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周叶】岚


BY 西湖苦茶


*与《红玫瑰》同一背景下的周叶(only)线,乐队paro。

@帅气草莓 姑娘的点文,拖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

*写完发现——清晨了呢……_(:з」∠)_




是雾吗?如此渺远,如此空寂。

是岚。



周泽楷总是不经意间,回想起记忆深处的一幅图景。

他顶着冬日细密的雨丝走在温哥华的街头,不期然遇见了一个弹着吉他的中国青年。

那个青年站在行道边的枫树下演奏,口中哼唱着一首他没听过的民谣。

他的眉目似乎氤氲在了雨雾中,让人看不真切,只能听到略带空灵的歌声。

青年的站姿随意,神态却极为专注。悠扬的曲调被他低沉磁性的嗓音轻轻唱出,等周泽楷回过神来,已经站在那里听了好一会儿了。

青年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快地弹拨出熟悉的音调,再开口时,竟是乡音。在这异国他乡听到来自家乡的语言,饶是周泽楷也不由得心绪激荡起来。

一曲终了,青年身上的呢子外套几乎全湿了,他却浑不在意,只带了笑望着周泽楷:“你来这里留学吗,还是在这里居住?”

“……旅游。”

“是吗……”青年微微垂头,望着怀中的吉他,“温哥华是个美丽的地方,不是吗?”

周泽楷点头。

“能遇上个陪我说几句汉语的人真好。”青年向他伸出手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周泽楷。”

“认识你很高兴。”青年握住他的手微笑,“我叫叶修。”



认识叶修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那是大四寒假期间的一次旅行,没有什么目的地途径一座优美的城市,邂逅了一个不能为之忘怀的人。

周泽楷起了个大早,在寒风中步行到邮局,将一张印着如绸缎般的碧海蓝天的明信片投入邮筒。

分别时叶修问了周泽楷的地址,在那场没头没尾的旅行结束后不久,一张印着一大片金黄的枫林的明信片就被寄到了周泽楷手中。

明信片的背面,略显张扬的笔画写着四个字——

一叶之秋。



大学毕业后周泽楷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自家公司工作,没干多久已经能把大小事务处理的妥妥贴贴。正当所有人都认为周泽楷会在父辈为他安排好的道路上走下去时,他却突然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封信。

“想去闯闯。”周泽楷在信中言简意赅地说道。

父亲看过信后,只是打电话确认了他的安全,便没有再说什么。

周泽楷离开家时,只带走了几件换洗衣服,以及厚厚一沓明信片。

狭长的帆船在邮票上摇晃,下方盖着红色的邮戳:

Lest We Forget



方锐和唐昊打算组建Soul的时候,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加入了。

“给自己一个活着的理由。”方锐特别装逼特别抽风地说。

唐昊和孙翔不约而同地表达了对他的鄙视,吴羽策干脆鸟都不鸟他,特别高冷地灌了一口纯净水。

周泽楷却挺赞同他说的。

人活一世,需要一个理由,也需要一个活过的见证。

心绪不由自主飘到了那一沓明信片上。

这便是他……活过的见证吧。



如果用一个字描述他们五个组建Soul乐队之后的时光,那便是“过”吧。

活过,爱过,疯狂过,见证过……

这把青春年华里舍不得错过的一切,他们似乎都经历过了。

有爱,又恨,有相遇,有怀念……

所以当乐队解散的时候,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了。

方锐出了国,去了叶修所在的那片天地。其他人也各自有着梦想,并为此选择了分别。

那时的叶修,是否也是为了追逐梦想,而选择了背井离乡?

周泽楷还记得,叶修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用汉语唱出的民谣……很好听。



“你认识叶修吗?”五年后的一天,当曾经Soul成员中的四人重新相聚在当年他们演出的酒吧时,方锐对周泽楷问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彼时他们已不再是当年的他们。方锐成为了北美天王级乐队X2的成员,而周泽楷则被星探发掘,成了国内红极一时的明星。

周泽楷愣了半秒才点头,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很温柔。”

“噗哈哈哈——”方锐大笑,“你被他的表象骗了,那家伙猥琐着呢!不仅装流浪汉在路边弹吉他骗无知青年跟他组乐队,还欲擒故纵寄明信片调戏纯情小男生……”

前一个估计指的是方锐自己,后一句……

周泽楷听完,脸红得像火烧云。



唐昊重建Soul乐队后写出的第一首歌,《Soul Style》邀请了X2乐队共同演唱。

X2乐队飞到中国的那天,周泽楷跟着工作人员去机场接机。

方锐走在最前面,他身后的乐队成员,有干练的短发美女,还有长的很像小流氓的长发青年。

一个熟悉的人影走在最后,不紧不慢地来到周泽楷面前。

“这是我们的主唱兼队长。”方锐在一旁故作正经地介绍道。

“小周,”叶修微笑,“我们又见面了。”

-END-

 
   
评论(9)
热度(46)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