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苦茶

【韩叶】A Decade


BY 西湖苦茶 

*恭喜完结!老韩没去世界联赛太可惜了……

 
  韩文清从梦中惊醒,翻身望向chuang头的闹钟。 
  三点五十八分,距离霸图对阵兴欣的第一场常规赛开始还有十六小时零二分。 
  酒店厚重的窗帘下透进黑魆魆的天来。 
  叶修缩在他身旁的位置,兀自睡得正香。 
  韩文清长吁了口气,抬手抹了把额上的冷汗。 
  还好,梦里的事情没有发生。 
  他梦见自己的存在被抹消了。这个世界不存在大漠孤烟,不存在霸图的十年队长韩文清,不存在他与荣耀十三年的纠葛。他焦急地去找叶修,却在一排排整齐的石碑间,灿笑着的少年的相片旁,看到了属于那个人的、灰白的剪影…… 
  再次回忆起来,心脏仍有种窒息的痛感。 
  他在怕着很多东西。他怕自己黯然退役的结局,怕他征战十年所积累的成绩湮没在时间的洪流中,他怕…… 
  他怕失去了叶修。 
  叶修,叶修,十年来他势均力敌的对手,也是唯一能够理解他的知己。这个念出来都要在牙根恨恨磨上一圈的名字,不知何时早已与他纠纠缠缠,难解难分。 
  荣耀联盟第一届职业联赛上,韩文清率领的霸图战队一路过关斩将,却以毫厘之差惜败于嘉世战队。 
  安抚了沮丧的队员们,已经到了深夜。韩文清在路边找了个大排档坐下,要了一份炒面准备填填肚子。 
  “哟,这不是霸图的队长吗?” 
  刚一抬起筷子,耳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嗓音。 
  韩文清抬头看去。是个少年,是个挺白净清秀的少年。再仔细打量两眼,艹,这不就是刚打败自己的那队烂人的头头么?! 
  见他望向自己,少年露出个灿烂的笑容:“老韩呐,吃着呢?正好兄弟我也饿着,一起吧?” 
  神经病。韩文清翻了个白眼。可是当看到少年的筷子已经伸到他碗里时,他终于不淡定了。 
  “叶秋!” 
  被唤作叶秋的少年状似无奈地摊手:“那帮没良心的扔下我开庆功宴去了,我身上又没带钱,再让老韩你帮我买一份那多不好意思。” 
  韩文清正想再说两句,叶秋的半个脑袋已经埋进碗里了。 
  最后的结果是,两个大小伙子,头碰头地窝在路边摊上共同吃完了一碗炒面。 
  临走时,叶秋笑眯眯地说明天休假,竞技场107号房再决胜负。 
  韩文清痛快地说明天一定揍得你满地找牙。 
  这就是这对纠缠了十年的对手的初会。 
  那真是一个年轻的时代。不到二十的韩文清以为自己已经够年轻了,而叶秋比他还要小一岁。他们都才刚刚起步,有的是争强好胜的资本。 
  这一争就争了整整三年。 
  事实上他们之间的战斗远不止此。早在荣耀刚刚兴起时,他们之间的对抗就已经开始了。 
  仿佛是要不死不休。 
  而这一切在第四赛季暂时画上了休止符。嘉世前三个赛季的三连霸记录,终于被霸图亲手终结。 
  这原本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而叶秋离去时那一个眼神,却让韩文清心头一阵无名火起。 
  他想冲过去一把拎起对方的领子,质问他你那算什么眼神,输给我就让你的斗志丧失殆尽了?你这样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对手?! 
  对手。 
  一生的对手。 
  那一刻韩文清终于明白了自己如此愤怒的原因。他视作毕生对手的人怎么可以丧失斗志?那样的话他未来职业生涯的意义又在哪里? 
  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对手先放弃。 
  他简直想狠狠地给叶秋一拳,把他打趴在地叫他明白自己该做的绝不是自怨自艾。 
  而事实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只不过在打翻他后韩文清利落地撕了他的衣服,狠狠地上了他。 
  进入叶秋的那一刻韩文清有些迷茫。这并非他的本意,然而心中的某一处空虚了许久的地方却好像在一瞬间得到了满足。 
  他将这份困惑连同几乎能够杀人的猛烈进攻,一起袭向了身下的叶秋。 
  在即将登上ding端的时刻,他听见叶秋在自己耳边低语,伴随着急促的chuan息与难以抑制的shen吟:“老韩,我和你所追求的……从来、就没有变过啊……” 
  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让韩文清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他在意的才不是什么总冠军,而是与他争夺冠军的对手。 
  只要他的对手是叶秋。 
  在他心满意足后,叶秋蹒跚着钻进了宾馆的洗手间,在那之前只留下一句话。 
  “居然对哥图谋不轨,老韩你心真脏啊。” 
  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韩文清看得分明,可那里面不含半分嘲讽,反而却有几分得意? 
  于是关系就这么不清不楚地确定了下来。 
  他们两人究竟算是什么关系,连韩文清自己也说不清。叶秋大概更懒得去想了吧。由于两队不在同一城市,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而越来越多次在训练之余想起那家伙后,韩文清一向冰冷的扑克脸也几乎要破功了。 
  “队长是在思念谁吗?”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问。 
  死也不会承认这是哪门子鬼的思念! 
  虽然两人只是保持着不温不凉的联系,偶尔在网游里遇见也是毫不大意地互殴,但是与从前不同的是,这一切仿佛都紧紧牵动着自己的心绪。 
  也许他是真的爱上了叶秋。 
