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林方】爱情滋长的彼方

BY 西湖苦茶


*又名《记一次难忘的秋游》【╳



方锐觉得自己姑且也算是个英雄。


心怀长歌,一战慷慨的英雄。


他辅佐兴欣的第二任队长,蝉联了职业联赛冠军;他跟随guo家队四处征战,为guo争得荣光;他转型再封神的战绩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称道,日转星移依旧难以磨灭。


方锐从不在意这些虚名。但是,当在这条荣耀之路上渐行至终点时,总是希望能够留下些什么。


他偷偷拿海无量的帐号卡登录了网游,在一片不明状况的玩家的围观中一路奔到了他最喜欢的那幅地图,让海无量站在一片山清水秀之间。


十余年前,他操纵着刚出新手村的角色在这里砍杀了第一只怪;


十年前,他初入呼啸,与队友们一起在这张地图上完成了绝地反击;


数年荣耀生涯中的无数次,他在这幅地图上一遍一遍地练习着基础动作。


以此为点,向八方延伸。方锐发现,玩儿荣耀的这些年,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游戏世界。


不够,海无量应该更加帅气些才对。这么想着,方锐操纵着海无量,使出了一招千念怒放。


念气在气功师掌间催动,最后四散喷薄而出。


视野中一片飞沙走石,无形的念气咆哮着散发它巨大的威力。


方锐心满意足地按下了截图键。


气功师一个大招收势,方锐调出角色面板,让海无量做出一个右手握拳伸向屏幕的动作。


他松开鼠标,将自己的右拳轻轻贴在屏幕上,与页面上的角色双拳相对。


“一直以来感谢关照了,我的伙伴。”


屏幕上姿态潇洒的气功师衣袂无风自动,意气风发。


不久之后,它将会迎来下一任操作者。


不舍。这几乎是每个职业选手退役前最强烈的感受,壮zhi未酬,不堪回首,花自飘零水自流。*心怀万般不甘,最终败在日益下滑的手速下。虽残酷,也只能混着苦涩尽数饮下。


四年前的林敬言是,如今的他亦是如此。


他们都是一样的。


没有人能够战胜现实。


方锐今年二十八了,在如今的退役选手里,这还不算是很大的年纪。而他本人也十分清楚,几年前兴欣困难的那段时期的超负荷比赛,一定程度上削减了他的职业生涯。


在叶修退役,强敌如云的情况下蝉联冠军,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不悔。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方锐的回答都只有一个。没有拼搏,岂能称作人生?


方锐熟练地退出游戏,拔卡关机。


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明天的记者招待会也由兴欣的公关人员安排妥当。一旦走出了这里,估计回来的机会就不多了。


训练室里几乎不剩什么人,只有叶修还坐在那儿,不知又陪哪个后辈在竞技场切磋。


叶修退役后在国家队担任领队。没有比赛的时候,除了被自家弟弟逮回去处理公司的事,就是三天两头窝在兴欣指点新人,简直要把这儿当做第二个家。


毕竟,这是他一手打造的地方啊。


叶修说过要玩儿一辈子荣耀,而他也真的做到了。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幸运,该离开的,终究会离开。


见方锐要走,叶修三两下结束了战斗,简单指点了几句也退了游戏。


“要走了?”叶修问。


“嗯。”


“对了,”方锐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跟老林最近有联系吗?”


当年的老将早已走了大半。退役的人开始各自新的生活,还未退役的人专注于比赛,渐渐地联络也就少了。算起来,叶修竟是与这些人联系最多的一个。


“老林啊……挺好的,听说投资了战队,还跑去炒股,估计挣了不少,最近正满世界跑着旅游呢。”


“旅游啊……”方锐听了有点儿心动,却遭到了叶修毫不留情的嘴炮:


“诶哟方锐大大,这么大年纪了,旅什么游啊?在家下下棋溜溜鸟,安度晚年算了。”


“滚滚滚,哥还年轻着呢好吗?!”方锐愤愤不平,狠狠拉开门就要走。


“方锐,”叶修在身后叫住他,“祝你好运。”


“……谢谢。”沉默了片刻,方锐回答。叶修也许是他们当中最幸运,也最不幸的一个。幸运的是,他得以和荣耀常伴;而不幸的是,眼睁睁看着当年的对手和伙伴们一个个离开,任是谁心里的滋味也不会好受。


