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终炽/暮深】愿赌服输

BY 西湖苦茶



*暮深only,官方小说衍生,私设有,bug多


*庆祝我梦百出友树[×


*女装play,雷雷雷,注意避雷



*


“好了吗——?”空旷的教室里,三个女孩子面朝墙壁站在一处。静静等了半晌之后,其中一位——花依小百合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就好就好。”教室的另一端,则是三个男生鬼鬼祟祟凑作一团,围在一张课桌前神秘地讨论着什么。


五士典人用食指挑起一根细长的带子,在看到那物件全貌的同时又像触电般缩回了手,“我说,这玩意儿……该怎么穿啊?”


“啧。”一濑红莲像看到什么麻烦一样嫌恶地瞥了一眼,随即不耐烦地咋了咋舌,“直接给那家伙,他肯定知道。”


“哈,说什么呢红莲。虽然看起来身边围绕了很多女性崇拜者,但是穿女孩子的内衣这种事,我可从来没做过。”柊深夜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两人,顺手将一样东西扔在桌上,“还有这玩意,这种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穿的。”


两人随着他的动作看过去,一双白色的吊带袜被丢在了刚才的女式内衣上。


深夜上半身套着水手服,下半身的百褶裙却只是松松搭在腰间,看样子正在艰难地对付后腰处的拉链。


五士尴尬地咳了两声,现在的场面看起来有些棘手。


“已经十五分钟了喔。”十条美十看了看手机,忍不住提高声音催促道。


“好了!”又过了片刻,教室另一边终于传来回应。


三个女孩子应声回头,看到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修长瘦削的身体被包裹在不那么合身的水手服中,随着薄薄的布料下若隐若现的线条看去,平坦的胸部和细瘦的腰肢都一览无余。似乎是为了掩饰腿部的肌肉而穿上了白色的吊带袜,细长的吊带从大腿处一路向上,最后隐藏在裙摆之下,引人神思。


美十愣了足有半分钟,随即像是被吓了一跳般回过神来,脸腾地红到了耳朵根,“深深深、深夜大人?!”


“有这么吓人吗?”深夜忍不住低头看了看。不仅美十的反应出人意料地激烈,连一向处变不惊的雪见时雨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让他怀疑自己难道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是愿赌服输按照小美十的要求做了喔,不满意吗?”


“不、不是这样的!”美十急忙辩解,“都是笨蛋五士乱出主意,我、我也没有很想看……”


“小美十的意思是,因为太像色qing女子高中生了所以难以直视,是这样没错吧?”五士屈起食指搭在下巴上,不怀好意地笑道。


“在说什么啊你!色、色qing什么的,简直是……”如果说刚才的美十只能用面红耳赤来形容的话,现在的她简直可以清楚看到头顶冒出的滚滚蒸汽了。


“在女孩子面前说这么露骨的词不太好吧?”深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红莲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紧皱了眉头看着几个人不着边际的笑闹。这时他的口袋里传来振动声,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简讯,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时雨,小百合,回去了!”话音未落,红莲已经抓起书包跑出了教室。


“诶?是的!”回过神来的两人连忙应声,时雨抢先跟了上去,小百合手忙脚乱地一股脑抱起两人的包,也紧跟着冲了出去。


“他们,这是……?”五士挠了挠头,指着旁若无人夺门而出的背影,不知该不该追上去。


深夜犹豫了片刻,正在这时,他的手机也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内心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他转身来到走廊上,这才接起电话。好在这个时候早就过了放学时间,走廊上空无一人。


“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柊暮人丝毫不带感情起伏的声音传过来,却仿佛有形般带着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电话被对方切断。深夜迈步就往学生会办公室方向走去,却猛然想起自己此刻的装束。


“我的衣服呢?”他转回教室,环顾一圈后却发现自己的制服不见了踪影。


“我放在小百合装水手服用的纸袋里……糟了!”五士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方才紧随着红莲追出去的小百合,忙乱之间将那个纸袋一起带走了。


“……”深夜扶额。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向五士说道:“制服外套借我一下,明天还你。”


