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林方】饭后点心[R18]


  BY 西湖苦茶 
 
  *疑似方锐大大脑残粉的林敬言大大出没,中间画风突变,OOC有。 
  *第十赛季决赛赛后,兴欣胜设定。 
  *厨房play,R18有。 
 *手动河蟹重发。非常时期,低调吃肉。 
   
  荣耀第十赛季决赛结束,兴欣以强悍的姿态获得了冠军。 
  一战封神的方锐,在赛后接到了恋人的邀请。 
  “给新诞生的冠军大大接风。”林敬言在电话里笑道。 
  两人上回见面还是林敬言宣布退役的那场比赛。所以一接到电话,再加上老林亲自下厨的美食诱惑,夏休期开始第二天,方锐就在叶修和魏琛的嘲讽声中,踏上了飞往Q市的飞机。 
  自从转会到霸图后,林敬言就在Q市定居了。身为一线大神,几百万的年薪妥妥的,足够他买座不错的别墅。 
  退役后,他拒绝了霸图俱乐部的留任邀请,一个人住在他那海边小别墅里,每天打打荣耀钓钓鱼,日子过得挺滋润。 
  方锐敲门时,林敬言正在做饭。餐桌上丰富的菜色令人食指大动,方锐不禁感叹老林就是贤惠。 
  “老林,这场比赛你已经重播十几遍了,不腻吗?”餐桌前,方锐端着碗对着电视,一脸无奈地吐槽。 
  “呵呵,因为方锐大大的表现太精彩了啊。”林敬言按动遥控器,把录像倒回了决赛第二场的团队赛中,方锐一挑二的部分。 
  超大的液晶屏幕上,海无量一道气刃轰向笑歌自若,那姿势相当的大义凛然。 
  “别这么说,我会害羞的~”方锐单手做可爱状捂脸,端着碗的那只手却是朝对面递了过去,“再来一碗,老林你煲的汤真好喝。” 
  林敬言给他盛了满满一碗递回去,微笑:“好喝就多喝点。” 
  屏幕上,画面已经切换到了擂台赛,体力见底的海无量一招螺旋念气杀发起强攻,一波攻击带走了一叶之秋过半的血量。 
  这哪里是比赛录像,简直是方锐大大酷炫镜头集锦…… 
  方锐面对占满整个屏幕的海无量,默默地再灌下一口汤。 
  “退役之后有什么打算?”已经吃得八九分饱的方锐和林敬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退役这个话题已经不再是两人之间不敢提及的心病,此时很随意地就聊了起来。 
  “还没想好。”林敬言往方锐碗里夹了块醋鱼,道:“大概是做点金融方面的投资,或是投资战队吧。” 
  “霸图?” 
  “不,呼啸。” 
  方锐沉默了。 
  林敬言其实是一个很恋旧的人。刚刚进门在玄关,方锐就看到了五年前两人的照片。他们都穿着呼啸的队服,还是个少年的方锐单手勾着林敬言的脖子,两人都笑得一脸灿烂。 
  那是在第五赛季,作为新人的方锐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出场。第一场常规赛中,他的鬼迷神疑和林敬言的唐三打打出完美配合,呼啸以10:0的光辉成绩完胜对手。 
  “来嘛队长笑一个~”刚下赛场,还在选手准备室里,方锐就已经乐得找不着北,拉着林敬言非要跟他合影留念。 
  “唉,真拿你没办法,至于高兴成这样么?”林敬言无奈地笑着看向方锐,却十分配合地摆了个姿势等着他拍。 
  那张合影方锐不仅传到微博上对他们的战绩大肆宣扬,还发给林敬言一份。只是方锐乐呵完了就丢在了脑后,没想到林敬言却把照片保存了这么多年。 
  而现在,即使不再穿着呼啸的队服,即使曾被俱乐部抛弃,即使不再是战队的队长,他仍想用自己的方式,为呼啸尽一份力吧。 
 并不是说林敬言对霸图就没有感情。霸图作为豪门一向财大气粗,相较而言,现在的呼啸,也许真的需要这样的帮助。 
 只是,已经涣散的人心,还能够重新聚起来吗? 
  “我……我去刷碗!”心里有点发酸,方锐连忙端起桌上的空碗盘,逃也似的奔进厨房。 
  将碗碟一股脑扔进蓄满水的水池,方锐卖力地刷起碗来,仿佛是要借此逃避内心泛开的苦涩的情绪。可是才刷了两个碗,他却感到了一丝异样。 
  细密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指尖冰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热过头了吧? 
  虽然正值盛夏,但空调开着,屋里的温度还是很低的,不至于会热成这样。 
  而且不仅仅是热。方锐拉了拉T恤的领口,感觉脸颊似乎也开始发烫。 
  因为两个人酒量都不好,再加上方锐职业选手的身份,这一顿饭说是庆祝,他们俩可是一滴酒都没沾,那么现在这种喝醉了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一个温热的身体从背后贴了上来。 
