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弹丸论破/神苗】无可救药



BY 西湖苦茶 

 

 
 

*两代主角相关什么cp都吃的我,下场居然是被神苗冷死……[蜡 

 

*原创路人视角,创哥中心,含神苗cp倾向,ooc注意,各种不科学细节有 

 

*请收下这份腿(安)肉(利)吧[× 

 

 

 

“这世上才不会有什么纯粹的希望存在。”从很多年前起,这番话就成了我用来反驳日向创的固定台词。虽然知道对他来说这起不到半点作用,但我依然忠实地履行着身为好友的劝诫义务。 

 

就像我无法理解他为何如此迷恋希望,他也认为我的甘于平庸十分不可理喻。我们互相怀疑着对方的价值观,却又相安无事地共同度过了十几年。 

 

直到,我再也无法找到他的那一天—— 

 

“要到希望之峰学园去。”我记得刚升入国中那年日向就向我郑重地宣布过他的目标,在我这种普通学生眼中既遥不可及又毫无实感,却被他当做信条一般日复一日地奉行着。 

 

最后的结果是,我和他一同进入了希望之峰学园,却不是以预期的方式。 

 

预备学科,是这所学校为了筹集资金而设立的,向如我们这般没有任何超高校级才能的平庸学生敞开大门的分部。虽然明知在这里读书除了收获一个名校的名头外一无是处,却还是有源源不断的学生和家长被吸引而来。其中也包括我那对名校头衔无比崇拜的父母,为了能在外人面前提起我时更有面子,我猜想他们是不在意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的。 

 

日向大约是采取了与我相同的途径。总之,在整整一个暑假没有联络过之后,我们在新学校的开学典礼上重逢了。 

 

他一脸轻松地朝我笑着,仿佛毫不在意般重重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用热烈的语气表达着他得偿所愿后的欣喜。 

 

我盯着他的神情,从他抿紧的唇角到眉峰不自然的跳动,以及无意识摩擦裤缝的左手。我自认凭借多年的交情我对他已经足够了解到能看破他的一切想法,于是我用平淡的语气告诉他他应该跟我去天台上吹吹风。 

 

他同意了,就像在以往的相处中他十有八九会迁就我的意愿那样,丝毫没有异议地照办了。早春的风既凉爽又醒脑,我感觉自己的思维变得无比冷静,才会让我在想要问他“现在的一切真的是你想要的吗”时理智地住了嘴。 

 

他盯着自己的学生手册出神。风吹乱了他短短的浅棕色刘海,而他的视线则牢牢定在手册上印着的希望之峰校徽上,一动不动。 

 

我们无言地在天台上站了很久。天空被铁丝网分割成一个个小块,我把手指插进铁丝网的缝隙中间紧紧攥住,却发现自己的未来依然没有方向。 

 

而他心中大概早有决意了吧。我转头去看他,给了他一个微笑。 

 

“保重。”我告诉他。 

 

不是加油,而是保重。 

 

他也微笑着点点头,与我错身而过先一步下了楼。 

 

那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没有再见过面。与其这么说,不如说当我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时,他的存在早已像完全没有出现过一般被抹消了。 

 

预备学科有两千多名学生,想在这其中找到一个曾经存在过却又突然消失的人并非易事。我向十个人打听日向的下落,其中九个人露出了茫然的神色,而最后一个人却警告我最好放弃追查这件事。 

 

一个大活人凭空蒸发这种事会发生的概率,简直比我突然获得了超高校级才能的可能性还要小。而事实是,就连从他的父母那里我也无法得知他的下落。在几乎问遍了所有认识日向的人之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最后一次见面时,我虽然确认了他的决意,却根本没有得知他的选择。 

 

所以会出现现在的局面,其实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事实上这所学校的运转不会因为某个学生的缺席而停滞。78期的学生入学后,我曾经坐过的教室迅速被一群陌生的面孔填满,而我自己也像是传送带上批量制作的产品那样被迫向前推进。 

 

我依然没能找到目标,也没能找到日向。 

 

78期的新生里有个奇怪的孩子。明明身怀超高校级的才能,按理说绝对不会与我们这些预备学科的人扯上关系才对,他却令人意外地人缘不错。在他第27次出现在预备学科的教学区内时,我终于忍不住对他在意了起来。 

 

每天的午休时间那孩子都会行色匆匆地跑上天台,神色慌张得仿佛怕什么人发现他。但我悄悄尾随上去时却发现跟踪他真是无与伦比的容易,他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径直来到了天台的角落里。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那里竟然坐着个人。他的头发乌黑,一直拖到地上,但就算只是晃过一眼,也不会让人错认他的性别,原因是他那仿佛与生俱来的气场。 

 

我的思绪在下一瞬间凝固了。就算已经数月没见过面,十几年的朝夕相处也让我闭着眼都能认出我唯一的朋友的背影。 

 

那毫无疑问就是日向的长发少年像一座无生命的雕像一般静静坐着,任由面前那单薄的少年拉住他的手自顾自说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怎么看都应该是日向却又不是日向的家伙终于动了。他面无表情地掀了掀眼皮,像是为对方那些在他眼中非常荒诞的行为做出总结一般吐出两个字: 

 

“无聊。” 

 

一直热络地说着什么的少年动作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他又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一边说着那我就先走了,一边向楼梯跑去。 

 

“我明天还会再来的,神座前辈!”在跑到我藏身的石柱附近时,少年转过身朝着那个角落挥了挥手。 

 

不出意料地没有任何回应。 

 

少年下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终于听不见。 

 

长发的家伙又恢复了先前一动不动的状态,仿佛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是无聊的事情。我知道他从一开始就发现了我的存在,却完全没有要理会我的意思,这也正好给了我机会梳理清楚眼前的谜团。 

 

凭空蒸发的普通学生,明明是同一个人却又迥异的气场,以及那独特的名字……我想我大概猜到当初日向所做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决定了。 

 

从那之后,我几乎每天都会去天台,窥探那两人的动向。长发的家伙一如既往地冷淡,而那个叫做苗木诚的少年则一如既往地耐心,单方面地讲述着他所认为的有趣的事情。 

 

与之前不同的是,那家伙好像渐渐变得有耐心去听那些繁冗的叙述,甚至愿意在对方讲到开心处施舍一个微笑。 

 

这样下去,我想我大概会认同日向的选择吧? 

 

直到我遇见那位大人的那天。 

 

遇见那位大人之后,我听说了神座出流所做的惊人的举动。 

 

那真是极致的、绝妙的绝望啊,我这么想着,却没有余裕对再也看不到那番宁静的场景感到半分惋惜。 

 

如果说在我的意志里有着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其染上绝望的存在,那一定就是日向创和苗木诚了吧?那样渴望着希望、同时又充满着希望的存在,一定能带来这世界上存在的,最深重的绝望吧? 

 

我循着前一个人留下的鲜红的痕迹,从楼顶纵身跃下。 

 

-END-

 

 
   
评论(5)
热度(120)
  1. 艾丽丝西湖苦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西湖苦茶: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