*


站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外,深夜将身上的外套拉紧了些,这才抬手去敲门。


“进来。”暮人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来。


有人帮他打开了门。深夜扯了扯嘴角,试图挤出一个看起来若无其事的笑容,耳边却传来了文件夹落地的声音。


他满怀歉意地看了目瞪口呆的三宫葵一眼,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暮人正在飞快地写着什么,头也不抬:“坐。”


深夜尴尬地看了看正对办公桌前的座位,站着没动。


暮人觉察出不对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蓄满墨水的钢笔被放到一边,他双手交叠撑在下颌上,用审视的目光望着对面的人。


“我记得早晨看到你的时候,你穿的是男式校服。”


“没错。”深夜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原因?”


“玩电玩输给了十条同学,这是赌注。”深夜微笑了起来,尽力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从容不迫。


“明白了。”暮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紧接着说,“你的嫌疑被洗清了,坐下待着吧。”


深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还是说,你现在急着去帮你的好同伴?”暮人冷笑了起来,“不用担心,红莲现在正在去往筱娅住处的路上,没什么危险。”


“那么,他收到的那条简讯是……”


“是真昼。”暮人像是早就猜到了他的想法,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紧接着,他将视线移向了站在身侧的葵。


“还有十分钟。”葵微微俯下身,简短地汇报了追踪目标的行动。


他在自己家与柊筱娅家的分叉口处将两个侍从支开,紧接着坐上了一辆计程车。


深夜默默听着。他很清楚红莲此时陷入的局面,以家人和部下的性命作为威胁被勒令在一个月之内杀死真昼,他一个人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出于同伴的角度,无论如何,深夜都不可能放着他不管。


“知道了。”暮人点了点头,“你去联络第二小队待命,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是。”葵领命出去,顺手替他们关上了门。


“真昼在简讯里提到了你,现在看来应该是在混淆视听。”暮人靠在椅背上,看似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你会穿成这么恶心的样子来见我,说明现在不方便换衣服。除非是女装癖,否则以你的自尊心,我不觉得你会穿成这样出现在公共场合。”


深夜在脑内把这段话的逻辑梳理了一遍,发现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这说明他目前的处境是安全的。那么当务之急是马上通知五士和美十他们,一同前去支援红莲。


他思考得太专注,完全没注意到暮人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绕到了他身后。


“烟味。”暮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吐息带出的气流打在耳廓上,令他倏然绷紧了身体,“你穿的是谁的外套?脱掉。”


深夜愣了一下,想起自己里面的装束。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抬手解开了扣子。


正当他打算把外套脱掉的时候,肩膀忽然被紧紧捏住。暮人强行将他扭转向自己,一把扯下那件外套,随手向身后丢去。


看来回去之后要洗过才能还给五士了。深夜盯着落在地上的外套,有些无奈地想。


小百合借给他的是夏季的短袖制服,此时没了长袖外套的遮盖,虽然是在温暖的室内,也有一丝丝寒意沿着双臂爬上来。


“暮人哥,能否借身衣服给我?”深夜仔细窥探着暮人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


暮人紧蹙着眉,略带不耐烦地盯着他。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分钟,深夜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半步,却被对方猛地钳住了下巴。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暮人冷哼了声,暗橙色的眸中带着冷冽的色彩。


深夜察觉到了对方的怒意。他反思了一下自己哪里触到了逆鳞,却一无所获。但他明白此时反抗并非明智之举,于是任由对方将他逼退至桌前,就着钳制住他的姿势欺身吻了上来。


暮人轻而易举地用舌分开对方的唇瓣,顶开齿列,一路游走至口腔深处。深夜的顺从和识相令他十分满意,他松开掐住下巴的手,改为压住对方脑后,加深了这个难得还算愉快的亲吻。


深夜感觉自己的尾椎顶住了桌沿,这种退无可退的境地让他十分难受,他不得不调整姿势来承受暮人的攻势。


暮人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的双臂悄无声息地环上对方的腰部,猛一使力,将深夜抱上了身后的办公桌。