  “怎么好意思让神之手大大刷碗呢?放着一会儿我来就好。”林敬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伴随着炙热的气流,如同羽毛般拂过方锐的耳廓。 
  “!”突如其来得su麻感让方锐倒吸了口凉气,随即反应过来:“我没说不做啊林大大,玩儿下药这一手也太心脏了吧?” 
  “我没下药啊。”林敬言一只手从方锐背后绕到前面,取下他手中的碗,“今天我专门上菜市场买了两只王八给方锐大大炖汤补补身子,看你打了场总决赛瘦了这么多。” 
  妈蛋!方锐心里只想骂这两个字。尼玛老鳖汤啊,自己还一口气喝了两碗,这效果也来的太快简直赶上chun药了不科学! 
  “不完全是汤的效果吧?”林敬言将方锐翻转过来,一把举起放在流理台上,笑道,“都快半年没做了,方锐大大难道不想我?” 
  “真可惜,本来还打算晚上给你个惊喜来着。”方锐冰凉湿润的手指沿着林敬言的脊背一路攀爬上去,触到后颈时微微发力,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将唇轻轻贴在林敬言的平光眼镜上,模糊不清地说道。 
  “啊啊,已经够让我惊喜了方锐大大。”从林敬言的角度看,他的一边视线几乎被方锐的脸占满。淡粉色的唇轻轻印在透明的镜片上,露出一点嫩红的舌尖,yin诱得人想要吞噬它。 
  “不过,你确定忍得到晚上吗?”方锐话音未落,林敬言已经摘下眼镜甩到一边,一把扣住方锐的后脑勺,紧紧贴上他的双chun,舌头滑进对方嘴里不断翻搅。 
 “呜……”舌尖滑过上颚的时候,方锐控制不住地泄出shen吟,不由收紧了搭在林敬言颈后的手指。他的舌主动缠上林敬言的,故意划过他min感的舌侧,来不及吞咽的津液沿着两人的嘴角轻轻滑落。 
 “林大大,这么快就已经站起来了吗?不愧是第一liu氓啊......” 
感受到大腿内侧的火热触感,方锐说道。两人的唇紧密地贴合,声音通过口腔直接穿透林敬言的耳膜,还带着闷闷的回音。尾音微微扬起,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tiao逗。 
方锐的手覆上林敬言的dang部,轻轻揉弄着。感受到手里的东西愈发膨胀起来,他轻笑道:“还真是性急呢。” 
 “方大大也不遑多让了吧?”林敬言下身向前一顶,不出意外地听到了方锐的惊呼。正如他所说,方锐的xing器早已经挺立起来。林敬言微笑着摆动腰,模仿zuo爱的动作,摩擦着方锐的xing器。 
 “嗯……啊……”仅仅是隔着裤子摩擦,方锐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re度,不禁shen吟出声。 
 “老林你、耐性越来越好了啊……”方锐急促地chuan息着,一只手迫不及待地伸向林敬言的裤拉链,“还是说,你老了,不行了?” 
 “我老了没有,你不是最清楚的吗?”林敬言任由方锐拉开自己的拉链,感受着他冰凉的指尖伸进nei裤,在早已涨得发疼的柱身上轻轻套弄着。 
 “林大大,你为什么这么大啊?唔,好烫……”方锐说着xia流话的同时,嘴唇缓缓下移,沿着林敬言的喉结来回tian弄。另一边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加快,颇有要掌握主导权的意思。 
 “方锐,你真色啊……”林敬言状似无奈地苦笑,同时一只手扶住方锐的腰,也去解对方的裤子。他知道方锐嘴上说得lou骨,实际上外强中干,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被他压得死死的。 
 方锐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被扒下来。火热的皮肤接触到冰凉的流理台的一刹那他狠狠地打了个寒战,下一刻便感觉到林敬言的手指粘着什么黏腻的东西探向他的后面。 
 “什么东西?”方锐皱眉。就着run滑,林敬言已经伸进一个指节。他挑眉看了眼方锐,另一只手抓起调料格里的沙拉酱瓶子,举到对方面前晃了晃。 
 “……” 
 方锐咬着牙,尽力适应着深入体内的异物。林敬言的食指已经挤进了大半,正沿着柔嫩的nei壁轻轻按压着。紧缩的xue口渐渐舒张,林敬言趁机挤进了第二根手指。 
 “疼……”方锐小声shen吟,快半年没做让他的身体接受得有些困难。林敬言再一次吻住他,空着的那只手握住方锐的xing器,规律地tao弄着。还在方锐体内的两根手指一边推着指尖的沙拉酱向内部移动,一边在nei壁摸索着。 
 “嗯啊……”指尖轻轻刮过某一点时,方锐 
