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林方/哨兵向导】战歌


BY 西湖苦茶

*荣耀大陆设定,哨bing向导AU,向导林敬言×哨bing方锐,啊18,打♂ye♂zhan。【刚刚果然被屏蔽了......
*这是一个,向导推哨bing的故事,看出方林绝对是错觉……OOC有,各种不科学私设有,慎入!
*二百粉点文, @鱈魚茶 姑娘点的林方,祝食用愉快!


你道分别,是处处避不及的苦;
我说相守,是世世求不得的福。
┄┄┄┄┄┄┄┄┄┄┄┄┄┄┄┄┄┄┄┄┄┄┄┄┄┄┄

风声。
四周都是隆隆的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
直升机螺旋桨划破气浪,机械摩擦的轰鸣声重重碾过耳膜。
军靴踏在飞机跑道上,带起一片小小的尘埃。
四年前呼啸军tuan凯旋而归,国都人民争相迎接;而现在林敬言将要离开这里,来送行的却只有方锐一人。
这片国土,不再需要他来守护;这幅战旗,也不再为他而飘扬。
林敬言停下脚步,方锐也跟着停下。
他看到方锐的目光不住地偷瞄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就送到这里吧,”林敬言微笑着摸摸方锐的头,“我在这里等老韩出来,明天迎接新指挥官的欢迎会不是还有很多事要忙吗?快回去吧。”
方锐沉默着摇头,带着点小孩儿似的倔强。他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盯着林敬言瞧,像是要把对方的影像深深刻进脑海里。
他们站在指挥塔下,天上有战机不时掠过,塔内不断向四面八方发射着信号指令。离了他们倚仗七年的指挥官,一切依然照常运转着,井井有条。
感受到方锐身上散发出的情绪,林敬言伸出手,想摸摸对方的头安慰他,却被一股大力狠狠撞在了墙上。
脑后有个柔软的东西垫着,倒没让他受伤。方锐的手顺势滑下来圈住林敬言的脖子,另一只手也紧紧攀上来。他将头深深埋进林敬言的颈窝,拼命缩起肩膀。
林敬言感觉到怀中的人在拼命忍耐着颤抖,他环抱住方锐,轻轻抚摸他的脊背,试图用自己向导的能力安抚他的哨兵的情绪。然而没等他来得及反应,双chun就被一个柔软的事物紧紧覆住了。
方锐拼命吸shun着林敬言的唇,舌尖探入对方口中索求着。下一秒一阵天旋地转,二人位置立时颠倒。
林敬言加深了这个亲wen。方锐紧贴着他的唇出声,通过口腔仿佛穿透了他的耳膜:“来zuo吧。”
“在这里?”林敬言惊愕。
方锐没有再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他。他将腿挤进林敬言双tui间,有些急qie地磨ceng着。
哨bing过人的听力让方锐能够听清附近的任何风吹草动。他知道指挥塔里有两对正在执勤的哨bing向导,而不远处的直升机内,也有两个未jie合的哨bing与向导。他们在这里搞出任何动静,那两边肯定都会觉察。
然而,不想去顾忌。他只想留住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刻,在那个命运未卜的未来。
在方锐的挑dou下,林敬言很快ying了起来。他极尽温柔地帮方锐做前xi,然而方锐却不要他的温柔,他利索地解了林敬言的皮带,又去解自己的。
“快点……进lai。”方锐俯在林敬言耳边说。两人都只解开了裤子,方锐就迫不及待地欺身上前,xue口抵住林敬言的ying挺,缓缓地坐下去。
“……呜!”大约是太久没zuo的缘故——呼啸战事吃紧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方锐忍不住发出了shen吟。而此时他所承受的痛苦远不及此,一个只有哨bing们才会遭遇的巨大灾难突然侵袭了他。
过载。
方锐痛苦地皱紧了眉头。五感失控带来的过载是任何一个哨兵都难以忍受的,轻微的声响在他耳中都如闷雷一般,痛感被无限放大,刺激着他的每一寸神经。
“疼吗,锐锐?”林敬言在方锐耳边轻声问,得到的回答只有对方拼命的摇头,像是在逃避什么一般的否认。
林敬言叹口气,将右手轻轻遮在方锐眼前:“别去看,别去听,一切都交给我。”
方锐乖乖闭上眼。一丝清凉的气息从额前蔓延到四肢百骸,之前一直折磨着他的信息过载果然减轻了很多。林敬言将他的五感调至最低,他现在看不见也听不见。
但是安心。
没有了被放大百倍的轰鸣,但却仿佛能听到林敬言拂过耳畔的鼻息。痛感被降至最低,kuai感却被无限放大。
林敬言一直维持着最初的姿势,直到方锐逐渐适应了才敢有所动作。他尽可能轻柔地zhuang击着对方,生怕伤了他家小孩一丝一毫。
方锐的五感逐渐被调回正常的水平。仿佛现实在不断提醒着他,分离是现实,耳边即将接林敬言离开的直升机的轰鸣声也是现实。
他用一条tui环shang林敬言的腰,“快一点。”
林敬言依言加快了速度。
然而他们却依然无法打破这现实。
方锐放开了呻yin着,如同感情的宣泄。
他伸出手,细细描摹林敬言脸部的轮廓。
“我连自己的向导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自称呼啸第一哨bing。”
“老林,让我来保护你。”
虽然,他们都已遍体鳞伤。
最后他们同时达到了高chao。情绪共享的连结让他们感受到了双倍的欢yu。
林敬言从方锐体nei退出来,看着方锐裤子上点点暗红,心疼得不行。方锐倒是浑不在意,反正哨bing的恢复能力强悍,这点小伤不在话下。
靠在墙角短暂休息后,林敬言说要送方锐回去。
方锐眼尖,一眼瞅见从总指挥部方向远远走来的韩文清,一口回绝了就要推林敬言赶紧上路。
林敬言也看到了那个模糊的身影。他无奈地笑着站起,伸手要去扶方锐,却被对方推开,自己站了起来。
“再见,长官。”方锐扯起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军礼敬得歪歪斜斜,手指还在微微颤抖。
林敬言不禁想起来方锐来呼啸报到的那天,少年的微笑明媚得仿佛驱散了所有的阴霾,清亮的嗓音带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那是他想要一生收藏的、最珍贵的宝物。
而他不得不和这一切告别。前方不远处,韩文清,以及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张新杰和张佳乐,正在等着他。
“呼啸,必胜!”林敬言没有停步,亦没有回头。他举起右手,稳稳握拳,将最诚挚的祝福也是毕生的祈愿送给了脚下这片土地。
“犯zui组合,必胜!”方锐在他身后回应,嗓音微微嘶哑,却不妨碍他热情的挥洒。
这是他们的荣耀,亦是这片大陆的荣耀。
即使那已成为过去。
他们收拾起过去的辉煌,各自踏上了不同的征程。
最后再道一声,珍重。

-END-
———————————————————
我要把新课标Ⅰ文数虐我的全部报复到本命们身上,放学我就走了,请不要来找我谈人生……
《战歌》在我脑洞里是一个规模很宏大的世界观架构,预定的cp有韩叶(哨bing×哨bing)、林方(向导×哨bing)、安张/张安(向导×向导)【没有一对正常的,真的不是来哨向圈砸场子的么……】,不过因为文力不足没有生出来……在不久的未来,也许……大概……

 
   
评论(19)
热度(72)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