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一个文字追求者的年终总结


总结人:西湖苦茶

文字追求者,我希望能这么称呼自己。文字是我的命,从我还很年轻【✘的时候就有预感,那将是会与我纠缠一生的东西。

文字让我着迷。我爱着它们,今后也会继续爱下去。

2014年对我来说是奇妙的一年。这是我最忙碌的一年,也是我灵感最丰富的一年。我写下的字数甚至超过了以往的总和,这样的状态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吧……

(总结下来几乎都是同人……大部分都是林方……惭愧……未来一年希望能写出更有深度的东西……希望能搞一个长篇……)

若问我对于“高三期间写文”这件事是否感到后悔,不管再过多久,我的回答都是“不会”。也许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在我看来,我得到了更多更宝贵的,足矣。

1月

《A Decade》《理性与理性的二次方》


就算曾经被迫退役,他仍可以用一年的时间来策划这场回归。与叶修相比,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担心呢? 
看着近在咫尺的安详的睡脸,韩文清忽然觉得无比安心。 
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人懒散的语调:“荣耀,还能再打一百年呢。” 
那就让他们怀着对荣耀的爱,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吧。哪怕得到的不是最好的结果也没关系。 
只要你的荣耀里有我。而我的荣耀里,有你。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嘴角浮起一丝带着暖意的微笑,韩文清翻了个身睡去。 


哪怕在十一个小时后他们便是赛场上的敌手,这一刻他们仍在狠狠地亲吻着对方。 
既是对手,也是恋人。 
他们在漫长的岁月里执手走过,再回首时,已是下一个十年。 


他是一个绝对理性的人,安文逸也是。而安文逸抛下了他的那份理性,将他最感性的那份情感展现出来,他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现在,我要给你一个答复。”三天后,仍是站在张新杰正骨所的门外,面对着一下战场便马不停蹄赶来的安文逸,张新杰说道。 
“嗯。”安文逸点头。 
“我答应你。” 
谁说恋爱不需要理性?理性与理性相乘,就是最浓烈最深沉的爱情。 

2月

《饭后点心》


“不必为我难过。”林敬言明白方锐的想法,他没有错过方锐在听到自己打算投资呼啸时,那一瞬间悲伤的神情。他伸手揉了揉方锐的头,笑道,“因为,我还有你,锐锐。” 
我已经得到了属于我的荣耀。那里有我奋斗过的九年风雨,有呼啸和霸图并肩作战过的队友,有着我最宝贵的回忆。 
还有曾经的犯罪组合,如同最耀眼的辰星,永远不会陨落。 
在我的荣耀里,有你。 
终其一生,林敬言这个名字,都将与方锐牢牢系在一起。 
方锐把头埋进被子,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比刚才还要红。 
“再等我两年,等哥捧着三连冠的奖杯来娶你。”方锐躲在被子里闷闷地说,一双眼睛闪烁着光彩。 
“我的荣幸,方锐大大。” 

3月

《老林,生日快乐》《四季之冷》《男厕所隔间的那些事》


方锐很晚才睡着,第二天却起了个大早,帮林敬言收拾东西。
“林哥这是鸭血粉丝,还热着呢。”方锐往行李包里塞了个保温盒。
“林哥我买了板鸭。”
“林哥……”
“方锐,我吃不了那么多。”林敬言看着满得快溢出来的行李包,笑得有几分无奈。
方锐有些手足无措地把食物从包里拿出来。这照顾与被照顾的关系猛地一变,两人一时都不太习惯。
林敬言最后还是带上了方锐准备的吃食,满满一大包扛在肩上,沉甸甸的。
“照顾好自己。”最后,林敬言笑着摸了摸方锐的头。
“你也是啊,林哥。”方锐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想队友们和唐三打了,记得回来看看。”
“你要是想我了,也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因为……我也想你。”


敬言哥哥、林哥、林大大……老林。
也许方锐自己从没有注意过,此时的林敬言,却无比鲜明地感受到了这一串称呼的变化背后承载的漫长的时光。
他永远不会忘记方锐第一次叫出“敬言哥哥”时自己内心的欣喜,不会忘记小小的孩子眼中对自己满满的依恋,不会忘记他们相伴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而现在,他终是完成了当初许下的誓言,一路陪伴着他成长,直到他叫他老林的这一天。
我很高兴,锐锐。


