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终炽/暮深】愿赌服输

BY 西湖苦茶



*暮深only,官方小说衍生,私设有,bug多


*庆祝我梦百出友树[×


*女装play,雷雷雷,注意避雷



*


“好了吗——?”空旷的教室里,三个女孩子面朝墙壁站在一处。静静等了半晌之后,其中一位——花依小百合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


“就好就好。”教室的另一端,则是三个男生鬼鬼祟祟凑作一团,围在一张课桌前神秘地讨论着什么。


五士典人用食指挑起一根细长的带子,在看到那物件全貌的同时又像触电般缩回了手,“我说,这玩意儿……该怎么穿啊?”


“啧。”一濑红莲像看到什么麻烦一样嫌恶地瞥了一眼,随即不耐烦地咋了咋舌,“直接给那家伙,他肯定知道。”


“哈,说什么呢红莲。虽然看起来身边围绕了很多女性崇拜者,但是穿女孩子的内衣这种事,我可从来没做过。”柊深夜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两人,顺手将一样东西扔在桌上,“还有这玩意,这种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穿的。”


两人随着他的动作看过去,一双白色的吊带袜被丢在了刚才的女式内衣上。


深夜上半身套着水手服,下半身的百褶裙却只是松松搭在腰间,看样子正在艰难地对付后腰处的拉链。


五士尴尬地咳了两声,现在的场面看起来有些棘手。


“已经十五分钟了喔。”十条美十看了看手机,忍不住提高声音催促道。


“好了!”又过了片刻,教室另一边终于传来回应。


三个女孩子应声回头,看到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修长瘦削的身体被包裹在不那么合身的水手服中,随着薄薄的布料下若隐若现的线条看去,平坦的胸部和细瘦的腰肢都一览无余。似乎是为了掩饰腿部的肌肉而穿上了白色的吊带袜,细长的吊带从大腿处一路向上,最后隐藏在裙摆之下,引人神思。


美十愣了足有半分钟,随即像是被吓了一跳般回过神来,脸腾地红到了耳朵根,“深深深、深夜大人?!”


“有这么吓人吗?”深夜忍不住低头看了看。不仅美十的反应出人意料地激烈,连一向处变不惊的雪见时雨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让他怀疑自己难道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是愿赌服输按照小美十的要求做了喔,不满意吗?”


“不、不是这样的!”美十急忙辩解,“都是笨蛋五士乱出主意,我、我也没有很想看……”


“小美十的意思是,因为太像色qing女子高中生了所以难以直视,是这样没错吧?”五士屈起食指搭在下巴上,不怀好意地笑道。


“在说什么啊你!色、色qing什么的,简直是……”如果说刚才的美十只能用面红耳赤来形容的话,现在的她简直可以清楚看到头顶冒出的滚滚蒸汽了。


“在女孩子面前说这么露骨的词不太好吧?”深夜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红莲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紧皱了眉头看着几个人不着边际的笑闹。这时他的口袋里传来振动声,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简讯,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时雨,小百合,回去了!”话音未落,红莲已经抓起书包跑出了教室。


“诶?是的!”回过神来的两人连忙应声,时雨抢先跟了上去,小百合手忙脚乱地一股脑抱起两人的包,也紧跟着冲了出去。


“他们,这是……?”五士挠了挠头,指着旁若无人夺门而出的背影,不知该不该追上去。


深夜犹豫了片刻,正在这时,他的手机也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内心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他转身来到走廊上,这才接起电话。好在这个时候早就过了放学时间,走廊上空无一人。


“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柊暮人丝毫不带感情起伏的声音传过来,却仿佛有形般带着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电话被对方切断。深夜迈步就往学生会办公室方向走去,却猛然想起自己此刻的装束。


“我的衣服呢?”他转回教室,环顾一圈后却发现自己的制服不见了踪影。


“我放在小百合装水手服用的纸袋里……糟了!”五士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方才紧随着红莲追出去的小百合,忙乱之间将那个纸袋一起带走了。


“……”深夜扶额。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向五士说道:“制服外套借我一下,明天还你。”