  叶秋是何想法韩文清不知道。可他自己,一旦认定了目标便会一直追逐下去。 
  韩文清并不是一个擅长表达感情的人,有些凶恶的长相使周围的人大多时候都对他敬而远之,这使他与人交往的经验少得可怜。 
  他决定不告诉叶秋。 
  这样下去就挺好。他们互相是对方最重要的对手,他们在竞技中享受战胜对方的快感。 
  在这个依然年轻着的岁月里,就让他们保持这样下去吧。 
  一生?那太长了,现在的他们还都不敢去交付。 
  就在他们之间的对决到了第八个年头时,毫无预兆地,叶秋宣布了退役。 
  韩文清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茫然?愤怒?惋惜?反正绝对不是欣喜。那时他正在为着新赛季的比赛加紧训练着,却对着屏幕上叶秋退役的消息呆滞了整整一上午。 
  这是否说明了,至少在这一赛季,赛场上自己不会再见到他的身影? 
  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一切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没出息。” 
  然而,面对着张新杰手中的报纸,韩文清却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他不相信叶秋就这么放弃了,一年的期限过后,他一定会在赛场上再次见到他。 
  两人的再会比他预想的更快。 
  为了帮工会解决点麻烦,韩文清登录了网游。而那个等着他解决的大麻烦,赫然就是叶秋。 
  两人交手不消几招,韩文清便认出了他,他们对彼此的战斗方式太过熟悉。 
  那家伙完全变了样子,手下操作的不再是一杆却邪闯天下的战斗法师,却换成了一身奇怪混搭装备的散人,手中一把可以自由变换形态的武器。虽然只过了几招,但韩文清却清楚地意识到,那武器不一般。甚至,将会成为改变荣耀时代的关键。 
  叶秋果然没有放弃。 
  这个认知让他有几分欣慰。胜负将分时,他说:“我等着明年和你的对决。” 
  叶秋操作的君莫笑动作一顿,韩文清的耳机中随即响起了叶秋带着笑意的慵懒嗓音:“等我做什么?不为冠军而战的韩文清那还是韩文清么?为了你的霸图而战吧。” 
  话音方落,君莫笑的身影渐渐消失那人竟是直接退出了游戏。 
  韩文清静静地坐在屏幕前,望着竞技场上孤零零的拳法家角色。叶秋说的没错,即使没了他做对手,他身上还有着带领霸图战队夺冠的责任。 
  如果对手是他努力的精神支柱,那么冠军则是他职业生涯中的信仰。 
  那么,这一次,就让他不带任何杂念,为了信仰而战吧。 
  叶秋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吗?事实告诉他不是的。新秀挑战赛上,他用一记漂亮的龙抬头,向全世界宣告了他从未离开。 
  而韩文清还能说什么呢?“我等你回来!”没有什么比这份相信更能传达他的心情了。 
  事实上,叶秋果然没有让他等太久。第九赛季时,他顶着新名字,率领一支初生的战队,以及一个无懈可击的散人角色,横空出世,在挑战赛中打败了曾经的豪门嘉世,创造了联盟史上的奇迹。 
  叶秋,不,现在应该称他为叶修了。这个有着俯视一切的资本的男人,向所有人宣布着:“我回来了!” 
  被骄傲的光环笼罩的他,永远自信的强大的他,这才配得上称作他韩文清的对手。 
  他如同九天的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就算曾经被迫退役,他仍可以用一年的时间来策划这场回归。与叶修相比,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担心呢? 
  看着近在咫尺的安详的睡脸,韩文清忽然觉得无比安心。 
  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人懒散的语调:“荣耀,还能再打一百年呢。” 
  那就让他们怀着对荣耀的爱,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吧。哪怕得到的不是最好的结果也没关系。 
  只要你的荣耀里有我。而我的荣耀里,有你。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嘴角浮起一丝带着暖意的微笑,韩文清翻了个身睡去。 
  七点整。 
  在霸图养成良好习惯的韩文清准时起chuang。于是当叶修终于睡饱了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对着镜子披上霸图队服的老韩。 
  “你们霸图人的作息都是这么规律啊......张新杰作孽哟。”叶修半支起身子打了个哈欠,身上的薄被滑到腰间,露出点点粉色的痕迹从锁骨蔓延到腰下,不用说也知道是韩大队长的手笔。 
  韩文清回头怒瞪了他一眼,一把抄起被睡得乱七八糟的薄被把不安分的家伙裹了个严实。 
  叶修一眼瞄到韩文清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从扣眼里脱了出来。于是他勾了勾手指:“老韩,过来。” 
  韩文清仍然面色不善,却依言俯下了身子。 
  叶修熟练地把那颗不听话的扣子扣回去,笑道:“嗯,这才是我认识的老韩。” 
  原本放在对方颈前的双手轻轻滑到背后勾住,人也就势凑近前去。 
  下一瞬就被韩文清狠狠吻住。 
  哪怕在十一个小时后他们便是赛场上的敌手,这一刻他们仍在狠狠地亲wen着对方。 
  既是对手,也是恋人。 
  他们在漫长的岁月里执手走过,再回首时,已是下一个十年。 
  -END-

 
   
评论(1)
热度(57)
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玩~