猛地抖了一下,两片红云从脸颊一路蔓延到耳朵根。知道找对了地方的林敬言趁势再探入一根手指,指尖在那一点上来回sao刮。 
 方锐心跳的很快。他的后面早就一片湿润,林敬言的手指不断刺激着他的那一点,强烈的快感沿着脊椎一路冲到头顶。他觉得自己快要she了。 
 “够了,快点……进来……唔!”方锐难耐地喘息着。话音还没落,林敬言已经抽出了手指,扶着他的腰,一口气直冲进来。 
 由于之前充分的run滑,变得松软的xue口只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便顺从地接纳了林敬言的xing器。 
 瞬间裹附上来的紧致触感让林敬言舒服地叹了口气。他将唇凑到方锐的耳边,故意向耳内哈着热气:“我要开始动了,锐锐。” 
 “什……?!”语言和触觉上的双重刺激让方锐的身体猛地一颤,hou穴也不由自主绞紧。林敬言知道每次自己叫他“锐锐”,方锐的反应都会很激烈,所以他总是故意在关键时刻出这一招,且屡试不爽。 
 然而这次林敬言并没有给方锐反应的时间,开始激烈地chou动起来。 
 “老林、慢……呜!”方锐的双手顶在林敬言胸前推拒着,然而激烈的chou插让他的手颤抖着使不上力。他的后背顶在冰凉的墙砖上,随着chou插的频率,一下下撞在坚硬的墙面上。 
 “还慢得下来吗?”林敬言微笑着问。 
 “那、至少……换个地方……”方锐断断续续地说。 
 林敬言注意到方锐的腰后已经被流理台的边棱磨得通红。他将对方的腿盘在自己腰间、两条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笑道:“锐锐,抓稳了。” 
 方锐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感觉身下一空,林敬言竟然托着他的tun部,直接将他抱了起来。突然变换的ti位使林敬言的xing器更加深入,方锐甚至能感觉到他的yin毛摩擦过自己tun肉的触感。 
 “嗯,啊……哈啊!”林敬言抱着方锐向卧室走去,突然的移动使xing器随着他的动作重重碾压着柔软的nei壁,方锐不禁高声shen吟着。 
 两个人转移到chuang上后,林敬言将方锐的腿搭在自己腰侧,再度chou插了起来。 
 方锐的T恤向上翻起,堆在脖子下面。林敬言俯下身,舌尖在他胸前粉红的突起上来回舔舐,发出啧啧水声。 
 “再深一点……啊……”方锐已经被这激烈的xing爱冲击得失去了思考能力。他扭动着腰迎合林敬言的动作,修长的双腿紧紧缠在对方腰间,拼命拉近两人的距离。 
xing器重重摩擦过前lie腺的位置,方锐的shen吟声猛地拔高,就这么she了出来。 
伴随着方锐gao潮时hou穴的猛然绞紧,林敬言大力chou插了几下,也she在了对方ti内。 
 热流冲刷nei壁的刺激让方锐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他伸出虚软无力的手推了推还压在自己身上的林敬言。 
 林敬言将已经软掉的xing器拔出来,乳白色的浊液沿着方锐的tun部流下,显得分外yin靡。他伸手将方锐打横抱起,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清洗的时候两人又不可避免地来了一发。等到他们躺回chuang上的时候,两个人都不剩什么力气了。 
 林敬言笑着说先睡一会,然而方锐虽然疲惫至极,却不肯睡,一双眼复杂地偷瞄着林敬言的脸色。 
  “不必为我难过。”林敬言明白方锐的想法,他没有错过方锐在听到自己打算投资呼啸时,那一瞬间悲伤的神情。他伸手揉了揉方锐的头,笑道,“因为,我还有你,锐锐。” 
  我已经得到了属于我的荣耀。那里有我奋斗过的九年风雨,有呼啸和霸图并肩作战过的队友,有着我最宝贵的回忆。 
  还有曾经的犯罪组合,如同最耀眼的辰星,永远不会陨落。 
  在我的荣耀里,有你。 
  终其一生,林敬言这个名字,都将与方锐牢牢系在一起。 
  方锐把头埋进被子,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比刚才还要红。 
  “再等我两年,等哥捧着三连冠的奖杯来娶你。”方锐躲在被子里闷闷地说,一双眼睛闪烁着光彩。 
  “我的荣幸,方锐大大。” 
——————————————————— 
  第一发肉就献给了林方……有点爽…… 
【好羞耻≥﹏≤ 
  踏进全职圈写的三篇同人,分别是韩叶、安张安、林方,我这是要把霸图F4和兴欣剪不断理还乱的基情进行一遍的节奏么,可惜大孙在兴欣的时候没和乐乐对上啊……好想再来一发双花……