*


站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外,深夜将身上的外套拉紧了些,这才抬手去敲门。


“进来。”暮人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来。


有人帮他打开了门。深夜扯了扯嘴角,试图挤出一个看起来若无其事的笑容,耳边却传来了文件夹落地的声音。


他满怀歉意地看了目瞪口呆的三宫葵一眼,随即迈步走了进去。


暮人正在飞快地写着什么,头也不抬:“坐。”


深夜尴尬地看了看正对办公桌前的座位,站着没动。


暮人觉察出不对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蓄满墨水的钢笔被放到一边,他双手交叠撑在下颌上,用审视的目光望着对面的人。


“我记得早晨看到你的时候,你穿的是男式校服。”


“没错。”深夜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原因?”


“玩电玩输给了十条同学,这是赌注。”深夜微笑了起来,尽力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从容不迫。


“明白了。”暮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紧接着说,“你的嫌疑被洗清了,坐下待着吧。”


深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还是说,你现在急着去帮你的好同伴?”暮人冷笑了起来,“不用担心,红莲现在正在去往筱娅住处的路上,没什么危险。”


“那么,他收到的那条简讯是……”


“是真昼。”暮人像是早就猜到了他的想法,打断了他即将出口的话。紧接着,他将视线移向了站在身侧的葵。


“还有十分钟。”葵微微俯下身,简短地汇报了追踪目标的行动。


他在自己家与柊筱娅家的分叉口处将两个侍从支开,紧接着坐上了一辆计程车。


深夜默默听着。他很清楚红莲此时陷入的局面,以家人和部下的性命作为威胁被勒令在一个月之内杀死真昼,他一个人承受着如此巨大的压力,出于同伴的角度,无论如何,深夜都不可能放着他不管。


“知道了。”暮人点了点头,“你去联络第二小队待命,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


“是。”葵领命出去,顺手替他们关上了门。


“真昼在简讯里提到了你,现在看来应该是在混淆视听。”暮人靠在椅背上,看似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钢笔,“你会穿成这么恶心的样子来见我,说明现在不方便换衣服。除非是女装癖,否则以你的自尊心,我不觉得你会穿成这样出现在公共场合。”


深夜在脑内把这段话的逻辑梳理了一遍,发现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


这说明他目前的处境是安全的。那么当务之急是马上通知五士和美十他们,一同前去支援红莲。


他思考得太专注,完全没注意到暮人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绕到了他身后。


“烟味。”暮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吐息带出的气流打在耳廓上,令他倏然绷紧了身体,“你穿的是谁的外套?脱掉。”


深夜愣了一下,想起自己里面的装束。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抬手解开了扣子。


正当他打算把外套脱掉的时候,肩膀忽然被紧紧捏住。暮人强行将他扭转向自己,一把扯下那件外套,随手向身后丢去。


看来回去之后要洗过才能还给五士了。深夜盯着落在地上的外套,有些无奈地想。


小百合借给他的是夏季的短袖制服,此时没了长袖外套的遮盖,虽然是在温暖的室内,也有一丝丝寒意沿着双臂爬上来。


“暮人哥,能否借身衣服给我?”深夜仔细窥探着暮人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


暮人紧蹙着眉,略带不耐烦地盯着他。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分钟,深夜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半步,却被对方猛地钳住了下巴。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暮人冷哼了声,暗橙色的眸中带着冷冽的色彩。




*


“暮人大人,”门外传来葵的声音,“计划失败了。”


暮人的动作猛地顿住,屋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


“备车,我亲自去。”他提高了声音说道。


深夜恍惚地听着,暮人语气中带着几分愤恨,不知是否是他的错觉。


暮人转身去拿外套和刀。深夜从桌上直起身,冷不防被什么东西兜头砸了下来。


“穿好之后跟五士、十条他们一同待命。”暮人丢下这么句话,径自走出了门。


看来今天是逃过一劫了。深夜想着,抖开了手中明显大一号的制服。


-END-


——————————————————


最开始只是为了想一个符合逻辑的条件,后来越扯越乱又重新啃了原作还是各种bug横飞,我已经放弃了,请随便看看就好,毕竟肉要什么逻辑[←哪有肉==[×


 
   
评论(9)
热度(101)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