“谢谢你,锐锐。”
林敬言俯下身,像小时候经常做的那样,轻轻吻上方锐的鼻尖。
方锐感觉眼睛有点发酸。
等到很多很多年后,也许他们会先后退役,然后各自结婚生子。但直到他们都老得走不动时,他也要在每年5月1日的零点,对林敬言说六个字:
“老林,生日快乐。”
方锐双臂环住林敬言的脖子,重新凑上前去,不过目标是对方的嘴唇。
柔软的触感轻轻擦过,林敬言露出错愕的表情。
方锐笑得像个吃到糖的孩子。
未来怎么样他不想去管,把握好现在才最重要。
毕竟,他们还只活在当下。

4月

《烟》《灯光》


韩文清再进一步,将叶修狠狠抵在大屏幕的支架上,单手狠狠捏住对方的后颈。
叶修也不甘示弱,他的舌尖伸入韩文清口中不停翻搅,有烟雾从两人唇缝间缓缓溢出。
他们从来都是这样,狠狠地互相撕咬,用上仿佛要将对方吞食入腹的力气。
既然无法在比赛中对决,那便在爱情上吧。
反正他们从来不缺厮杀的战场。
退役快乐,老家伙。
你也一样。


林敬言,林敬言。方锐着魔一般一遍遍默念着这个名字。满脑子都是那曾经并肩作战的身影,那个让人无比安心的存在。
方锐感到了累。这一个赛季以来,他为了风格和磨合问题疲于奔命。天知道他有多么想回到那段天塌下来有老林顶着的日子。犯罪组合率领战队呼啸而过,虽然同样是累,却又无比满足。
老林,我想你了。
你在霸图,能听到吗?

5月

《我家选手最厉害!》《清华池里搓澡的》


“全联盟小伙伴齐聚一堂看直播就等咱为国争光呢,老叶你可要hold住。”方锐耸肩,“对了,我还帮老韩给你带句话——”
“靠你了。”
“嗯,还是老韩深明大义。”叶修一愣,随即了然地笑起来,“不过这话可不太准确啊,是靠你们才对。准备上场吧!”
“走着走着!”
众大神们呼啦啦站起身向外走去,不管是收到祝福还是没收到祝福的,脸上都挂着必胜的自信。
“冠军是我们的!”
选手通道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紧接着,十四个人齐声爆发出呐喊:
“加油!”
方锐走在人群最后,切身参与着这一幕,不禁想起了自己刚刚发下的豪言:
老林,等着看我们的世界冠军!


王耀笑了笑,没有接话。
等到赢下总决赛,我会亲自为你们加冕。
加油,未来的世界冠军们!你们,是我毕生的荣耀。

6月

《高乐高》《战歌》《树下那只梅花鹿》《非真》《融世》《三苦》


“再见,长官。”方锐扯起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军礼敬得歪歪斜斜,手指还在微微颤抖。
林敬言不禁想起来方锐来呼啸报到的那天,少年的微笑明媚得仿佛驱散了所有的阴霾,清亮的嗓音带出一串○○般的笑声。
那是他想要一生收藏的、最珍贵的宝物。
而他不得不和这一切告别。前方不远处,韩文清,以及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张新杰和张佳乐,正在等着他。
“呼啸,必胜!”林敬言没有停步,亦没有回头。他举起右手,稳稳握拳,将最诚挚的祝福也是毕生的祈愿送给了脚下这片土地。
“犯罪组合,必胜!”方锐在他身后回应,嗓音微微嘶哑,却不妨碍他热情的挥洒。
这是他们的荣耀,亦是这片大陆的荣耀。
即使那已成为过去。
他们收拾起过去的辉煌,各自踏上了不同的征程。
最后再道一声,珍重。


少年行至树下,身后是温柔微笑着的青年。
春风和煦,吹动发丝飞扬。
以及他们即将启航的梦想。
少年顽皮地笑着,一笔一划,在凹凸不平的树干上刻画。
冠军属于呼啸!
结尾的惊叹号,深深凿进树皮,带着少年独有的锐气。
世事变迁,他们仍是他们。
方锐,和林敬言。


“别动。”叶修紧紧环住苏沐秋的腰,把脸埋进对方颈窝,“我只是,有点儿想你……让我抱一会儿。”
苏沐秋的嘴角轻轻勾起,伸出双臂反抱住他:“叶修,加油。”
我们要一起,拿一个冠军。
属于我们的。
“叶修,到了,醒醒。”陈果推了推叶修,拉着苏沐橙一起下了计程车。
“果然是梦啊……”站在公墓门口,叶修叹道。
“嗯?”苏沐橙抱着满满一束天堂鸟,偏过头看他。
“没事。”叶修笑笑。
就算是梦,这也是个美梦啊,不是吗?
沐秋,我们又来看你了。
梦里梦外,何处是假,何处是真?