 
   
评论(6)
热度(158)
cp♥温锦重mistletoe

主食cp如下(防雷用)
不清真,具体产出视脑洞而定

YGO‖海暗(塞法) 城舞 游京 杰京(漫画ver)
全职‖方锐中心 韩叶 策轩 周江 王方 于郑
反逆‖ 37
银魂‖高银高
家教‖6927 5927 80S 1001
三国‖瑜策 曹郭
凉宫‖古虚
黑篮‖青火 绿高 黄笠 赤黛
APH‖露中 好船
凶宅‖朋我
盗墓‖瓶邪
革神语‖赫神 门革
打魔‖真芦
终炽‖米优 暮深
喰种‖永研 月金
K‖尊猿
free‖宗凛
青驱‖雪燐
夏目‖田夏 名的
弹丸‖十苗 狛日 神苗 宗逆
刀剑乱舞‖三日小狐 堀兼 一期鹤
梦100‖雪大×雪二
ES‖零晃 凛绪 翠千 mika宗 涉北
ichu‖双L 晃星Noah
LL‖果绘
死神‖茶一 白恋白 夜碎 银菊
漫威‖盾冬
秦时‖卫练
柯南‖赤安
阴阳师‖茨酒 鬼使骨科
超级战队‖豪快者巴斯克×玛贝拉斯 真剑者金红
凹凸世界‖瑞金 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