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林方】白玫瑰


BY 西湖苦茶

*与《红玫瑰》同一背景下的林方(only)线,乐队paro。

*心塞的时候憋出来的糟心玩意儿,OOC一定有,慎入。



方锐在酒吧混了这么多年,见过无数种人,但从未见过像林敬言这样的。

孙翔说,那个男的,来酒吧还穿正装,简直有病。

方锐知道,这是林老师特色,只此一家,再无分号。

别人来酒吧都是喝酒放松,怎么随意怎么来,只有他像是来听论文答辩,让自己站在台上也不由得升起一种糟了这科要挂的危机感。

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卸下了平日粉饰自己的外壳,暴露了最真实的欲望。

只有他——

依然戴着假面,仿佛那就是真颜。

唐昊爱唱的那首歌有个粤语版本,“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

唐昊经常一个人蛋疼地哼,方锐就坐一边蛋疼地听。那歌词,让他想起了大学时期,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林老师……”方锐一脸便秘,“我真的喝不下了……”

“喝不下就别喝了。”林敬言微笑,“可以跟我讲讲吗?你们的‘Soul’。”

这话一出口,方锐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方才面对昔日老师的局促感一扫而空,拉开一副仿佛能侃个三天三夜的架势说个没完。什么小糖糕吴女士二翔泽楷大大,事无巨细。

话题的主角们就坐在离他们不远那一桌,听到自己的外号,时不时回头瞪方锐一眼。

方锐喝高了,舌头都开始打结:“林老师……”

“都毕业了,还叫我老师呢?”

“老、老林……”方锐心虚地别过脸,“我……我喜欢你。”

林敬言仍是微笑:“我知道。”

他将头靠近方锐耳侧,轻轻吐气:“从你大一那年我就知道了。”

方锐觉得抓挠不着。林敬言太渺远,即使亲耳听到了这样的话,依然令人没有实感。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只有几个月。每次zuo ai,方锐都主动得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那是粗暴而直白的欲望。方锐是在燃烧他青春的尾巴仅剩的最后一点能量,他不知道这一切能否传达给林敬言,然而在将双臂环上那光裸的结实脊背,承受着他有些粗暴的冲撞时,他感受到了,他的体温,那是火热的。

终于触碰到了,最真实的他。

不是那个斯文谦和的大学教授,而是林敬言,只是林敬言。是沉浸在爱的潮水中,为了最原始的欲望而疯狂的,真实的人。

Soul解散后方锐决定出国。他把这个消息通知了林敬言,同时提出了分手。

林敬言仍然在大学教书,朝每一个他教的学生温柔地微笑。

方锐去了美国的大学却没读到毕业,他加入了叶修组建的X2乐队,一路打拼成为北美的天王级乐队。

五年后,方锐回国,他把当初那家酒吧买下来,自己当上了老板。

酒吧重新装修,旧的牌子被换下来,挂上了新的招牌——

Soul。

即使早就不再是乐队的键盘手,方锐依然坚持每天演奏。他坐在酒吧一角的钢琴前,弹奏着一首又一首悠扬的曲子。

与他弹电子琴时的风格完全不同,却无丝毫违和。

慕名而来的客人越来越多,而方锐要等的却未曾出现。

直到有一天,那个熟悉的身影跨入店内。

依然是笔挺的西装,与酒吧的光怪陆离格格不入。

方锐一曲终了,林敬言坐在最远的位置上,遥敬一杯酒。

但也仅限于此。

不知过了多少年,旧楼拆迁,Soul酒吧也不复存在。

再后来,方锐在街头偶遇林敬言,两人相视一笑,便匆匆走过。

相逢,不过如此而已。

-END-

 
   
评论(27)
热度(32)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