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终炽/暮深】疏离

BY 西湖苦茶 

 

 

*私设有,OOC有,ェロ有,半AU设定 

 

 

※ 

 

不对,还是不对。柊暮人略带烦躁地用食指和中指交替敲着桌面,他皱起了英挺的眉,斜睨了站在他面前不安地游移着目光的柊征志郎一眼——这是他耐心耗尽的前兆。 

 

“如果你只能想出用大蒜对付那帮可恶的吸血鬼这种愚蠢的主意,那你就可以出去了。”柊暮人将两手交叠搭在下颌,目光凛冽地望着他,“柊家不需要无用之人。” 

 

柊征志郎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几乎要沿着他的眉毛滚落到眼角,他心虚地别开视线,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 

 

身为柊家的次子,他的才能在柊暮人和柊深夜的对比下显得黯淡无光。他为此不甘却又无能为力——正如现在这种明知柊暮人是在拿这个无解的难题刁难他的时候。 

 

门被适时地敲响。柊暮人干咳了一声说了进来之后门打开,露出柊深夜的半张脸。他先是环视了下屋内,随即向两人露出了微笑。 

 

“有什么事?”柊暮人脸上依然是一副不动如山的表情,丝毫没有受到柊深夜的干扰,“我正在和征志郎商讨如何击退新宿地区吸血鬼的问题,现在很忙。”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柊深夜走到柊暮人桌前,将手中刚刚整合好的情报递过去,“根据情报,一个小时后第三街区附近将会撤走一半敌方兵力,我们可以趁那时进行突袭。” 

 

柊暮人接过他递来的文件,仔细翻阅过后向柊征志郎下达了命令:“你带三个小队的人,一个小时之后突袭第三街区。” 

 

柊征志郎战战兢兢地领命,低头时听柊暮人又补充道:“去告诉三宫葵,让她派鸣海组接应你们。” 

 

柊征志郎退出门去,在合上门的一瞬间长出了一口气。 

 

柊深夜拿起桌上的文件,准备一同离开。 

 

“坐下,”柊暮人叫住了他,微抬下颌指了指一旁会客用的沙发,“跟我一起等他胜利的消息。” 

 

※ 

 

柊暮人翻阅完近一个月内士兵的伤亡报告,抬起头想去拿手边的茶杯时,才发现柊深夜已经睡着了。他斜倚在沙发上,发出悠长而微弱的呼吸声。 

 

这一个月以来,除了柊深夜担任少将本职所执行的任务,人员调度、情报收集、物资分配……这些琐碎的后勤工作一大半都被柊暮人压在了他身上,这难得的片刻清闲让他时刻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会睡着也在意料之中。相比而言,三宫葵的工作反而轻松了不少——这当然是柊暮人有意为之的。 

 

茶杯在空中停留了太长时间。柊暮人细细打量着柊深夜,杯中冒出的袅袅雾气氤氲了他的视线。 

 

柊深夜很白,应该说是有些病态的苍白。柊暮人记得,第一次见到柊深夜的时候,他神情略带恍惚地独自站在庭院中,阳光投射在细软的发丝上呈现出一种柔和的暖金色,皮肤更是白皙到近乎透明。 

 

这让柊暮人不由得多看了这个陌生而奇怪的孩子两眼。他仿佛刚刚从茫然中回过神来,银蓝色的双眸弯了起来,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 

 

那笑容看起来柔软而恬然,又像是裹覆了血淋淋的残影。柊暮人定睛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空茫得仿佛直映出他的心底。 

 

柊暮人和这孩子对视着,不服输般试图从他那双平淡无波的眼瞳中看出些什么。直到有个像是负责监护这孩子的人跑过来,忙不迭向他解释这是刚刚由家族选出的将负责为真昼小姐传宗接代的人。 

 

“是吗,”柊暮人嘴角翘起,扯出一个略带讽刺的微笑,“那你们有带他去见过真昼了么?” 

 

“还没有,暮人哥哥。”一把清亮的嗓音,却是那个看起来比自己略小的孩子抢先回答了他。 

 

柊暮人半眯了眼去打量这个做出在他意料之外的举动的孩子,依然是无害的笑容,以及古井一般的眸子,他依然看不透他的内心。 

 

直到现在也是一样。 

 

柊暮人将报告搁在了一边。柊深夜办事比他想象得更加得力,不仅详细记录了每个伤员的治疗状况,还给出了目前可用战力的调整措施,厚厚十数页纸,想必费了不少心力。 

 

他把力之所及的事情完成得妥妥贴贴,这让柊暮人产生了一种可以倚仗的安心感。像一濑红莲这种人他都可以无所顾忌地委以重任,是因为他看得清对方肚里暗怀的心思——这样的人反而没什么可忌惮的。 

 

而柊深夜不同,他永远摸不透他在想什么,他想要什么。关于第二点从他的遭遇中也许能猜出十之八九,然而等到柊暮人试图从他的行迹中确认时,却又因为那无懈可击的一举一动而将之前的猜测全盘推翻。 

 

柊暮人在沙发前半蹲下,将手上的白手套摘去,轻轻抚上了柊深夜的额头。他的指尖从眼角一路划过光滑的脸颊和浅色的唇,来到了白皙的脖颈。他的拇指按压住那微微抖动的喉结,在上面轻轻摩挲,却突然升起一种想就这样扼下去的冲动。 

 

现在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个麻烦、这个隐患了结于此。这个疯狂的想法让他心动,尽管理智告诉他这个人动不得。柊真昼死了,但柊深夜还在,而且他带来的威胁绝对比自己想象的要大。 

 

“唔!”被痛呼打断了思绪,柊暮人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手指无意识地收紧,柊深夜正微笑望着自己,眼底带着几分无奈。 

 

“如果就这么杀死我的话,也不能为帝鬼军带来什么好处吧?暮人哥哥。”柊深夜脸上依然挂着温柔的笑容,却完全没有令人觉得不合时宜,即使他现在正处在命悬一线的境地。 

 

“我并没有那么目光短浅。”柊暮人从鼻腔里冷哼一声,松开了扼住那修长颈项的手指,转而搭上了他领口的纽扣。 

 

柊深夜顺从地半倚在靠背上,银蓝色的双瞳盯着柊暮人的眸子,眼底却不曾流露半分笑意。 

 

两人的军装被凌乱地丢在一边,肩部的绶带交缠在一起,胸前的纹章闪过一束银光。 

 


 

“回去好好休息,你的工作我会暂时交给别人。”柊暮人将在方才的动作中被揉得凌乱的军装半披在柊深夜肩上,顺手替他扶正了歪掉的肩章。 

 

柊深夜无言地笑了起来,迅速地收拾好了自己向门外走去,还贴心地为他关上了门。 

 

柊暮人坐回办公桌前,闻着室内残留的粘ni气息,不自觉地揉了揉太阳穴。 

 

看不透他的想法,触不到他的内心,摸不清他的yu望,也难以将他桎梏在手心。 

 

柊暮人深深地叹了口气,端起手边的茶杯,却发现那茶早已凉得彻底。 

 

-END- 

 


 
   
评论(17)
热度(130)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