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宗凛】TONIGHT


-致无疾而终的梦想,以及照亮心途的希望。

BY 西湖苦茶

“凛,宵夜买回来了。”宗介打开车门,白色的购物袋被递到凛的面前。

“啊啊,谢了。”凛懒洋洋地接过,打开,里面是两罐黑咖啡和两袋面包。

这就是他们今晚用来填饱肚子的东西,吃完还要继续工作。三天前他们接到了监视某个重大嫌疑犯的任务,到现在已经数小时没合眼了。

“累吗?”宗介先吃完,看凛还在有一口没一口地嚼着,显得很疲惫的样子,便伸手帮他轻轻按压后颈。

“嗯,好累。”凛放松地靠在靠背上,半眯着眼享受宗介贴心的服务。

“你啊……”宗介宠溺地笑笑,手指从凛的颈部移到后脑,向自己方向压过来,轻轻吻了上去。

凛只是稍愣了愣,随即将双臂环在宗介脖颈间,加深了这个吻。

第一次接吻,是在重逢那天午休的天台。

chun舌轻轻相触,才发现竟已思念了对方数年。

第二次接wen,是在三年级告别式后的聚会。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他们躲在酒馆的厕所里激烈地拥吻,身xia已然坚硬的部位互相摩擦着。

凛听见似鸟在外面喊他们,很担心的样子。
但是不想去理,也顾不上理会。

在那个还有青春留存的岁月中,忍不住想做一些疯狂的事。

那次他们做到了最后。在狭小的隔间里两人都大汗淋漓,凛死死抓着宗介的肩膀,一边承受着对方凶猛的撞击,一边拼命忍着口中快要溢出的shen yin。

宗介最后直接she进了凛身体里,凛也在同时达到了高chao。

不去顾念其他,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简直想溺死在这杀人一般的xing爱里,不去考虑残酷的现实。

然而现实却不得不去考虑。直到高中毕业,凛也没能实现入选国家队的理想。他以优异的成绩进了警校,却在上课第一天就收到了惊吓。

“哟。”宗介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很随意地打了声招呼。

“你你你……你怎么也在?”凛被突然出现的熟悉面孔吓了一跳。

“我也考上这所学校了啊,我们正巧分在了一个班嘛。”宗介一脸不在乎地回答。

凛有点生气。明明他们几乎一个暑假都混在一起,这家伙居然一个字都没跟他提过。

然而直到后来,凛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不管你最终的选择是什么,我都会追随你的脚步。凛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某次事后,宗介撩开凛被汗湿的额发,一脸认真地说。

这简直就是蓄意。

也是……令人无法拒绝的深情。

他们两个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一有空就待在一起。

警校的课程和训练很辛苦,强度比当年的鲛柄游泳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凛从未喊过一声累。

有宗介陪在身边,就什么累都感觉不到了。

在那段飞扬的青春里,幸福其实很简单。

简单得眼中只看得到那个人的身影。

大二的那个暑假,宗介神神秘秘说要带凛去一个地方,凛下了车却发现是市立游泳池。

“很久没有游过了,来放松一下吧。”宗介笑道。

那天他们玩得很疯。两人混在一堆孩子中间互相泼水,甚至还在人都走光了之后来了一场一百米自由泳的对决。

卸去了游泳的竞技意义,凛忽然有点理解遥的感受了。

纯粹的、只为享受水而游,竟是如此的轻松。

那一段,为了竞泳而拼搏的岁月,竟成了角落里堆满灰尘的相片,再难被想起。

工作后他们被分到一个警局,两人的关系也愈加稳定。

遥和真琴他们也都有了工作。令人唏嘘的是,当年一同在赛道上拼搏的他们,竟然无一人选择把游泳作为事业。

人总是要学得现实一点儿,毕竟不是所有理想都能实现。

理想是水中月,镜中花,看似明艳,却是永远也触摸不到的幻影。

而现在,他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了身边的这个人,这就足够了。

长长的一吻结束,凛微微喘着气,侧头擦掉嘴角的银丝。

而宗介却将他的头扳回来。

“凛,别怕。”宗介的双眼直直望进凛的眸子,一脸的认真,“失去了过去,我们还有当下,以及只属于你和我的明天。”

这话语太美好,让凛一时忘记了,他们正过着在枪林弹雨中讨生活的日子,哪里还有所谓的明天。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就算此时枪口正对着他们,也要紧紧抓住这个人,为他挡住那些子弹。

在乎的,想留住的,只有这个人而已。

宗介……

-END-

 
   
评论(10)
热度(63)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