深夜一条腿轻点着地,暮人伸手将他两条腿抬起,分开环在自己腰侧。


前端隔着衣料抵上柔软的部位,在敏gan处前后摩擦着。暮人料定了他不敢反抗,举动间便更加肆无忌惮了些。


他的舌在对方口中吮xi翻搅着,间或轻轻掠过上腭,激起对方微不可察的战栗。


深夜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shen yin。暮人适时松开了他,看着对方急促地喘息,双颊浮起两团淡淡的粉红。


暮人的脑海里浮现出深夜说着愿意作为自己的部下而度过一生时的神情,与此时面前的这张脸逐渐重合在一起。


深夜像那时一样微笑着,眼底却仿佛燃起两簇火苗,把那执拗的抵抗尽数掩藏在顺从的表象——那虚伪而令人厌恶的笑容下。


暮人曾自信满满地说自己驯服了他们所有人,包括深夜。然而就连他自己也摸不透,那些看似顺从的行为下,究竟隐藏了几分真心。


那些被现实逃脱出掌控挫败感复又缠绕上来,如同附骨之疽,难以根除。


暮人沿着对方颈部的线条一路舔wen而下,在锁骨处留连。


他隔着衣服,轻轻tian舐对方胸前的两点。被唾液沾湿的布料再也起不到遮挡的作用,渐渐挺立起来的ru尖清晰可见。


明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和信任、依恋之类的词完全沾不上边,但此时在这样沉默却暧昧的氛围中,竟仿佛生出了些缠绵的错觉。


暮人环住深夜腰身的手抽了回来,顺着吊带一路摸到深夜大腿gen部,利落地解开了搭扣。失去拉力的吊带骤然松懈,长筒袜向下滑去,露出大半截白皙光洁的大腿。


裙摆已经完全失去了遮盖的作用,堆叠在腰下,裙下的风景一览无遗。


暮人的手覆上深夜的前端,那里已经蓄势待发,被困在nei裤的束缚中。他冷笑了一声,将手指探向后方,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


“暮人大人,”门外传来葵的声音,“计划失败了。”


暮人的动作猛地顿住,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


“备车,我亲自去。”他提高了声音说道。


深夜恍惚地听着,暮人语气中带着几分愤恨,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


暮人转身去拿外套和刀。深夜从桌上直起身,冷不防被什么东西兜头砸了下来。


“穿好之后跟五士、十条他们一同待命。”暮人丢下这么句话,径自走出了门。


看来今天是逃过一劫了。深夜想着,抖开了手中明显大一号的制服。


-END-


——————————————————


最开始只是为了想一个符合逻辑的条件,后来越扯越乱又重新啃了原作还是各种bug横飞,我已经放弃了,请随便看看就好,毕竟肉要什么逻辑[←哪有肉==[×


 
   
评论(9)
热度(77)
cp♥温锦重mistletoe

主食cp如下(防雷用)
不清真,具体产出视脑洞而定

YGO‖海暗(塞法) 城舞 游京 杰京(漫画ver)
全职‖方锐中心 韩叶 策轩 周江 王方 于郑
反逆‖ 37
银魂‖高银高
家教‖6927 5927 80S 1001
三国‖瑜策 曹郭
凉宫‖古虚
黑篮‖青火 绿高 黄笠 赤黛
APH‖露中 好船
凶宅‖朋我
盗墓‖瓶邪
革神语‖赫神 门革
打魔‖真芦
终炽‖米优 暮深
喰种‖永研 月金
K‖尊猿
free‖宗凛
青驱‖雪燐
夏目‖田夏 名的
弹丸‖十苗 狛日 神苗 宗逆
刀剑乱舞‖三日小狐 堀兼 一期鹤
梦100‖雪大×雪二
ES‖零晃 凛绪 翠千 mika宗 涉北
ichu‖双L 晃星Noah
LL‖果绘
死神‖茶一 白恋白 夜碎 银菊
漫威‖盾冬
秦时‖卫练
柯南‖赤安
阴阳师‖茨酒 鬼使骨科
超级战队‖豪快者巴斯克×玛贝拉斯 真剑者金红
凹凸世界‖瑞金 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