再见,方副队长。叶修背着行李卷儿假惺惺地说。
再见,叶前队长。方锐笑眯眯地挥手。
……你就不能假装很伤感?叶修无奈。
那重来。方锐背过身凹了个造型,叶神我什么时候能娶你呀嘤嘤嘤~
等你得了世界冠军哥就允许你嫁过来。
哟,你也听说这消息了?
废话。叶修点了根烟,深吸一口,可惜哥已经退役了。
方锐心里是真抽了一下,可惜他永远不会承认。


林敬言的信息素是梅花香。
一如他这个人,枝干虬劲,风霜不摧,冰天雪地中兀自傲然盛开。
很容易让人想起他那八年燃烧生命般的拼搏。
七年呼啸,一年霸图。
即使在寒冬退去后凋谢了,身后也自有百花盛放春满园。


7月

《TONIGHT》《红玫瑰》《白玫瑰》《旧梦依稀》《岚》《拂晓》


警校的课程和训练很辛苦,强度比当年的鲛柄游泳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凛从未喊过一声累。
有宗介陪在身边,就什么累都感觉不到了。
在那段飞扬的青春里,幸福其实很简单。
简单得眼中只看得到那个人的身影。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白玫瑰是那遍洒一地的白月光,永远能勾起心尖最细腻的情;红玫瑰则是那避之不及的蚊子血,被遗弃在角落,再难想起。
也许会一直这样下去吧。白玫瑰依然是不敢采撷的梦,而红玫瑰则是不被注意的热诚。


从未捕杀过人类的喰种。
饮尽了喰种之血的人类。
试图守护什么,又亲手葬送了什么。
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静待——
拂晓之时。


直到有一天,那个熟悉的身影跨入店内。
依然是笔挺的西装,与酒吧的光怪陆离格格不入。
方锐一曲终了,林敬言坐在最远的位置上,遥敬一杯酒。
但也仅限于此。
不知过了多少年,旧楼拆迁,Soul酒吧也不复存在。
再后来,方锐在街头偶遇林敬言,两人相视一笑,便匆匆走过。
相逢,不过如此而已。


如果用一个字描述他们五个组建Soul乐队之后的时光,那便是“过”吧。
活过,爱过,疯狂过,见证过……
这把青春年华里舍不得错过的一切,他们似乎都经历过了。
有爱,又恨,有相遇,有怀念……
所以当乐队解散的时候,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了。

8月

《大师傅与小徒弟》《夜色》《all方》《浮释汇》《向时光致敬》


唐昊告诉我方锐两年前受了重伤,大难不死后却做下了病根,数月前辞官回乡。 
他进城时正好撞见方锐从南门离去,大约是去往林敬言的故乡了吧。 
南门……我想起南郊驿道边那座无字的坟茔,不知是否已荒草菁菁? 
不知方锐从道旁策马而过,是否会为这位他不知晓名姓的亡者驻足片刻? 


夺冠的时候方锐有一瞬间的恍惚,望着台下沸腾欢呼的人群,几乎要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仿佛是在不久前,兴欣击败了轮回,赢得了第十赛季的冠军。 
仿佛还是五年前,自己在呼啸出道后与林敬言赢的第一场常规赛。 
又像是更早的时候,和几个哥们儿在网吧拿下了挑战赛第一场的胜利。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过了这么多年。 
等到十五六七八赛季他退役了,可以没有遗憾地说,他得过冠军,为国家赢得过荣耀,在职业生涯一开始就遇到了最佳的搭档。 
他的荣耀之路,无悔。 
世锦赛的奖杯传到他手中,方锐双手紧紧捧住,“吧唧”一口亲在了奖杯上。 
那是承载了他的荣耀与爱的,最高的见证。


他快步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对方。 
林敬言揉了揉方锐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耳边轻声道:“ 方锐,欢迎回来。 ” 
方锐从林敬言怀中抬起头,他的眸子亮亮的,仿佛承载了漫天的星华。 
林敬言曾说愿方锐能带着他的荣耀走下去,殊不知在方锐眼中,能够遇到林敬言,才是他最大的荣耀。 
那是生生世世,解不开的缘。 
第一世为你焚尽了香灰; 
第二世为你化解了浩劫; 
而第三世,方锐,终是寻到了林敬言。 
浮华褪尽,释前缘,汇作今世深情。