也祝他好运。


当天晚上方锐蹲在宿舍里给林敬言打了个电话。刚一接通,方锐还什么都没说,林敬言就说:“后天上午十点,杭州东站,不见不散。”


方锐愣了半晌,心想不愧是老搭档,不用猜就知道他想什么。


两人又闲扯了些近况。林敬言这两年没事儿就到处乱跑,往那深山老林里一钻就是好几个月。方锐心说怪不得前一段都联系不到他。


大件的东西直接打包运回了家。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方锐拎着随身的行李,跟兴欣众人道了别就直奔车站。刚一进大厅,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林敬言上身穿了件格子衬衫,下身一条休闲裤,看着跟二十来岁的小青年似的,一点儿也不像三十好几的人。


刚一拿到车票,方锐就乐了,“老林你一南京土著,这算哪门子旅游?衣锦还乡还差不多。”


林敬言从他手里接过行李箱,微微笑弯了眉眼,“南京多好,古都,景美,是个散心的好去处。”


也许是去过太多地方,经历了各种事情,林敬言比他们上次见面时更显沉稳,皮肤也晒黑了些。


但是方锐感觉的到,他望向自己的眼神还同从前一样,是满满的包容与温柔。


两人坐上高铁,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南京。方锐一路跟着林敬言走,却发现他们坐上了去栖霞山的公交车。


“栖霞山的红叶正是季节,值得一看。”感应到方锐疑惑的视线,林敬言解释道。


栖霞山的枫叶很红,他们来的正是时节。进了景区,一路拾级而上,路边的枫叶层层叠叠压下来,仿佛触手可及。


方锐忍不住伸手去够那叶子。


身后忽然响起“咔擦”一声。


方锐回头一看,只见林敬言举着个傻瓜相机,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嘴角掩不住的笑意。


方锐也跟着笑起来:“亏你还是年收入七位数的人。被粉丝知道林敬言大大买这么个古董相机,丢不丢人。”


“别小瞧它,这相机可是很有纪念意义的。”林敬言晃了晃手里少说有十几年历史的奥林巴斯,表情带着几分骄傲。


“可现在哪儿还有洗胶卷的啊……”方锐仍表示难以理解。


“没事,我自己也会洗。”林敬言把相机挂在脖子上,“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


栖霞山的美景不胜枚举。这处的如火枫叶,转到那处看去又是另一番景致。也许是常年沉浸在枯燥的练习中,一旦挣脱出来,方锐感觉像是卸下了枷锁,身心都变得轻松起来,一路跑跑跳跳,什么新奇的东西都能引起他的关注。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林敬言跟在后面慢慢地走,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但他喜欢看着这样的方锐。他们把青春的岁月都献给了荣耀,他真切地希望,方锐在这年轻的尾巴上,仍能保有孩子般的纯真。


“老林,我们来合影!”方锐远远地朝林敬言喊道。


林敬言略带错愕地一愣,随即了然微笑。他拜托了一位过路的游客帮他们照相,在费了半天劲教会对方使用这种相机后,便走过去,站到了方锐身边。


方锐亲昵地搭住林敬言的肩膀,比出一个卖萌的手势。他的脸上笑容灿烂,映照着漫山红叶,像是一簇温暖的火苗,不热烈,却暖人心扉。


是林敬言所熟悉的、一直以来陪伴在他身边的笑颜。


他们都不曾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两人早已比肩。


搭档的那四年,他们照过无数张合影。


无论是记者招待会上层层叠叠的长枪短炮,还是各种大小聚会后的合影留念,或是日常训练结束后用手机玩笑的自拍……这样的过往太多太多,多得几乎消融在记忆深处。


但是,都没有此时面对这镜头,令人感触良多。


也许有了年头的东西,本来就容易唤起人们怀旧的情愫。


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有了那么多回忆。


方锐换了好几个姿势,连拍了十几张才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手。跟那位热心的游客道谢后,两人继续向山上走去。


“老林你记不记得,咱们第一次合影时候的事儿?”方锐双眼亮晶晶的,一瞬不瞬地望着林敬言。


“当然记得。”林敬言望着远方的山色,陷入了回忆,“那时候你跟个小孩儿似的,赢了比赛非要拉着我合影。”


