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终炽/暮深】咒

BY 西湖苦茶



*极限一小时摸鱼(其实超时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摔教材


*小说背景+私设多+OOC严重+清水向+甜(……?)


*暮深only



痛,全身是铺天盖地的疼痛,像一寸寸灼过皮肤的火舌,又像一点点研磨噬骨的獠牙,眼前是阵阵黑白光影,间或冒出一片令人晕眩的金星。


在经历了数年的特殊训练后,虽然早已不会产生想要逃避之类的软弱情绪,但想要在这种境况下泰然处之,却也需要极大的意志力。


他所需要的强大力量,能够拯救同伴的唯一希望,以及活下去的可能途径,这些期许被附上了过度的感情,此时却像是无数把钢刀直直剜进他的躯体,深可见骨。


眼前渐渐出现了不甚清晰的图景。从未见过的生物与从未见过的武器,这怪异的组合深深烙印在视网膜上,与空旷的背景形成鲜明的对比。


“好厉害啊,你。”耳边传来一把清亮的少年嗓音,明明离得极远,却像是附着在耳膜一般,“居然真的来到这里了呢。”


他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朝那有着兽耳与尾巴的人形生物靠近了几步。对于现状的初步判断让他莫名平静了下来:“打扰了,请问你知道离开这里的路吗?”


“明明是你来找我的,现在却说要离开?好奇怪呐——”少年俏皮地晃动了几下尾巴,坐在一个类似枪托的东西上,晃动着两条光裸的腿,“打败我,或者被我夺走身体,选一个吧。”


“哈哈,我可以什么都不选吗?”他笑起来,表情带着几分苦恼。逐渐清晰的视野里那个少年也笑了,笑容诡谲而神秘。


“喂,深夜!”一只手狠狠拍上他的肩膀,耳边是红莲不耐烦的声音,“你要睡到什么时候?要放学了。”


“啊,抱歉……”他略带恍惚地揉了揉眼,环视着记忆中熟悉的、浸染了黄昏颜色的教室,“红莲你怎么还没回家,难道是在等我吗?”


“真是的,”一个甜美的嗓音响起,视野里划过一缕灰色的发丝。他感觉自己的脊背猛然僵住,冷汗从毛孔中渗出,又顺着额角滑落下来,“因为深夜太让人担心了啊。”


“真……昼……?”他缓缓地回过头去,无法遏制脸上震惊的表情,“你不是,已经……?”


“给你,”真昼微笑着递给他一把竹刀,修长的手指指向后方,“去啊,深夜,你不是把作为我合格的未婚夫当做目标的吗?证明给我看看吧!”


眼前的场景忽又变换了。他茫然地看着手中的竹刀,却发现自己的四肢变得短而瘦小。周围有看起来与他身高相仿的孩子围拢过来,眼神中带着杀气。


那是一旦落败便预示着死亡的、被逼上绝境的杀气。


手先于意识一步动了起来,他狠狠挥动竹刀,迎上最近的那个孩子的攻击。下一击毫不留情地打中要害,圆滑的刀身上染了血。


那些孩子在他面前接连倒下,脑海中早已褪色的记忆莫名地清晰起来,他甚至记得刚刚倒下的这个孩子在某天训练结束后曾经微笑着递给他一条毛巾。


最后视线所及处只剩了他一人。他轻轻扯起一个微笑,舌尖舔过嘴角尝到了腥甜的气息。


“你到底想让我看什么呢,白虎丸?”他轻声问道。视线染上了模糊的红,但他仍是看清了远处站着的兽耳少年。


“不、不可能!”少年的耳朵惊恐地抖动了两下,“我明明已经……唔!”


未来得及说完的话语被一声痛呼打断。他手中的竹刀狠狠地敲在白虎丸的腰部,乱了阵脚的鬼猝不及防被扫出老远,怀中的武器在空中翻转了两圈之后落了地。


他丢开竹刀,捡起来那把看起来像是铳剑的武器。从指尖接触到的部位发出耀眼的白光,紧接着,目之所及的世界崩坏了。


这一次大概是真的结束了吧,他想。从感觉上来看自己似乎躺在地上,他试着挪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却发现肩膀被谁紧紧按着。怀里传来坚硬的触感,似乎是幻觉中的那把铳剑。


“哼,终于醒了吗。”肩膀上紧紧按压住的力量松开了,耳边传来熟悉而冷硬的声音。他按住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撑起身体,发现自己的义兄正坐在一边,紧锁起眉头看向他。


“咦,只有暮人哥在……?”莫名地感到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还在失去意识前帝鬼军驻扎的无人居民房内。


“那边很需要人手,你浪费的时间太长了,他们顾不上管你。”暮人面无表情地瞟了他一眼,从怀里摸出一个烟盒,抽了一根出来叼在嘴里,掏出打火机点上了火。


“诶,暮人哥有抽烟的习惯吗?”他眨了眨眼,双手无意识地抚摸着怀中泛着冷光的鬼咒武器。


“累。”换作平时大概无论如何也不会从暮人口中听到的字眼被他看似平淡地说出了口,暮人掸了掸烟灰,长长地吐出一口烟,“目前整个军队只有我能制服得了鬼化的你,所以不得不一直守在这儿。烟是从附近便利店拿的。”


“哈哈,”他笑了起来,怀中的武器发出“铮”地一声,“还真像暮人哥的作风呢。”


“你现在状态怎样?没什么事的话就给我去前线。”暮人不耐烦地盯着他,下了命令。


“诶——这就去。”他托起怀中的铳剑,一道橙色的火焰闪过之后消散于无形,“在那之前,可以分我一根烟吗?”


暮人沉默地盯着他看了两秒,将剩下的半盒烟递到他手里。


他取出一根塞进嘴里,刚一抬起头,就被对方揪住衣领拉了过去。


两根烟的前端在空气中接触,燃着的火星渐渐蔓延到另一端。从他的距离,能清晰地对上这位义兄的双眼。那暗橙色的瞳仁里仿佛隐藏着什么深重而浓稠的东西,朝着他汹涌而来。


更年轻的时候被同班男生们怂恿着尝试过烟这种东西,除了呛人外不作其他感想。他学着方才暮人的样子深深吸了一口,却莫名地感到安心起来。


“难道暮人哥是在担心我?”轻声说了这么一句后,在对方做出反应前他飞快地关上了门。


-END-

——————————————


其实我只是突发地想看暮深纯情的烟吻而已[捂脸跑走


下次看到我出现请务必鞭策我去复习,啊啊啊四级狗带[×


 
   
评论(8)
热度(72)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