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唐方】学农记

BY 西湖苦茶

*小糖糕生快呀~老夫的生日比糖糕晚十天比老林早五天[←谁管你

*没有逻辑没有常识的流水账(现在绝壁没有这么破的农家乐),韭菜蒜苗我也分不清😂只是为了满足一下我对唐方乡村爱情的执念[×

*假装他们都在呼啸的设定

*OOC!雷!别进来!HA☆NA☆SE!快跑,别管我![←泥垢

巴士一路从市区开到目的地,方锐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原因无他,N市的天气实在太令人难以忍受。身处从冬天直接过渡到盛夏的高温中,任谁也无法保持愉悦的心情。

同样一脸不快的还有呼啸的新任队长唐昊。难得一个对他而言十分特殊的日子,收不到祝福也就算了,还要顶着大太阳去庄稼地里学农,真是怎么想怎么烦。

邻座的赵禹哲盯着唐昊捏着矿泉水瓶青筋毕现的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随行的战队经理则一脸抱歉地看着自家队员们,解释道这是上头下的关于丰富国家运动员

精神文化活动的要求,他们也没有办法。

于是因为这个意义不明的理由,呼啸全队来到了位于N市市郊的农庄。

说是农庄,其实就是当地村民在自家建的简易农家乐。

队员们下了车,把行李放在农舍,就跟着看菜园的老农一起来到了田里。

他们选的时节不好,果蔬还都没长成。没什么可摘的,只好装模做样地给果树除除虫,摆个姿势让随行的宣传部工作人员拍个照什么的。

“大爷,你这蒜苗长得不错啊,该收了吧?”方锐兴致勃勃地举着锄头问道,顺势一锄头就要锄下去。

“瓜娃子哟!”大爷操着一口不知是哪里的方言,痛心疾首地过来阻拦,“这可不能锄。啥子蒜苗哟,介是韭菜!”

噗嗤。赵禹哲非常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大概到了第二天,呼啸战队官网首页的资讯就变成《职业选手五谷不分,竟把韭菜当蒜苗》了吧,阮永彬无奈地想。

“嘁。”唐昊嗤了一声,表示了对方锐的鄙视。

方锐不以为然地瞥了唐昊一眼,“干啥?我就不信你们都能分清。”

赵禹哲一听连忙加入队长阵营表示哥从小菜地里玩儿大的跟我比方锐你就是个渣渣。

从小被惯大连家务都没怎么做过的方锐大大表示不引以为耻反引以为荣。

唐昊在一边照着大爷的指导给果树喷农药,披挂了一身装备,背后还背个大桶,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的。方锐见了,又兴致勃勃凑过来要抢他的喷头。

“走开!”唐昊不耐烦地挥手,作势要拿喷头打他。

“诶呦,可不敢可不敢!”大爷一看也吓得不轻。搞坏器械是一方面,农药要沾身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就穿着试试,这桶是空的。”唐昊毫不在意地说,把桶一扔就追了过去,跟躲在阮永彬身后的方锐打成了一团。

卧槽?这么活泼的队长我不认识!赵禹哲一脸三观崩坏。

“毕竟呼啸正副队都是小学生。”阮永彬耸肩。

“你说谁是小学生!”唐昊和方锐不约而同地叫道。

“啪。”话音未落,方锐就感觉额头一凉。

“下雨了?”他愣了愣,仰头看天,瞬间就被数个雨珠砸了个清醒。回过头来,发现其他人正披着雨衣看着他。

“卧槽?你们这都什么手速啊!”方锐连忙奔过去,“快!也给我一个。”

“没了。”赵禹哲回答。

“不带这样的!”方锐哭丧着脸,身上的T恤被雨水打出一个个圆圆的水印,“唐队啊,我那英明神武的小糖糕唐大队长,你可不能不管我诶——”

“烦死了你!”唐昊不胜其烦,伸手一把圈过方锐的腰,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雨衣,将方锐整个人卷了进来。

