要拼出个胜负方肯罢休。

火神是青峰的恩人。不知从何时起,湛青的灵魂被染上了灼烈炙热的红。输掉比赛的青峰感到的是如释重负般的轻松。当他回首,却发现,身边已经有了可以与之并肩的队友。

“青峰君……喜欢火神君吧?”诚凛阳泉战开赛的前一晚,跟青峰学习投篮技术的黑子这么问道。

青峰用看傻瓜的眼神瞪了这位前任搭档良久,却发现自己反驳不了他。

青峰讨厌火神。……毫无疑问。那原本如豆微弱的烛光,却怎样也没能熄灭,反而不断蓄积,终成燎原之势,将一切阻挠之物焚烧殆尽。

青峰喜欢火神。……也许。那抹耀眼的红光,仿佛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令他怎样也无法移开视线。

自输掉比赛那日起,青峰每晚都会做梦。梦里一片无尽的灼红裹覆着自己,胸腔中的血液都为之沸腾起来,那炙热的温度似是要将一切都化为虚无。

诚凛与阳泉比赛期间,青峰的视线一直未从火神身上离开。虽然站在观众席最后排仅能看到一道不甚清晰的身影,但青峰仿佛能近距离看到诚凛的王牌额前随着动作起伏跃动的凌乱碎发,凛然直视敌手的猩红灼眼,以及那充满爆发力的优美身形,甚至是投篮那瞬额发扬起的晶莹汗珠……

结束的哨声吹响的那刻,一切再次尘埃落定。诚凛险胜阳泉。正当青峰准备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球场上的火神似乎感应到什么一般,猛地抬起了头。视线直直穿过人群,与青峰的交汇在了一处。

双瞳所透出的凛冽锋芒,竟与如今的青峰大辉一般无二。

那是只属于强者的眼神。

而真正的强者,灵魂原本就是与生俱来的契合。

青峰记得,第一次见到火神的眼神发生变化,是在IH东京区决赛的战后。猩红的瞳仁显得有些黯淡,物影半明半昧地映照其中,满满地溢出失落与不甘,只是神情愈加坚定,不见一丝一毫的茫然。

第二次,是在WC预赛赛前。那双眼中所掩藏的城府,早已非半年前那个冲动暴躁的少年。而是经历了数百场战斗后,自鲜血中洗练而成的,野兽独有的血性。

青峰可以预见,再过不久,那双眼中所散发出的王者之气,将使每一个看见它的人为之折服。

与桃井一起走出体育馆的那刻,青峰有些消极地想:这次,又让哲那家伙说中了。

(4)

“阿大~~~不好意思哟,突然跑到你房里。只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伴随着“砰——”地一声巨响,一道粉红的身影破门而入。青峰拾起扣在脸上的小麻衣写真,就看见桃井在自己房间内四处翻找,口中还连珠炮似地解释道。

青峰懒懒地从床上翻起来,撇了撇嘴。切,知道不好意思就别进来啊,死女人。余光一瞥,却发现桃井已经魔爪伸向了他宝贝战靴的收藏柜。

“喂!你做什么?!”

以光速冲过去拦住桃井,对方却双手合十,用哀求的语气解释道:

“那个,是这样的。今天冬季杯半决赛是有诚凛对战海常,可是火火的鞋子坏了!不过我知道你们俩的鞋码一样。所以阿大你就牺牲一下,救救急嘛~”

肯定是哲拜托的,否则这女人才不会这么热心……等等!借给火神?也就是说……

思忖半晌,青峰阻拦的手放了下来,算是默许了桃井的行为。

总是吵闹着的青梅竹马,各自怀着对某个人的不轨心思,第一次在某件事上达成一致。

“乔丹I、乔丹I……找到了!呐,阿大,我先给哲君和火火送去了哦~”话音未落,眼前的一团粉已经如旋风一般消失了。

青峰无奈:喂喂,至少让我亲自送到本人手中吧?

青峰和桃井来到约见的街心公园,还未走近,便听见一阵吵闹声。

“因为火神君的脚大啊,所以放弃吧。”

“你说放弃是什么意思啊?!”

身穿同样队服的两个人站在树下,一高一矮,蓝发少年一脸淡然地吐槽,而冲动的红发少年依然轻易便被激怒,炸毛的模样像极了某种大型猫科动物。

“哲君~~~”桃井一路散发着粉红泡泡扑向了黑子。

“嘁——”青峰受不了地别过头,却正对上了一双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猩红眼眸。

与记忆中不同的是,那双眼中所燃起的,早已不是最初的如豆微光,而是如同凤凰涅槃的熊熊业火。

火神略微扬起了唇角:“青峰。”

(5)

距此时数个小时后,青峰在喧闹的街边快餐店内无比忧桑地问桃井:你,相信命运吗?

这一反常行为惊得对座的粉发女孩当即喷了饮料,扑过来捧着他脑门尖叫阿大你没事吧?!

可是青峰没发烧,也绝不是开玩笑。从数日前那一声宣告失败的哨响之后,他就无数次在想:火神大我出现在奇迹的世代们面前,究竟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然而数小时前,青峰开始无比感激命运女神的眷顾。

“来one on one吧,如果你赢了,就把鞋给你。”

原本打算直接将鞋交给火神。可是在对上那双灼烈的眸子后,青峰改变了主意。不如说,他身体内的好战因子已完全被激发了起来。

起先火神因为顾忌之后的比赛而反对,但仿佛被青峰的情绪感染,很快便一口答应。

球场上,两人正紧张地对峙着。火神持球,而他只是看似随意地原地运着球,周身却散发出一种不容忽视的凛然气势。

猛虎出于柙。青峰想。可以预见,力量完全觉醒后的火神,实力将远远凌驾于奇迹的世代之上。

血液在周身飞速地流窜,青峰已按捺不住似要冲破胸膛的兴奋,猛然发起攻势,断下火神手中的球。

而火神反应丝毫不慢,在球脱离掌控的那一瞬间,一个利落的转身,便拦在了青峰面前。

青峰看着对面的人,第一次有种庆幸的感觉。

我何其幸运,能够喜欢上你喜欢的篮球。

我们共同的篮球。

冬日的街头球场,激烈的战争还在无声地进行着。

—FIN—

 

 
   
评论(10)
热度(17)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