暗夜里鼓动的脉搏,散发着血的芳醇。
周泽楷柔软的唇瓣在方锐颈间摩挲,带起后者的阵阵战栗。
方锐双○大张着,面对面坐在周泽楷腿上。这个体位可以让他清晰地感受到身下对方怒张的○望,以及鼻腔里浓烈的、属于周泽楷的气息。
完美的、充斥着○爱气息的氛围。
如果忽略那几乎要破唇而出的獠牙的话。
方锐难○地○○出声,拼命仰起脖子试图离那美丽却危险的生物远一点,然而却是徒劳。
似乎是被人类鲜血所散发的芬芳吸引,周泽楷轻轻○舐方锐颈动脉上覆盖的肌肤,然后果断地一口咬下去。
方锐发出一声闷在喉咙里的呜咽。他清晰地感受到脖子被尖利的獠牙刺破,柔软的唇在颈间吸吮,温柔却足以致命。
甘甜的血液顺着中空的獠牙流入喉管。周泽楷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修长的手指抚上方锐赤○的背脊,像是要将对方融进怀里一般收紧了双臂。


晨晖从车窗照射进来,给他们还温热着的床铺洒上了一层金光。
窗外的二人迎着朝阳,沿着这个寂静的小站缓缓前行。
他们的脚步如此坚定,即使有矛盾,有摩擦,依然并肩前行。
愿他们的爱情可以走得更远。
愿他们的荣耀,亦是如此。


一直以来,我并不能理解那些将征服一座高峰作为荣耀的人的思维。我觉得那太功利,当眼中被浮名积满的时候,将会少留存下许多美丽的风景。
但是此时,我想我明白了唐昊的话。
因为我看到了他们每一个人,作为一个职业选手的坚持。
冠军,正是他们为之拼搏的,世界的巅峰。
荣耀,就是他们的全部,所有的酸甜苦辣、欢笑泪水,尽在其中。


胜负分出的那刻,胜队的粉丝激动地尖叫欢呼。我随着他们起立鼓掌,不为别的,只为表达我的敬意。
为荣耀而战的唐昊与方锐。
比肩向他们的世界之巅前行的唐昊与方锐。
深爱彼此的唐昊与方锐。
向他们的荣耀、以及这段峥嵘岁月中的爱情,致敬。


9月

《木灵》《小姐,玩儿心吗?》


册封那日,庙堂之上,司礼太监曹云金曹公公高声道:“册封于氏为尿嫔,钦此。”
那于氏应声行礼,端地是礼数周全,尽显大家闺秀风范。
于氏闺名一个“谦”字,本是前朝宰相石富宽大人养女,在郭德纲落魄之时下嫁于他,此后不离不弃,生死相随,足可见其深情。
国主郭德纲坐于高台之上,一派庄严,沉声发话:“其他人,随便儿封几个贵妃吧。”


那时正是君子兰开得最好的季节。林敬言笑望着在他的照料下十分精神的君子兰,推开了训练室的窗户。N市清凉柔和的晨风吹来,伴着淡淡的花香。方锐在这怡人的环境里插卡登录训练系统,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君子兰的花语。
高贵,有君子之风。
在他还不丰富的印象里,林敬言正是这样一个人。与他所使用的流氓角色截然相反,他温和、有礼,如同最温润的暖玉,一举一动间是全然的……
高贵。
这个原本用在贵族身上的词,此时安在林敬言身上竟毫无违和,仿佛他天生就具有高贵的血统,虽然没有荣耀的妆点,却是无冕的王者。
就像君子兰这样。


石头是林敬言去爬黄山时捡回来的,被他细细洗净,摆成简单的造型。虽简陋,却有一种灵秀之气。
设计盆栽的人把他的心血灌注其中,让文竹也仿佛有了思维,以及意志。
那是对荣耀的渴念,以及永不气馁的信心。
那是林敬言所带领的队伍,不懈坚持的信条。
那是他们的明天,以及在未来冉冉升起的光辉。

10月(大多为填词)

《time pieces》《后来》《通讯断路》《致二十年后的你》


凛&宗介:浸透了这许多时光
有你和我,以及彼此可靠的肩膀
胜利就在前方等待品尝
给梦想定下个一生之约也并不长

给我你的手
过去的失利通通不再想
给你我的手
未来的胜负我们一起闯


用通讯连通你 密匙别忘记
话语无需吐露自然有我能懂你
电波划破空气是暗含的回忆
这段故事被时光遗忘在风里
用通讯连通你 密匙别忘记
讯号消失难不倒我们间的默契
哪怕不再并肩我依然陪着你
斗转星移不变的是这份爱意
你可曾明晰