“烧包。”林敬言用食指点了点方锐的脑门,笑着下了结论。


他的南京话说得地道,笑意中带着嗔怪,听得方锐心里像被羽毛轻拂,痒痒的。


方锐身为一个成日窝在电脑前的宅男,比不得林敬言这几年天南海北东奔西跑,体力自然也差了一截,行至山路陡峭处时,就慢慢落在了林敬言后面。


他一条腿蹬在石阶上掐着腰喘了两口气,正想感叹一句岁月不饶人,一抬头,就看见林敬言站在高处回过身来,笑着向他伸出手。


“锐锐,来。”


方锐听得老脸一红,抿着唇抓住了林敬言的手,借力登上了山顶。


恍惚间,他们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总是温柔微笑着的林队长和爱闹腾的熊孩子方锐,那时候,林敬言也是这么叫他的。


万顷枫林正在脚下,它们在这深秋兀自火红地浸染着苍翠的天。


一年一年,不曾改变。


四季轮转,岁月变迁,这份情亦不曾改变。


彼方,有爱情在潜滋暗长。


-END-


—————————————————


*出自郭嘉的百科词条,大概是六年前那个版本,作者未知。随手写上之后查了一下才想起出处,如有不妥请告知……


附:


【林方/填词】爱情滋长的彼方


词:西湖苦茶

曲:《越难越爱》


夕阳下映出角色萧瑟的轮廓 孤影烁

今朝惜迟暮的英雄 难解心惑

荣耀凋零尽褪后有情萌生在 边缘的角落

相伴四载夙缘深种 再难挣脱

艰难也不过半数封锁

无数挫折 携手走过

即使分隔 也不减分毫的连络


此间荣辱同在 彼方悄然盛开

怀长歌一战慷慨

纵然步伐终归被阻碍

亦不悔必胜的气概

此间纠葛错爱 彼方须臾不再

剖白一切的豪迈

现实被梦想照进 心中的澎湃

言难尽忽而惊觉悲哀

相顾却又增添几多无奈

过往难放开


最壮烈不过英雄孤身迎战的 血染的萧索

魂与魄交缠着相握 是我与你战意难挫

交付了背后相互依著

是胜是败 不必多说

即使破灭 也啜饮无悔的结果


此间荣辱同在 彼方悄然盛开

怀长歌一战慷慨

纵然步伐终归被阻碍

亦不悔必胜的气概

此间纠葛错爱 彼方须臾不再

剖白一切的豪迈

现实被梦想照进 心中的澎湃

难言尽的悲哀 相顾无奈

又错过多少对白


彼方有爱 或是无言相爱

怀长歌一战慷慨

纵然步伐终归被阻碍

亦不悔必胜的气概

此间纠葛错爱 彼方须臾不再

剖白一切的豪迈

现实被梦想照进 心中的澎湃

难湮你的姿态

重叠的手 这份爱难取代


——————以下废话不用理——————


我果然算不上是一个长情的人呢……(笑)


一年零三个月前接触了全职,一年前一脚踏进了林方。算起来,我的好多个第一次都交待在这对cp上了。第一次写肉,第一次参本……真的是非常有纪念意义……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高三这一年他们带给我的快乐与慰藉。坐在教室里刷着枯燥的文综题,只要想起那两个名字——方锐和林敬言,默默地在心里回味一番,就觉得世界仿佛都明朗了起来。


连载到决赛部分的时候正好是我二模前后。记起那时每天刷卷子到快一点,正好赶上当天的更新,然后鸡血地再刷一张。没有流量就借基友的手机看……【她就这么被我掰成了全职粉 ( * 艸‘) 


清楚记得一路追下来看到的每一个关于两人的瞬间。半年前我曾写过一封给两年后的自己的信,我在信中问自己,两年后的那时,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爱着他们。我想我的回答是:会的,因为他们永远是我所珍视的、在乎的人啊。


爱情滋长的彼方,我所守望的此间。


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是方锐和林敬言。


我永远爱的方锐,和林敬言。


以上。


(非常感谢耐心看完这些*^_^*)


*填词太烂了没脸艾特我师父……_(:з」∠)_

 
   
评论(4)
热度(72)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