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终炽/暮深】困柙


BY 西湖苦茶 

 

 



 


 

 

“喂,深夜!”柊深夜正在将文件送去中将办公室的路上,忽然被一股大力向后猛拉,全靠他灵活的反应才堪堪保持住平衡,“啥玩意啊那是?Cosplay?” 

 

耳边是一濑红莲那熟悉的慵懒语气,柊深夜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微笑着转过身去,将那差点让他摔倒的东西从红莲手中抢了回来:“诶~看不出来吗红莲?这是尾巴啦尾巴,没什么不对的吧。” 

 

“啊……”红莲呆愣了两秒,随即回过神来,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深夜,“哪里都不对吧?!人类怎么会有尾巴!” 

 

“因为白虎丸它又闹别扭了啊。”深夜的脑袋凑得近了些,红莲才看清楚,除了那条细长的尾巴外,他头上还顶着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一早醒来就被捉弄成了这副样子,怎么跟它道歉都不听,我也是很困扰的呐——” 

 

“……哈?”红莲一头雾水地盯着他看了半晌,觉得自己和这家伙的脑电波一定不在同一波段内。 

 

“还有任务在身,先走了哟——”扬起的尾音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才不紧不慢地钻进红莲耳朵里。他猛地回过神来,发现深夜已经走进了电梯。身后的尾巴上白底缀着黑色的条纹,在空中轻晃了几下,仿若浑然一体,天生而成。 

 

看起来好像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大概? 

 

深夜走到中将办公室门前,抖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抬手去敲门。 

 

“进来。”门内传来平淡的语调,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 

 

深夜下意识扬起了唇角,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如果这是你的xing癖的话,麻烦不要带到工作中来。”柊暮人坐在办公桌前,双手交叠撑在鼻尖下方。他的目光如炬般透过沉沉压下的眉峰紧盯着深夜,带着迫人而危险的气息。 

 

“讨厌啦,都是暮人哥哥害的哟~”深夜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语气中却透着几分享受般的愉悦,“昨天暮人哥说和我过两招,结果却完全不留情面呢。害我输掉被白虎丸讨厌了,暮人哥要负责喔?” 

 

“报告呢?”暮人朝他伸出手来,手心向上,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 

 

“是、是,在这里。”柊深夜将手中厚厚的文件夹递过去,半倚在办公桌旁,看着暮人一本正经地翻阅起来。 

 

“做得不错。”暮人潦草地扫了几眼,“啪”地一声将文件夹合上,放在手边半尺来高的文件堆上方。 

 

“过来。”暮人向后靠在椅背上,脱下手套丢在桌角。他将脱去手套的手伸向对方,与方才公式化的姿态不同,指尖的弧度也略微柔和了下来。 

 

深夜眨了眨眼,银蓝色的眸子弯了起来,他单手撑住桌子绕过去走到暮人身边,手肘支上了他的椅背:“暮人哥哥这么厉害,一定会有办法吧?” 

 

没有理会对方语含讽刺的废话,暮人一把揽住深夜的脖子,将他的头压到与自己视线平齐。他仔细端详着对方头顶那对毛茸茸的耳朵,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轻捋了捋。柔软的绒毛从指缝间划过,温热的耳尖贴在手心微微抖动了几下。 

 

“幻术?”暮人自言自语道。他麾下修习幻术的士兵本就不在少数,他自己在这方面也颇有造诣,会首先想到这种可能性也不足为奇。 

 

如果是幻术的话,那这种真实的触感又是怎么回事?暮人两指捏住深夜的耳廓,忍不住加大了手下的力道。 

 

“唔!这样我也是会痛的呐……”深夜缩了缩头,伸手揉了揉惨遭蹂躏的耳朵,“那孩子的能力可不只有幻术这么简单哦,这个是货真价实的。” 

 

“这点程度我还是能看出来。”暮人冷哼一声,扳过深夜的肩膀,让他半趴在办公桌上,探头去看他身后的尾巴。 

 

深夜穿了条不久前淘汰掉的旧军裤——他毫不心疼地在尾椎的位置开了个洞,方便把尾巴露出来。尾巴和耳朵一样,白底带着黑色的条纹。它的尾端在空中轻晃了两下,随即乖顺地垂了下去。 

 

很明显,这样的耳朵和尾巴都是只有猫科动物才会有的,而作案者也毫无疑问是那位寄宿在鬼咒武器中的鬼。动机、嫌犯全部确定无疑,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解决的方法。 

 

暮人沉思着,指尖无意识拂过尾巴根部。 

 

 


 

“消失了。”暮人的手划过深夜银色的发丝,原本在那里的耳朵已经不见了。 

 

“哈……不愧是、暮人哥……”深夜笑了起来。他维持着方才的姿势扭动了两下,却没能站起来。暮人从他体nei退出来,一把将他抱起,回到了桌前。 

 

“我啊,既讨厌暮人哥,也讨厌柊家。”半坐在桌面上,待chuan息微微平复后,深夜将唇靠近暮人耳边,轻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一分钟也不要在这儿待下去。” 

 

“那我们还真是彼此彼此,”暮人冷笑,将安全tao和清理腰腹间深夜留下的痕迹的纸一并丢进了垃圾桶,“是不是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听到你的真心话?” 

 

“诶——?不是哟。至今为止,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真心的。”深夜睁大了眼,露出一副夸张的惊讶神情,“为柊家卖命是,像现在这样心甘情愿被你抱也是。” 

 

暮人直视着深夜的眸子,那银蓝色瞳孔深处漾开的淡淡波纹,让他几乎要生出些缠绵缱绻的错觉来。 

 

这令他无端地感到烦躁。 

 

“那么,作为听取了你真心话的回报,给你一个向我尽忠的机会。”懒得去管那些难辨真假的情绪,他捏住深夜的下巴,鼻尖几乎凑到对方面前,“父亲大人通过了你去名古屋的申请。明天,你就去找一濑红莲报到吧。” 

 

“我命令你,在我赶到战场之前,不要死。” 

 

-END- 

 

———————以下是唠嗑———————— 

 

暮深这个cp简直魔性,明明我以前主产都是清水向,现在只想看这两个人肉肉肉肉肉肉,完全停不下来[× 

动画里达子简直全程用配抓的声线在配深夜啊,不能更色气www

暮人哥也一如既往地帅(装)气(逼)又酷(中)炫(二),明明漫画里只是伸手正常地比了个三而已,动画里那个羞耻的动作是怎么回事啦2333333

还有他们的脖子可不可以稍微画细点,这不是缺碘性甲状腺肿这不是缺碘性甲状腺肿……[←无限洗脑中 

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补一句(刀),文末部分可以结合漫画剧情食用,深夜背着一身flag活着逃出了战场,but赶到前线的暮人哥却……[←跪求镜爹打脸 

 

感谢阅读至此!

 


 
   
评论(24)
热度(171)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