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腐100/福勒斯特×古雷西亚】心口不一 (上)

BY 西湖苦茶




*确立了骨科关系之后的故事[×


*傻白甜


*给自己的生贺,祝我生日快乐♪




梅笛希纳公会的族长达也来访期间,斯诺菲丽亚的二皇子古雷西亚多了一项重要的任务——防止福勒斯特听信了那个奸商的鬼话导致被敲诈走整个国库。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夸张,但自从不久之前的海边之行目睹了自家兄长非凡的购买力后,古雷西亚丝毫不怀疑他会头脑一热做出这种事来。


达也来访的目的是想收购某种雪国特有的植物作为制药原料,并且与斯诺菲丽亚建立长期的药品销售关系。


斯诺菲丽亚的皇太子是个雷厉风行的领导者,三两句话的功夫下来,不仅敲定了药材收售的合同,还将合同条件导向了对本国有利的一边。


两方都爽快地签过合同后,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事情了。古雷西亚正在思索着是否该按照接待贵宾的规格吩咐准备晚宴,却发现作为两方代表的两人完全没有要结束这场商谈的意思。


“我们梅笛希纳近年来接纳了无数杰出的制药师,最近更是研制出了上百种新产品。”达也眉飞色舞地说道,“听说福勒斯特殿下最近腰不太好?我有专治腰肌劳损的外用药,一个疗程就能药到病除。啊还有,治疗傲娇的药也有哟,令弟这种程度的,只需服用三个疗程,就能……”


“你在胡诌些什么鬼话?”听着达也口若悬河讲了近半个小时后,古雷西亚终于忍不住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闭嘴,古雷西亚。”福勒斯特瞥了他一眼,脸上挂着兴致被打断的不耐烦,“不要打扰我倾听这位优秀药剂师的独到见解。”


“你……!”古雷西亚气得咬紧了牙,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松开,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眼前这两位,一个是出了名的奸商小贩,一个是出了名的人傻钱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看起来似乎没有他插足的余地。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门向候在门外的大皇子的随从交待了接待事宜之后,便径自出了城到他常去的湖上溜起了冰。


眼不见心不烦,这个道理他早八百年前就深有体会。


达也在斯诺菲丽亚逗留了两天,将福勒斯特哄骗得晕头转向后,终于带着大笔的收入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福勒斯特兴致勃勃地研究了他新收购的奇异药品。兴奋劲儿过去后,总算想起搬出公事当借口把离家出走的弟弟召唤回来。


“所以呢?这种事不需要我也可以解决吧?”站在游刃有余地处理着公务的皇太子桌前,望着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的福勒斯特,古雷西亚双手环抱,不由得警惕地皱起了眉头。


“古雷西亚,我似乎有一周没有看到你了吧。”福勒斯特将面前的公文推开,端起冒着热气的红茶轻嗅着袅袅的香气。


“只是出去散心而已……”闻言,古雷西亚有些心虚地将视线移向一边,“而且不是一向如此么?”


“我没有要责备你的意思。”福勒斯特放下茶杯,随手指了指古雷西亚面前的另一份,“这是奥兰谢特今年新产的红茶,你来尝尝。”


古雷西亚犹豫了片刻,走上前来端起了茶杯。


茶是好茶,斯诺菲丽亚与奥兰谢特签了合约,可以优先购得当年顶尖的茶叶。无论品相、色泽还是香气,古雷西亚手中的这一杯都堪称上品。


他啜饮了一口,享受着浓香的液体滑过舌尖的触感。直到大半杯茶被饮尽,他才后知后觉地从馥郁的茶香中捕捉到一丝不和谐的口感。


与以往相比,似乎……过于甜了些?


“……这里面加了什么?”毕竟与对方朝夕相处了二十年,对于彼此的行事风格都不可谓不了解。在稍加思索后,古雷西亚提出了这个一针见血的问题。


“全大陆首屈一指的药剂师达也调制的药啊,据说一剂就能见效。”福勒斯特单手随意撑住下巴,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微笑。


“哥哥……你……拿我试药?”对于事实感到难以置信般,古雷西亚惊讶地睁大了眼。


“试药?你在说什么呢古雷西亚,”福勒斯特瞥了他一眼,仿佛理所当然地回答,“这可是我特意为你而准备的,专治傲娇的药啊。”


“……”意识到自己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后,古雷西亚默默闭上了嘴。现在冲进洗手间吐掉可还来得及?内心无力地挣扎着,然而他也只能暗自祈祷,这药可千万不要有什么奇怪的副作用啊!


热茶带来的暖意从咽喉一路延伸到腹部,与此同时,一阵酥麻的感觉沿着脊柱向上攀爬,扩散至四肢百骸。


那个假药贩子什么时候改行卖真货了!古雷西亚在心里怒吼道。


不要急,剩下的力气至少还够自己将杯子平稳地放回桌上。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的右臂刚伸出去,五指便无力地松脱开来,精致的茶杯落在地毯上,发出一声闷响。紧接着,他感到双腿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


“哦?”福勒斯特挑了挑眉毛,“怎么了?古雷西亚。”


还不都是因为你!古雷西亚咬牙切齿地按住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单手撑住膝盖试图站起来,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向前栽倒。


“唔……!”没有如预想中与地面接触,而是落入了某个人的怀抱。古雷西亚疑惑地抬起头,正对上福勒斯特那双赤红的眸子,满是关切与担忧地望着自己。


原来你不知道这药会有什么效果吗?!古雷西亚想要怒吼出声,却发现自己连吐槽的力气也没有了。他紧紧攥住福勒斯特的衣袖试图站起来——尽管这在对方看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力气——却脚下一个趔趄扑在对方身上,手脚纠缠在一起摔倒在地。


古雷西亚从未感觉像现在这样热过。仿佛一把火从下fu直烧起来,火势越来越猛,明明在温度不算高的室内,却连额头上都被催出一层薄汗来。


“你最近难道憋了很久?”福勒斯特被弟弟压在shen下,一脸玩味地眯起双眼,余光瞟了瞟某个正精神地顶住他的部位。


“……所以说是谁的错啊?”古雷西亚涨红了脸,小声抱怨道。他不由自主地凑近了福勒斯特的颈侧,双唇在冰凉的皮肤上轻蹭着。但这清凉的触感却无法缓解体nei的灼热,反而如同饮鸩止渴般令他脑中的弦又绷断了几根。


他不满足地将整张脸埋在对方颈窝里,甚至伸了舌尖轻轻舔过对方跳动的血管。他抬起头来,福勒斯特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却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哥哥,”古雷西亚迫不得已软化了口气,不甘心地咬了咬唇,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请求,“帮帮我……”


“看来这药治傲娇还挺有效的,”福勒斯特挑了挑眉,双手按住对方的肩膀微一使力,两人的位置瞬间颠倒过来,“我喜欢你这种诚实的样子。”


“少废话……快、快点……”古雷西亚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催促着。他的双臂迫不及待般环上了对方的脖子,双唇主动凑了上去——这次的目标是福勒斯特的唇。


-TBC-

 
   
评论(27)
热度(73)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