方锐的身高正好把脸靠他肩膀上,从帽子里露出半边脸来。

卧槽瞎了。呼啸队员们心想。

雨越下越大。雨点子噼里啪啦砸下来,完全不是初春细雨的风格。

因为有不能淋雨的相机等器械,一行人只好往回跑。方锐像个连体婴似的挂在唐昊脖子上,唐昊一路拖着个体型不比自己小多少的拖油瓶,气得恨不得把方锐丢进路边的水塘里。

好容易跑回了农舍。简单擦了擦淋湿的头发,唐昊一屁股坐在门口的板凳上,百无聊赖地

看大爷家的小孙子喂鸡。

其他队员则占领了装着防雨棚的天井,三三两两凑了好几桌就着一点微弱的信号刷起了微博。

小孙子喂完了鸡,看它们溜达够了,便将鸡轰回了笼子里。

方锐跟在他屁股后面饶有兴趣地看着,一转身又钻进了厨房。

很快连厨房也不消停了。方锐一会儿嚷嚷着“大娘,我帮你剥瓣蒜吧”,一会儿又叫唤着被骨头划了手,搞得到处都鸡飞狗跳的。

他怎么这么能闹腾呢?唐昊无奈地想着,一边向后仰去,靠在门板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昊感觉方锐在摇他,揪着他耳朵大声喊着意义不明的话。他不耐烦地一把推开方锐站起来,阮永彬端了盆汤走过来告诉他午饭快好了。

唐昊晃了晃脑袋,感觉脑子还是懵的。一边庆幸自己下雨天坐在门口睡着了还好没有感冒。

“小糖糕你过来一下。”方锐笑眯眯地拉他。

唐昊脑子里还在回味着方才的梦境。梦的情节太模糊,然而那温暖的感觉告诉他这应该是个好梦。

唐昊莫名其妙地跟着方锐出了屋,来到后院的土坯墙前,看着他神秘兮兮地把一直藏在背后的一只手伸了出来。

“生日快乐啊唐队。”方锐笑道,把什么东西套在了他手指上。

唐昊想自己当时一定是被那笑容晃了一下。生日年年都过,但这么上心为他筹备的人,除了家人和那个老好人邹远之外,也就没其他人了。他有些窘迫地低了头去看那东西,却在看清楚那是什么之后停下了动作。

翠绿的指环配上殷红的装饰。绿的打量着像是萝卜缨,红的目测是樱桃无误。

“这、这啥?”唐昊觉得自己音调有些不稳。

“戒指啊。”方锐一脸理所当然,“当然你可以把它理解成生日礼物,也可以当做定情信物或者结婚戒指。”

唐昊张了张嘴,却又咽了回去。他伸手扶上土坯墙,将方锐圈在了怀里。带着蔬果戒指的那只手扣住方锐的手,一起压在了墙上。

方锐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唐昊凑上来,封住了他的唇。

虽然知道唐昊必然不会承认,但方锐揣测着这孩子应该是感动了的。他握紧了两人十指相扣的那只手,主动仰头加深了这个吻。

方锐感觉唐昊有些急迫地压上来,将他牢牢困在了自己和墙之间。

感觉到背后的墙有些松动,方锐脑内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已传来“哗啦——”一声巨响。

赵禹哲院门出来,绕到院子后面的墙根解手。

乡下就是这点不方便,屋里连个厕所也没有。

他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对着一株野草一泻千里,舒服地打了个哆嗦。

不知是不是错觉,赵禹哲觉得墙上的土块似乎有些松动。

他只来得及后退了一步半,连裤子也没兜上,就看着整面墙在他面前轰然倒塌,随着土块扑倒在地的,正是呼啸的正副队长。

赵禹哲愣了半秒,条件反射地捂住了小赵。

他背过身去整理好裤子,红着脸喊了声“对不起”,就一溜烟地跑进院了。

“你倒是先把我们拉起来啊!赵禹哲,”唐昊看着赵禹哲远去的身影,气得脸也跟着红了,“你、你,你丫已经死了!”

-END-

 
   
评论
热度(32)
cp♥温锦重mistletoe

主食cp如下(防雷用)
不清真,具体产出视脑洞而定

YGO‖海暗(塞法) 城舞 游京 杰京(漫画ver)
全职‖方锐中心 韩叶 策轩 周江 王方 于郑
反逆‖ 37
银魂‖高银高
家教‖6927 5927 80S 1001
三国‖瑜策 曹郭
凉宫‖古虚
黑篮‖青火 绿高 黄笠 赤黛
APH‖露中 好船
凶宅‖朋我
盗墓‖瓶邪
革神语‖赫神 门革
打魔‖真芦
终炽‖米优 暮深
喰种‖永研 月金
K‖尊猿
free‖宗凛
青驱‖雪燐
夏目‖田夏 名的
弹丸‖十苗 狛日 神苗 宗逆
刀剑乱舞‖三日小狐 堀兼 一期鹤
梦100‖雪大×雪二
ES‖零晃 凛绪 翠千 mika宗 涉北
ichu‖双L 晃星Noah
LL‖果绘
死神‖茶一 白恋白 夜碎 银菊
漫威‖盾冬
秦时‖卫练
柯南‖赤安
阴阳师‖茨酒 鬼使骨科
超级战队‖豪快者巴斯克×玛贝拉斯 真剑者金红
凹凸世界‖瑞金 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