后来我歌声里寻不到澎湃
后来你对我不再满怀期待
后来那脚步渐声渐远 物是人不再
挥别了 灵魂的时代


如果生命是不断漂泊的旅程,脚下的这方土地便是停靠休憩的站。
而人总是要在这曲折蜿蜒中前进,而不是选择止步。
“你有什么意愿?俱乐部会尽量满足。”
“我决定,去兴欣。”


“方锐,你喜欢玩儿荣耀吗?”
“喜欢啊。”
愿荣耀与你同在。
从故事的开始,到最终的结局。

11月

《sickness》《火焰与王》《金陵无战事》


方锐向舞台上望去,身材修长的青年坐在钢琴前,脊背挺得笔直,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流畅地舞动,悠扬的旋律悄然环绕整个剧场。
他微微倾身,只留下半边令人浮想联翩的侧脸。
方锐没听出来吴羽策弹奏的是什么曲子,他只记得他当时的神情,那么满怀自信,又饱含着深情。
他沉浸在自己一手缔造的世界中,如同骄傲而强大的武士,宁碎不弯。
一曲终了,身穿燕尾服的青年回身深鞠一躬。转身下台前那淡淡的一瞥,让方锐觉得,自己也一脚深陷入那个世界中,再难逃离。


赤之氏族的成员们情绪高亢地喊叫着,恭迎他们的新王。
如同沐浴在业火中的银发女孩双手虚虚上举,空中爆开炫目的火花,一柄巨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破开夜空,出现在天际。
伏见觉得自己被那光芒灼痛了眼。赤组在为他们的新生欢呼,而伏见却再也寻不到体内赤色力量残余的痕迹。
他的指尖彻底冷了。
而心却意外地灼热起来。青色的力量在筋脉间鼓噪,仿佛要冲破什么枷锁般,带着将一切过往焚烧殆尽的决然。
手中的昴发出铮然声响,为那位彻底消逝的王,送葬。


“我会守住这座城更久,一直守下去,不教敌人有一丝一毫可趁之机。”唐昊直视着方锐的双眼,一字一句认真说道,“你所珍视的金陵,我们背负着的家国使命,以及这三千将士和无数百姓的性命,我会通通守护好,决不让他们受到一点伤害。”
“张狂的言论。”方锐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因为你可是唐昊啊。”
意志不会轻易改变,希望也不会轻易熄灭。星汉灿烂,夜空如此浩大,却湮灭不了渺小的人类。
因为人类还有信念。
金陵无战事的那天,终会来到。

12月

《三国旧韵·遗花》《鼻塞了,通通》


他手拈一朵兰花举至周瑜面前,花瓣透着淡雅的蓝,衬得他手指白皙莹润。

少年光洁的额上还残留着一层细细的薄汗,如墨的乌发被汗粘了几绺在颊侧。一双多情的桃花眼顾盼间流转着笑意,两团粉霞飞上双颊,点染了一对俏皮的酒窝。那唇角轻抿着上挑,好似两瓣单薄的海棠。

少年执花轻笑,细看去,分明是人比花娇。


天佑孙氏。

奈何竟薄孙郎?


以上。
================
截取了一些片段罗列在一起……感觉……进步应该还是有的吧……不过还差的远呢……2015,继续努力!

 
   
评论(3)
热度(8)
cp♥温锦重mistletoe

主食cp如下(防雷用)
不清真,具体产出视脑洞而定

YGO‖海暗(塞法) 城舞 游京 杰京(漫画ver)
全职‖方锐中心 韩叶 策轩 周江 王方 于郑
反逆‖ 37
银魂‖高银高 威兔 青葱
家教‖5927 6927 80S 1001
三国‖瑜策 曹郭
凉宫‖古虚
黑篮‖青火 绿高 黄笠 赤黛
APH‖露中 好船
凶宅‖朋我
盗墓‖瓶邪
滑头鬼‖陆鸩
革神语‖赫神
打魔‖真芦
终炽‖米优 暮深
喰种‖永研
K‖尊猿
霹雳‖最绮最 南北双秀 罗岁罗 红紫 意沐 日月
free‖宗凛
青驱‖雪燐
夏目‖田夏 名的
弹丸‖十苗 狛日 神苗 宗逆
刀剑乱舞‖三日小狐 堀兼 安清安 一期鹤
梦100‖雪大×雪二
ES‖零晃 凛绪 翠千 みか宗 涉北
ichu‖双L 晃星Noah
LL‖果绘
死神‖茶一 白恋白 夜碎 银菊
漫威‖盾冬 锤基
秦时/天九
柯南‖赤安 平新
阴阳师‖茨酒 鬼使骨科 博天
超级战队‖豪快者巴斯克×玛贝拉斯 真剑者金红
凹凸世界‖雷安 雷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