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凶宅/朋我】镇魂歌 上

BY 西湖苦茶


*取材自真实事件

*江烁第一人称视角,伪原著风

*在一切还未正式开始之前,或许是感情萌生之时……



我要讲述一段特别的故事。

在听我说了这么多关于凶宅的故事后,想必你已经见怪不怪了。但这次的故事,与以往相比又有很大不同。

年初的时候,袁阵为我们带来了新的消息:N市有一套九十年代的单元房要出售,价格便宜得几乎难以想象,问我们有没有兴趣。

听到这儿我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问这宅子怎么闹鬼。

“这个……”他似乎有些吞吞吐吐,“你听说过N大碎尸案吗?”

说到这个N大碎尸案,我当然不可能不知道。那是发生在上个世纪末的事儿。名牌大学的新生,几乎没有什么社交活动,却无故失踪,九天后在垃圾桶内被人发现。据说被发现的时候死者被切成了上千块并煮熟,早已面目全非。这个案子在当时并不广为人知,直到十余年后被人在论坛上提起,才引发了广泛关注。

“那件事发生后不久,这栋楼就经常发生怪事。据说这间宅子周围的住户,从那之后经常会听到凄厉的哭声和男人的怪笑声,久而久之,这栋楼就几乎空了。”袁阵尽责地为我阐述着情况,“这里现在是归一家事业单位管理,他们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只好低价出售这间房子。”

听起来似乎有利可图。那套房子虽然老旧,但是位于市中心地带,不管出租还是转手都有很高的利润。但这种事我还是要先问问秦一恒的意见才敢应承。

于是我马上联系了秦一恒。他似乎已经听袁阵说了这单生意,一接到我电话就表示可以试试。

我们离N市不远,简单收拾收拾行李,当天就坐上了火车。

大约因为刚过完年人们都喜气洋洋的,连带我们俩心情也不错。N市也算个挺有名的旅游城市,我就跟秦一恒商量着把这单生意解决之后好好玩儿上两天。

秦一恒冲我笑了一下,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微笑着一脸老神在在地闭目养神去了。

要搁平时,这家伙估计不会理我这无意义的废话。今儿这反应太不寻常,让我一时反而摸不清他在想什么。

下了火车,我们打车直奔目的地。N市的的哥太不地道,连计价器都不打,还好我嘴皮子过人,砍了几句价,才避免了被宰的命运。

那间宅子位于离N大不远的一片居民区,看起来十分老旧,但因为地处市中心,加上靠近名校,租金简直快到了天价。这么好的地方的房子却空闲着,想必那负责单位也挺心疼的。

到了地方,我们没忙着直接去看房子,而是在附近转了转,想先打听打听情况。

小区看着挺干净,绿化也做得不错。我们绕着这一片楼转了半圈,看到一个老大爷提着菜迎面走过来,便凑上去想搭个话。

“大爷,”我笑着迎上去,“这一片最近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儿么?”

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大爷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呆了呆,看了秦一恒一眼,发现他也是一脸疑惑。按理说老人应该都比较喜欢八卦,这老大爷看起来像是个退休老教授,也不像是会做出这么失礼的行为的人啊。

没办法,我们只好 换了更委婉的语气又问了几个人。可奇怪的是,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大家的反应都跟第一个老大爷一模一样。

看来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问秦一恒接下来怎么办,他微蹙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说要先去宅子看看情况。

我给中介打了个电话,没过一会儿人就到了。中介的人领着我们上了楼,来到那间凶宅门前。

直到现在,我们对这宅子凶险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也许是心理作用,开门的时候,我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中介人拉开门,做手势请我们先进去。我抬脚正要走,却被秦一恒挡在了面前。

“我们都不能进去。”秦一恒回头,目光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这间宅子,活人是不能进的。”

-TBC-

   
评论(4)
热度(11)
cp♥温锦重mistletoe

主食cp如下(防雷用)
不清真,具体产出视脑洞而定

YGO‖海暗(塞法) 城舞 游京 杰京(漫画ver)
全职‖方锐中心 韩叶 策轩 周江 王方 于郑
反逆‖ 37
银魂‖高银高 威兔 青葱
家教‖5927 6927 80S 1001
三国‖瑜策 曹郭
凉宫‖古虚
黑篮‖青火 绿高 黄笠 赤黛
APH‖露中 好船
凶宅‖朋我
盗墓‖瓶邪
滑头鬼‖陆鸩
革神语‖赫神
打魔‖真芦
终炽‖米优 暮深
喰种‖永研
K‖尊猿
霹雳‖最绮最 南北双秀 罗岁罗 红紫 意沐 日月
free‖宗凛
青驱‖雪燐
夏目‖田夏 名的
弹丸‖十苗 狛日 神苗 宗逆
刀剑乱舞‖三日小狐 堀兼 安清安 一期鹤
梦100‖雪大×雪二
ES‖零晃 凛绪 翠千 みか宗 涉北
ichu‖双L 晃星Noah
LL‖果绘
死神‖茶一 白恋白 夜碎 银菊
漫威‖盾冬 锤基
秦时/天九
柯南‖赤安 平新
阴阳师‖茨酒 鬼使骨科 博天
超级战队‖豪快者巴斯克×玛贝拉斯 真剑者金红
凹凸世界‖雷安 雷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