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YGO 5D's/游京】干柴与枯骨0~2

BY 西湖苦茶

*这篇我以前好像发过?没发过?忘了……总之姑且存个档防止我不小心又把原稿删了顺便鞭策一下懒癌发作的自己……目标是填完所有坑还完所有债![×


*满足镇篇背景,ABO,蟹哥A鬼柳O

0

鬼柳京介从玻璃小瓶中倒出两粒半透明的药丸,就着辛辣的酒液一起吞下去。

酒是这个镇子必不可少的东西。不论是在阵营胜利后的庆祝晚宴上,还是偶尔回忆起悲惨过往的愁绪中,它都是男人们最佳的助兴品。

而此时的鬼柳根本无暇去品尝这酒的滋味。他面对着巨大的危机,比起酒来说,那药丸才是他迫切需要的东西。

抑制剂——准确地说是omega抑制剂——这是当前唯一能救他的东西。半透明的药丸在玻璃瓶中轻轻晃动,发出细碎的声响。

视线模糊且扭曲,脸颊发烫得可怕,仿佛连口中吐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每一寸神经都浸在火一般的炙烤之中。

真可笑,这种灼烧感如此令人厌恶,而它却又是现在唯一能证明自己活着的证据。

虽然这早已不重要了。

鬼柳紧紧咬住下唇,拼命收敛自己无意识外溢的信息素。这家酒馆里坐着至少十个alpha,他不能被发现。

他的额头渗出涔涔冷汗,在昏黄的灯下闪着柔白的冷光。

也许是药效渐渐发生了作用,他感觉自己的气息慢慢变得平稳。隔壁桌躁动不安的alpha们也平静了下来,鬼柳忍不住长出了口气。

他又抑制住了一次fa qing期。

他用一只手支着下巴,将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了阴影之下。阵营的头目端着一扎啤酒走了过来,得意地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今天赢得太漂亮了,真不愧是先生!”

鬼柳端起手边的酒杯,自顾自喝了一口,不置一词。

头目自顾自离开,转身又融入了门外空地上的篝火旁庆祝的人群中。 鼻腔里发出的一声冷哼被他巧妙地用大笑掩盖,无人发觉。 

喽啰们喧闹着庆祝今日的胜利,享受着这不知会维持到何时的太平。

鬼柳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起身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那枚小小的药瓶被他反手藏进了兜里。

他又一次赢得了胜利。

他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1

不动游星收到那封信的时候,刚刚为他的D轮完成了一个阶段的调试。

克罗和杰克都不在家。他只留下一张便条告知了他们自己的去向,就匆匆赶往信中提到的小镇。

一望无际的戈壁和漫天飞扬的沙尘,还有间或滚动着横穿道路的风滚草,以及地平线尽头缓慢下落的夕阳。这些单调而沉闷的风景伴随着整段旅程,然而游星却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

为了将他的朋友解救出来,信上这么说着。

一阵不祥的预感在他心头盘旋。

游星爬上一处高地。远处可以望见一片萧索的建筑堆砌而成的小镇,而脚下,却是望不到尽头的插满了决斗盘的地带,向小镇的方向蔓延开去。

死域。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这样的词句,游星摇了摇头,沿着另一条路继续向镇子前进。

小镇是不出意料的荒凉,同他一路来时所见的旷野别无二致。

唯一不同的是,在这里可以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浓烈的alpha气息。

这里聚集了许多alpha。

而他们却无一例外地沉默着,将自己的存在掩藏在这荒芜的景象中,与这小镇一同归于沉寂。

刚一进入镇子就有杂鱼跳出来要求决斗,他们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围拢上来,不自量力却不自知。游星正打算应允下这挑战,却被一个女人打断了。

“白天决斗违反冲突镇的规矩!”留着黑色卷发的女人厉声道,“而且,我已经不想再包祭奠的花朵了。”

“这位,是我请来的客人。”女人走到游星身边,殷红的唇勾起一抹笑容,“请跟我来。”

在小镇的后山上,游星看到了日落时分的这片世界。

两方对峙的组织,永无休止的死斗,交织着绝望与冲突的街道。

这就是冲突镇。

“我请你来,是为了拜托你救他。”女人在山顶坐下,伸出食指遥遥指向冲突的中心,“现在能救他的人,大概就只有你了。”

远处有悠扬的布鲁斯口琴声传来。

穿着深灰色长风衣的男人自远处走近,银白的发丝与衣摆随风在空中舞动。

游星屏住了呼吸,口中忍不住吐出熟悉的字眼:

“鬼柳……”

2

一切都与记忆中大不相同了。

与暗印者战斗时的光景还历历在目,那些被诅咒的亡灵、堆叠了五千年的宿怨,以及踏着复仇之火走来的、鬼柳的亡魂。

他回忆起那些从内心深处而生的恐惧,以及坠入绝境中时的绝望。他感受到了鬼柳强烈的恨意,而他们曾经却又是无比亲密的同伴。

还好到了最后,误会被消除,鬼柳也重新回到了他们身边。

一切都结束后,游星试图去找复活的鬼柳,却被告知他已经离开了新童实野,不知所踪。

令人没有料到的是,再次见到他,居然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鬼柳决斗的对手是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两人面对面站着,那壮汉周身的气场竟不及对方的万分之一。

首回合内,鬼柳就以陷阱消减了手牌。围观的人们面对他空空如也的双手发出了惊叹,游星知道,好戏现在才刚要开始。

是鬼柳所擅长的 ——无手牌必杀·零式。

然而在看到熟悉的战术的同时,游星也发现了违和之处。


鬼柳的眼中,没有生机。


此时的他仿佛刚从墓地中爬出的死神,全身散发着不祥的气息。


对面的人似乎被这凶煞之气所压制,一开始狂妄的神色消失得无影无踪。毫无悬念地,在片刻之内就被达成了空手连锁的无限地狱击败。


输掉决斗的人被殓尸人捉住,一生被囚禁在山里作为挖矿的工人。赢了的人不仅可以得到大笔的收益,不败死神的神话又添上了一笔。


然而鬼柳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喜悦的神色,不如说连一丝情绪波动都奉欠。他沉默着转过身,随着阵营的其他人一起跨上D轮准备离开。


游星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飞奔过去。他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出口,鬼柳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又是经历了什么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鬼柳!”他忍不住喊出口。


远处的人闻言停了下来,却只留给他一个沉默的背影。他看到对方似乎在头盔的护目镜下侧头望了他一眼,却又在下一瞬间绝尘而去,只留下一抹银色长发被风扬起的弧线。


车队消失在夕阳下的地平线上,只留下漫天的沙尘。


仿佛他们间的距离也是如此遥远,从未走近。


-TBC-

 
   
评论(4)
热度(9)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